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我的夜谈

关于“谢谢你看这么胡闹的故事”,想起来就说一说,我总喜欢用这句话做我每一个故事的结束语,大概是因为它本来就只是写来给我自己看的。
所以胡闹,我知道,它们通常都胡闹,任性又妄为。
我写一切我想写的故事,我觉得有趣的故事,我喜欢的故事和会让我快乐的故事。它们在我心里总是特别的,有的我很喜欢,有的我自己也不太喜欢,并不是因为故事不好,只是我笔力实在有限,写不出那个故事原来千分之一的好。
我想谢谢你看完这么胡闹的故事,是因为它并不是写给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看的,它并非为你阅读而写,它只属于我自己,别人对它的评价于我而言意义轻微。当我写出它时我在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评判,好与坏我有我的考量,我喜欢看每一条评论是因...

【魔教无差】Dunia-沙丘之火

概要:他于缝隙中窥得世界的一角,动荡中掠过飞鸟地影子。
“我们不能总不谈离别。”郑允浩如是说。

——————非典型末世预警

00
他先是感觉到丛林中涌动的风。
在失去意识前,他看见黑影掠过天空。

01
野外生存的第四天,他们已经渐渐习惯了天为被地为席的生活。傍晚时天气阴沉,团队在沙滩升起篝火,按照拍摄的流程他们和工作人员一起四散寻找食物与水源。郑允浩听着淙淙流水寻找一路几回遇见的瀑布,他很小心,前些天他们在这儿险些迷了路,摄制组的工作人员花了些工夫艰难地在树林间钻来钻去,他们尽量选择了轻便的设备,但放在未开放的丛林间仍显得不大合宜。路上有沿途做的标记,他只身爬过嶙峋的山岩确认了箭头的指向,朝着东方...

【魔教珉浩】恋爱选择题

和柚子老师的一场女孩游戏

又名恋爱战争 @ゆず 


————————————————


Q:关于88突然补赞的一百零八种可能性( )

A.哥哥打直线球

B.自己默默补齐

C.哥哥随口一提

D.求欢被拒现场


-


【A】选项的场合:直线球


“昌珉,你为什么不赞我的ins?”

郑允浩在看到沈昌珉解锁手机的时候突然问道。

保姆车里的空气瞬间安静下来,驾驶座上的经纪人专心开心目视前方。沈昌珉下意识地按下锁屏,偏过头露出若无其事的笑容:“哥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有点在意。”郑允浩摘了墨镜挂在胸前衣领上,半真半假地叹气,“我看到你点赞别人了,是...

【魔教无差】拔河

人生就是你来和我往,你不来,那我就去了。

我有时候会想,我是不是说了太多。
久别重逢会让人忘记许多也铭记许多,回忆不都值得怀念,而值得怀念的都有它的意义。再见他时我拥抱了他,他的手臂勒着我的肩,太用力了硌得生疼,但我没有说些什么,什么都没有说,在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我有多想他,以至于当他拥抱我的时候,我觉得我一生都可以这么下去。
我希望时间停止,就仿佛这个怀抱就和让我安心的那股力量一样,是我人生的全部意义。
他临走的时候捏着我的鼻尖,说我太甜蜜,我想他应该只是开玩笑,人到分别的时候行为总会有些不太正常,这是我给自己找的借口,但他只是看着我笑,缓缓地,又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我回来了之后他请我吃饭,我捣鼓着汤...

沈昌珉大概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男人了吧【突然感慨
郑允浩更多时候会让我想用温柔唔精致来形容,但大部分都是些很中性的形容词
沈老师是什么样呢,锋利的,张扬的,夺目的,英俊又漂亮,耀眼又惊人,我时常想,这世上为什么要有这么好看的人,他眉眼如星清冷深峻,笑时又春风化雨温柔明丽,是朦胧的空间里最绚烂的一抹颜色
郑允浩又有点儿不一样,比起先声夺人的外貌更像是一场润物无声的侵入与洗礼,在不知不觉中感染你的审美与认知,温和却又不容抗拒,他精致也艳丽,却独独不张扬,他渗透你,要从灵魂开始打动你
其实漂亮是个很特别的词,它与英俊很像,与好看又不太一样,我不会形容,但实在是喜欢
我喜欢的漂亮哥哥和漂亮弟弟,漂亮是个太美好太鲜亮...

【魔教无差】食与味

00

一饭一食,一粥一菜,是我们年少时建立的对于家庭的第一认知。

烟与火,你和我,柴米油盐酱醋茶。

后来我们把它称之为生活。


01

在分别的第六个年头,第一次不是从别人那里,沈昌珉知道郑允浩还是没学会生活。

下了节目他们难得一起回去,在保姆车上摇摇晃晃,窗外是川流不息的人群。近来专辑准备和打歌活动时期,他们见得不少,甚至比上往常要更频繁许多。工作时见得足够多便无需私下见面是他们长久以来达成的共识,分开时说着要给彼此留下私生活的空间,因此也就这么不闻不问好多年。

离开大楼时郑允浩打了个呵欠,看起来有些困倦。等待的过程中沈昌珉注意到他有一搭没一搭摆弄着手里的手机,消息...

【魔教无差】空屋

空屋是落了灰的回忆,分别时我们无需回首。


屋子就是屋子,很多人在那里来了又去。

郑允浩说他搬家了的时候沈昌珉有些讶异,这个人一向念旧,总恨不得来了不走,人生只有遇见没有分别,生命是一场经久不散的筵席。搬家对他来说是一件要割舍太多的大事,要走出习惯了的生活,要改变原有的轨迹。

郑允浩从来就不喜欢改变。

手机里哥哥发来了地址,邀请他务必要前去,只是不急这一时,只要有空就来玩一次。沈昌珉对着那条消息看了很久,摸不准所谓的有空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有空是个很玄乎的词,他们总是有空也总是没空,他回想起来上一个关于有空的约定是一次与工作无关的旅行,说到了今天也没有去。他和郑允浩生活早没了诸多的...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所以你要不要再喜欢我一点儿?

【珉浩】Tea for Two

212魔吧活动文

TiAmo存档留念


00

落日街角一曲和缓的歌。

一束盛放的鲜花,一块亚麻方格桌布,一张桌,一扇窗。

和两个人。

郑允浩托腮靠窗坐着,对面递来一杯茶,他捧着茶杯小小抿了一口,茶水很烫,散着氤氲的雾气,对面伸来一只手,捏着洁白的餐巾擦了擦他的嘴角,他吐着舌头,微微弯了眼睛。

“很烫。”沈昌珉说。

“我已经知道了。”他答,撑着头靠着窗,微笑的样子看起来很温柔。

阳光从透亮的落地窗里照进来,金色的光束里浮动着尘埃,金色的尘埃浮动的样子很温柔。


01

2018,似乎是什么陌生又熟悉的时间节点。

日程结束的保姆车上沈昌珉和郑允浩一如既往地...

【魔教无差】年轮

渣男预警


正文

—————————————————————————


【十二月】

十二月是风雪

也是离别


到离别时,我们究竟还有多少话要说?

沈昌珉问:“那么,是我吗?”

郑允浩垂眼不去望他,夜风吹散了飘摇的烛火,黑暗埋葬死一样的沉默。

高楼,大厦,房屋,此刻都在灯火冷寂中,沈昌珉听见自己的心一点点冷下去,最后那一束微弱的火光正随着烛火一起被这风吹熄。

是我,又不是我。

跳动的灯刺痛他的眼睛,高雅拉皱着眉来叫他们,家里电源突然频道跳闸,大约是天冷了,大功率用电器齐开过了负荷。

“我叫了人改天过来看看,”她叹一口气,目光扫过并肩站立的两个男人时有...

1/12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