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珉浩/乐队paro】Day Moon 01

造型参考purple line时期

OOC都是我的错

架空AU乐队设定

肉体珉浩精神无差

以上



“周末还要上班?”
周六,早晨,八点还差五分。
沈昌珉看一眼床头柜上傻兮兮的机器猫闹钟,懒洋洋地从舒适的睡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靠在浴室门口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正洗漱的男人。郑允浩含着一口牙膏沫,余光淡淡扫他一眼,自顾自吐了满嘴白沫,牙刷重新塞进嘴里上上下下地鼓捣。
“有点事要处理,加班是成人世界的问题。”
“别含着牙膏说话,”沈昌珉被他喷溅的泡沫和含糊的口齿弄得皱了皱眉头,伸手抹去洗脸台上溅落的几星白沫,拧开水龙头冲了冲,“什么时候回来?”
郑允浩瞪他一眼,慢条斯理的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刷完牙,吐掉最后一口漱口水,由着沈昌珉拿毛巾给他擦了擦嘴。
“不喜欢我含着牙膏沫说话就别总在我刷牙的时候搭话,”梳头发喷发胶,把挑染的紫发细致的藏进黑发下面,“一点小事,应该很快就能结束。”
沈昌珉撇嘴,压下心里扑腾着冒泡的好奇点点头转身往外走,郑允浩把他拽回来在他颊上落下一个吻,温热的吐息洒在敏感的耳窝让他下意识后退一步缩了缩脖子,“怎么,不高兴了?”
“难得周末在这儿留宿,还想着有空出去约会呢。”
他孩子气的撅起嘴巴跟年长的情人撒娇,惹得人哈哈大笑捧着他的脸捏捏戳戳,在他不满的抱怨中爱怜的亲了又亲。
“很快就回来了,你再去睡会补补觉,下午要去哪里玩你说就好,作为补偿午饭我请,想吃什么都依你。”
面对如此好声气的诱哄,沈昌珉那点刚起床的低气压很快就被他丢到了一边,像个黏糊糊的新婚小媳妇似的站在门边目送郑允浩收拾的整整齐齐西装笔挺的出门,还不忘装模作样羞答答的挥挥手指,直到人影消失在电梯里才收回视线。
从第一次带他回家起郑允浩就常干这种把他一个人扔在自己家的事,所以一个人待在郑允浩的公寓里他也不拘束。一大早跟郑允浩嬉嬉笑笑亲亲闹闹的睡意全无,再睡是无论如何睡不着了,索性换了家居服趿拉着拖鞋踢踢踏踏地收拾起了屋子。
郑允浩这人生活不拘小节,家里虽然干净但是不可避免的乱,虽说在单身男人的水平里算得上整洁,搁沈昌珉这等洁癖加强迫症患者眼里自然是不过关。偶尔他在这里留宿,第二天要是没课就会留下来打扫卫生帮忙收拾,郑允浩有时候也开玩笑,说这样就像给自己找了个免费保洁员。他从来对他们这炮友以上恋人未满暧昧不清的混乱关系闭口不提,沈昌珉随他,暂时也没有去把这事儿拎上明面的兴趣。
想到这儿他记起来房间角落里还有一堆满是狼藉待洗的床单被套,走进屋一件一件拾起来,连同前一夜胡乱扔了满地的衣物一起塞进洗衣机,按下开始键后长出了一口气,靠在洗手池上思索还有什么没有干的事。
郑允浩还真没说错,他是挺像他家保洁小弟的。
中午有人信誓旦旦说要请吃饭,他就不用准备午餐,虽然时不时给郑允浩做做饭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是生活的情趣之一,但偶尔出去吃顿大餐约个小会什么的也是情趣的一部分。
郑允浩十点多的时候来了电话,人已经在楼下,沈昌珉感慨这家伙效率还挺高,一边也收拾好自己抓起背包出门,锁门的时候想起来了点什么,又跑回屋里拿上了茶几上的钱夹。
“想去哪里吃饭?”郑允浩靠在车门上下抛着车钥匙,早晨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被他刻意揉散了,西装外套脱下来丢在了后座,领带松散的搭在脖子上看起来慵懒闲适,笑容散漫又迷人。
沈昌珉瞥他一眼,印入眼底的是他大张的衬衫领口露出的大片细腻的皮肤,匀直的锁骨之上布着几个鲜红的吻痕。
这个人啊。
“同学推荐了一家餐厅,听说主打甜品草莓千层味道很不错,”指尖划过夺目的红痕向上,停留在柔软的耳垂,轻柔的揉捏之后转移到光洁的面颊细细抚摸,“你喜欢的,就去那儿。”
明明年纪也不小的男人在听见草莓的瞬间眼睛一亮,表情里流露出的那分少女般的雀跃让沈昌珉无奈的笑了出来,“上车上车,钥匙给我我来开车。”
“我开了这么多年车还不是活蹦乱跳全须全尾的,”被质疑了开车技术强行赶到副驾驶的郑允浩不满,但还是老老实实系上安全带,“手上拿的什么?”
“拿了这么久才注意到,喏,”沈昌珉把钱夹丢给他,自己系好安全带,插钥匙点火起步,“早上打扫卫生收拾到的,掉在沙发缝里了。不是怀疑你开车水平,让你开你认识路么。”
“……不认识。”
郑允浩瘪瘪嘴,委屈,低头打开钱夹扫一眼,透明套里插了一张身份证,朴有天龇牙咧嘴冲镜头笑的欢实,一口白牙闪闪发亮连带着眉眼都在发光。
“前几天就听有天哥到处嚎着钱包丢了找不到找不到什么的,还一直骚扰我让我陪他去补卡办证,原来是掉你这儿了,”沈昌珉深深叹了一口气,语气里充满不满,看来是真的被朴有天烦的不轻,“跟你说了几次了沙发要并好,留那么大缝很容易掉东西进去,别还不信,成天跟我犟说自己家东西总能找着的。”
端坐在副驾驶上的人自知理亏没有回嘴,模样难得的乖巧,打了个哈欠翻了一下做工精良价值还不菲的钱夹,一看就是金在中的手笔。
“我一直想不明白,证件照怎么允许他笑成这样的?”
睡眠不足又在摇摇晃晃的车里,不免生出几分困意,突然听见这么个没头没脑的问题,郑允浩愣了一下,又低头仔细瞅了瞅那张照片,噗嗤一声笑出来,顿时也清醒了不少。
“谁知道呢,他可是朴有天。”
沈昌珉也笑起来,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没什么意思。
那家伙可是朴有天,干出点什么来他都不应该惊奇。
“晚上练习的时候记得拿给他,我可受够了他成天拿这事骚扰我了。”
郑允浩唔了一声,把钱夹收进包里,想起来晚上乐队的例行练习,估摸着沈昌珉这是没打算再回家一趟了,“下午想去哪里?”
两个大男人想约会能去哪里,沈昌珉摇摇头,“课上有个案例要分析写论文,去图书馆借几本书,然后顺着河滨走走吧,买点东西回去。”
“所以还是工作学习?”郑允浩扬起眉梢,“难得说要约会我还有点期待来着。”
“那下次邀请你去看音乐会?”
“可是我比较喜欢舞台剧诶。”
“别得寸进尺啊,”沈昌珉拖长了尾音,丝毫不掩饰语气里露骨的威胁,郑允浩窝在副驾驶上笑的极为开心,哈哈哈哈哈的笑声让开车的人忍不住匀出一只手敲他,“过分了哦。”
他斜眼看笑的眉眼弯弯的郑允浩,没有说出口的部分是,只要和你一起,做什么都无所谓。
哪怕是图书馆也会让人感到甜蜜,而一起逛街买东西本身就是生活最浪漫的约会。
“昌珉想做什么我都赞成,”郑允浩转过头看他,一贯的包容模样,说话时眼尾微微上挑,“只要你喜欢就好。”

餐厅位于市区的商业街,装修的精致漂亮极有情调,是个约会的好地方,郑允浩进门环视一圈,基本都是成双成对的蜜恋情侣,生意十分红火。
沈昌珉提前预定了座位,娇小可爱的店长小姐在看清了沈郑二位先生的脸后十分积极主动的把原来留在角落的空桌换到了二楼落地窗边的最佳位置,视野和光线都极好,郑允浩莞尔,笑盈盈的道谢落座,扯着沈昌珉的袖子淘气地摇晃。沈昌珉伸手固定他乱晃的手,一双长腿越过桌子与另一双腿交缠,膝盖暧昧的蹭过郑允浩大腿内侧,被轻轻踢了一脚,力道比起警告更像是调情。
“别闹,”郑允浩勾着唇角把沈昌珉的手扯到唇边,在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上咬了一口,探出舌尖极为撩人的舔了过指尖,在手心落下一个湿热的吻,“我要硬了,嗯?”
再这么玩下去眼看要擦枪走火,沈昌珉默默抽回自己的手,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想不通要跟郑允浩比调情技巧。
郑允浩禁得住撩还能反撩,明明他自己才是禁不起撩拨的那个。
“年轻是好事,”像是看透了他那点暗挫挫的小心思,对面的男人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睛,“回家再继续谈。”
怯生生的服务生为他们端上餐点,沈昌珉一向无肉不欢有肉就好说话,一块牛排啃的欢实,转眼就把前边那点不值一提的小不快抛到了脑后。郑允浩转着意面叉子盯着他,每次看这孩子吃饭都能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猫一样的吃相,猪一样的食量。
看沈昌珉吃饭,不管是那张神赐的脸还是整体的姿态都是极好看堪称赏心悦目的,至于能让他吃饱的分量,那就是完完全全的另一回事了。
至于他吃的那么多东西都长到哪里去了又是另一个未解之谜。
“身高上。”沈昌珉本人是这么解释的,当然别人怎么想就跟他没有关系了。
郑允浩的兴致一直到甜点上来才提了上来,叉起一块放进嘴里后笑的可以被形容为幸福,眉眼弯弯全然喜悦的模样让沈昌珉觉得至少不虚此行。
他不怎么喜欢吃甜食,不过郑允浩喜欢,郑允浩喜欢也就够了。
“好吃吗?”他笑着问,抬手去擦郑允浩嘴角一星粉色的痕迹,男人舔去他指尖的奶油露齿而笑,丝毫不在意他的明知故问。
“尝尝看?”
沈昌珉环视一圈,顺着边角排列整齐的座位不太有人能注意到他们这里,满座的小情侣也都忙于谈恋爱调情没人会看过来,起身凑过去贴上郑允浩含笑的嘴唇,唇齿交缠之间缠缠绵绵的交换了一个粉色的草莓和奶油味道的吻。
甜蜜却不腻人,香甜又迷人。
“怎么样?”郑允浩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红润的下唇,笑眼迷离,沈昌珉失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双唇,垂眸间睫羽湿润的交叠,在阳光下被烫上一层绚烂的金边。
“味道不错,下次可以再来。”
至于秀色可餐,不提也罢。

傍晚去练习室的时候两人满载而归,车后座满满当当的堆了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大到扫除用的清洁用具小到浴室的牙膏牙刷厨房的调料一应俱全,沈昌珉负责挑挑捡捡郑允浩负责推车刷卡,一下午下来都是身心俱疲。
“所以说厨房买那么多东西我又用不着,牙刷不是上次才买的吗?”
“厨房里东西是我用的跟你没关系,之前一个多月没去住我牙刷都落灰了你也不知道洗洗收起来。”
第一个到的金俊秀调着贝斯,愣愣地听这两个人聊着家里长短推门进来,十分纳闷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允浩哥和昌珉居然同居了。
“允浩哥,昌珉,”他眨巴眨巴眼睛,茫然,“你们两现在住一起?”
“他偶尔会在我那儿留宿。”郑允浩眼也没眨平淡地回答,沈昌珉说不上来心底突然涌上的五味杂陈的滋味,抿了抿嘴唇没做声,金俊秀哦了一声,好久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朴有天在郑允浩敲完一遍鼓热身之后才姗姗来迟,一进门就被一个锃亮的物体甩了一脸,接住定睛一看是自己苦苦找了好几天的钱夹,顿时喜笑颜开,抱着郑允浩胳膊高呼万岁。
“是昌珉帮你找到的,”郑允浩呼吸一滞心下微抽,无奈地把他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转向一边满脸漠然,事不关己地拨着吉他弦的沈昌珉,“去谢他。”
“我的昌珉小天使,”朴有天乐呵呵的凑过去搂着弟弟的肩膀,“你果然是我的Lucky Star。”
“得了吧你,”沈昌珉白他一眼,满脸嫌弃却也没真反抗他过分热情的勾肩搭背,“别给我成天找事我就谢谢你了。”
“没关系,昌珉,我知道虽然嘴上不说,总是爱我的!”
沈昌珉眉梢抽了抽:“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
“你翘了好几天练习了,还记得怎么弹你的键盘吧?”
金在中最后一个出现在门口,一身金属色的西装极为骚包,透着一股浓浓的夜店土豪风味,开口就先呛了还在喜洋洋的甩小尾巴的朴有天一脸,“这几天浪的挺快活?”
“咳,”郑允浩扫视一圈,和状况之外真·事不关己满脸天真无邪的金俊秀对视一眼,咚咚敲了两声鼓,“在中,你迟到了,私人问题结束后再和有天谈,练习练习!”
早点练习早点散会,大好的周末夜晚时光不想就这么耗在这里。
金在中心照不宣地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笑容八卦中夹杂一丝不怀好意,走过去拎起自己的吉他,吹了个口哨拨出一个极绚的和弦。
“骚包。”金俊秀冷漠。
“浮夸。”朴有天嘲讽。
“炫技。”沈昌珉撇嘴。
“老套,”郑允浩清了清嗓子,用力敲下一声镲,话里十万分的诚恳:“在中啊,咱们下次再换一手新的。”
“是是是,小祖宗们!”主唱一号大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群嘲激的眉毛跳了跳,亮开了嗓子:“We Are ——”

“Toho Band!!!”


——————————————————————————
没什么营养的小剧场段子


朴有天某天突然闯进沉迷辣鸡游戏的沈昌珉宿舍,深思熟虑的问道:“昌珉,你知道为什么乐队的队长一般都是鼓手吗?”
头昏脑涨的小沈同学一脸懵逼:“啊?”
难倒了高智商毒舌出名的沈昌珉,朴有天突然得意:“据我观察,原因是这样的……”

“因为鼓手是唯一一个能让大家都安静下来听他说话的人,”金俊秀诚恳的抱着足球对李赫宰解释,“允浩哥最近镲敲得越来越响了。”
“……”李赫宰默然,“我记得你上次说的时候允浩哥敲的还是鼓面呢。”



TBC


@Yino_ii 艰难困苦的开头 男默女泪

评论(3)
热度(25)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