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魔教无差】Honey Moon

00

“我的爱情,它是这世上最珍贵最美好,也最可爱的感情,我喜爱它,所以你也要爱它才行。”

01
东方神起出道第二十五周年演唱会,休息时段talk环节,沈昌珉依旧是那副累到下一秒就要死了的凄惨模样,可怜巴巴地坐在升起的圆形舞台上喘着气,分明已到四十的年纪,脸上却总还留着小孩子心性的淘气。
郑允浩手撑在背后仰着头也陪着他喘了一会,皱着眉头捣鼓自己的耳麦好久,鼓着脸笑眯眯地叫了一声昌珉。
“昌珉妮,我的耳麦好像有点问题,去后面看一下,你先陪小公主们聊会。”
笑容乖巧声音甜蜜,沈昌珉被那声奶声奶气的昌珉妮腻得一个哆嗦,谨慎地点了点头看着人一路蹦蹦哒哒欢脱得不得了地消失在舞台的阴影里,撇了撇嘴满脸地难以置信。
“啊这位朋友,”他皱着眉头指着那人消失的地方对着观众席摇头,“一大把年纪了在这儿干什么呢?”
仙后们挥舞着红色T型应援灯哄堂大笑,对这两人的套路深谙于心,十分不配合地发出“诶~”的质疑声,惹得沈昌珉不满地皱起了整张英俊潇洒的脸。
“啊真是,他都不累的嘛?”他愤愤不平地收回手,又转过来开始怼台下笑得太过灿烂的饭们,“明明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怎么精力一个个都这么旺盛?”
长大了的小公主们不满地挥手,也仍是笑,他还准备再说些什么,大棒后面总是会跟着甜丝丝的棉花糖,舞台上炫目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了。
沈昌珉抱着话筒发出一声惊呼,I Love U的旋律自黑暗中流淌出回荡在巨大的会场。
“It's my love song,昌珉。”
他仰起头追逐黑暗中唯一的光源,郑允浩一袭白衣踩着威亚翩然而至,微笑着冲他伸出手,手中握着红色的丝绒礼盒笑容温柔,眉眼弯弯含着星辰绚烂。
“Would you marry me?”
郑允浩,这就是郑允浩。
沈昌珉仰着脸想,郑允浩,真有你的,我这世界上真的就只服你。
心服口服,想拜在你脚下的心服口服。
他回头看红海,珍珠红的海洋随着音乐翻滚起伏,波涛连绵映进他泛红的眼里,郑允浩还拿着戒指笑眯眯地等他,他得想想,刚刚这家伙问什么来着。
“沈昌珉先生,”郑允浩又开口喊他,“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愿意,当然愿意。此生唯一求而不得的爱情如今翻滚着自己来了,他还能有什么不愿意。
沈昌珉深呼吸一口气,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大吼,声响震得地动山摇,引得粉丝一片哗然。
他喊,“郑允浩,你个大混蛋!”
下一句是,“坏耳麦这招老子十几年前就用过,你给版权费了没?”
被他吼的人毫无自觉,笑得气定神闲一副老狐狸样,悬在空中老神在在地望他,手中的戒指在光芒里闪着银光,刺的他眼睛生疼。
“昌珉,”见迟迟等不来他的回答,郑允浩转了转眼珠,刻意地撅起嘴巴。年过四十岁的人了恶意卖起萌来仍旧可爱得不像话,鼓起的脸颊瞪圆的杏眼每一样都让他一颗不甚温柔的老心柔软得一塌糊涂,小奶音后的颤音连带着他的心一起颤巍巍,“昌珉妮~昌多拉~哥年纪大了很容易累啦,你还要不要回答我?”
阿西,沈昌珉假意皱起眉头,你就不能再多帅那么一会。
“赶紧下来,”他吐了一口恶气,招呼小狗似的挥手,“我现在就想亲你!”
郑允浩大笑,降下高度跳下来对他张开双臂,沈昌珉抬手揉了揉眼睛扑过去咬那张噙着笑的红润嘴唇,耳畔是地动山摇的欢呼尖叫,身后有无穷无尽连绵起伏的灿烂红海。
我今生所追求的一切都在这儿了,沈昌珉想。
脚下是东方神起的舞台,背后是东方神起的红海,怀里是名为东方神起的另一个人。
我另一半的世界,我的哥哥。
我的人生,我的梦想,我的事业和我的爱情,一直以来都是同一个人,那个人现在终于也是我的了。
此生圆满,夫复何求。

02
“在演唱会上求婚,啧啧啧,”经纪人抱着一打当日的新闻头条看的摇头晃脑啧啧称奇,“还是跟沈昌珉求婚,咿呀。”
郑允浩翘着腿喝沈昌珉端给他的热牛奶,伸出一只手拿了一份报纸来看头条醒目的巨幅照片,一边眉毛挑过头顶。
“可以,真有你的,”带了他们二十年的大哥撇着嘴角点头点的如捣蒜,“郑允浩,这事就你丫的干得出来。”
“这照片谁拍的?”他没接经纪人故意下套的茬,只自顾自埋头翻着报纸研究,表情倒是严肃认真,十万分的诚恳,“拍的挺好看,改天去要一份存着,留作纪念也好。”
沈昌珉坐在客厅的餐桌前抱着宝贝笔电敲敲打打,在弹出来的新闻弹窗里看了满眼郑允浩笑意盈盈的脸和自己坚决背对镜头的后脑勺,叹了一口气。伸懒腰的时候余光瞥到沙发上暗潮汹涌的两人,思索了一下今天中午的菜单,又顺手把郑允浩刚刚夸赞的那家报刊头条照片的事加进了备忘录。
照片拍的是侧脸,在满地的后脑勺里独树一帜清新脱俗,难怪郑允浩惦记。
“昌珉,”发现撼不动面前这棵没脸没皮的大树,经纪人只好回头找相对好捏那么一点点的突破口沈昌珉,“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唔,”被突然点名的沈昌珉眨巴眨巴眼睛,笑得乖巧懂事加一点恰到好处的甜蜜,“哥,我觉得允浩哥说的很对,那张照片拍的真挺好看的。”
那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你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经纪人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还是别对牛弹这个琴了。

03
如果你想知道怎样才能把人生活成一个传奇,去看郑允浩的发家史,那就是活生生的教材,血淋淋的案例。
郑允浩在东方神起二十五周年纪念演唱会上跟沈昌珉求婚这事儿一出,像一颗杀伤力巨大的炸弹落进了人心里,在很长时间里都搅得整个演艺圈不得安宁。
经纪公司遭受一系列惨无人道的电话轰炸还算是小事,连带着同他们相熟的艺人也一起遭了殃,曺圭贤恨恨地拆了电话卡拔了电池气的想要胖揍现在不知跑哪里度蜜月去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沈昌珉一顿,金希澈骂骂咧咧地对着电话那头郑允浩一顿狂吼,那头的混小子不知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直接把手机贴在冒着杂音的收音机上,吵的金希澈差点摔了手机。
然后关机卸卡,再打就死活打不通了。
见多了大风大浪的演艺圈一时热闹无两,惹得前同事都忍不住打探一句究竟怎么回事。哪怕他们素知郑允浩沈昌珉两人亲厚,也只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如今直接豪迈的当众求婚扯证结婚,接着私奔似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去度个小蜜月的行为也实在太魔幻现实。
人生如梦啊人生如梦。
远走高飞断了音讯躲在不为人知的南方小岛上晒着太阳喝果汁的沈昌珉看郑允浩关机拆卡,动作熟练,笑得见牙不见眼,十分不怀好意地挤着眼睛问,“你说我们这次是不是把半个演艺圈都得罪遍了?”
“半个?”
郑允浩斜斜睨他一眼,把自己藏进遮阳伞的阴影里,躺在沙滩椅上舒适地伸了个懒腰。
“很遗憾,我们得罪的可能是一整个。”
都不用细想,光公司里上上下下被电话轰炸的工作人员和艺人想追杀他们的都得排队,这还都算自己人了,外人那更还了得。
两人的婚事粉丝祝福大众看好,朋友们也就是不愤自己一点消息不漏的整了一出大新闻还自己偷跑,留给他们一堆烂摊子收拾,莫名其妙不明就里地就受了牵连。
虽说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回去少不了陪着笑脸到处道歉喝酒吃饭的折腾。
沈昌珉看看郑允浩低头思索的模样,觉得他应该是想好应对的对策了。郑允浩整出来的事儿他自己自然有办法收场,沈昌珉没有替他操心的兴致,看他此刻低眉垂目凝神细思的模样又偏偏好看的不得了,心下不免有些好笑。
你怎么就有本事整出这么大的事儿来的呢,我的哥哥。
他知道郑允浩是千年道行修出来的老狐狸,做事永远有十万分的把握,这个人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他总是能抓住人心,他的手中握着最奇妙的人性。
两个男性昭告天下气焰嚣张的宣布结婚,分明是违背纲常伦理的事情,偏偏就是能给他干得理直气壮底气十足,让人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更寻不出其中的差错来。
粉丝心甘情愿地祝福他们,为他们送上最真挚的贺礼;舆论偏向他们,说他们打破世俗的禁锢;大众包容他们,赞叹这一份美好的真爱;朋友们咬牙切齿地问你们丫的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好歹给咱们自己人通通气,沈昌珉特委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给你们透露个鬼!
郑允浩抬起头来冲他眨眨眼,眉眼带笑煞是好看。沈昌珉突然就想起来很多很多年前他曾经借酒装疯告白过一次,被郑允浩无情地给拒了。那天他为自己求而不得的爱情委屈难过的眼泪直掉,郑允浩抱着他,柔声哄他,对他说,昌多拉,让我们再等一等。
于是这一等就是十余载,风变了云变了人也变了。变老了,他们都变老了,然后那飘渺虚幻的爱情在最无望的时刻突然就扭着身子翩然而至,一头扎进了他在时光里沧桑了的胸膛里。
郑允浩这个人还真是,从来就说话算数。

04
他在庆功宴上喝醉那时还是2012年。
不尴不尬不上不下,前途不算未卜也未见太明朗的时段。那两年他总和郑允浩吵架,争执多起来没完没了,最严重的问题大概就是感情。
沈昌珉喜欢郑允浩,他自己心里清楚,至于郑允浩是什么人,心里一片明镜,他自己的事也许偶尔犯犯迷糊还能有点拎不清,但凡是关于沈昌珉的事,他都看得通透清明。
因此有那么一段日子郑允浩为他操碎了心,老妈子似的苦口婆心,费了老劲儿想要说服他找个女朋友,眼睛看看别处,别总盯着他这么个死胡同。
他忘了沈昌珉也是有脾气的人。
日巡结束的庆功宴上沈昌珉喝多了,被郑允浩搬回房间的时候无意间听了一句含糊的“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一瞬间醒了酒意,胃里难受的揪着疼成一片,心头一把怒火冲天而起。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狠心。
被安置在凳子上的沈昌珉在沉默中爆发,在郑允浩试图脱他外套时一把扣住了男人的手腕,眉眼是在哥哥面前极少见的凌厉。
从我年少无知的十六岁开始霸占我的世界,用一个名叫郑允浩的名字把沈昌珉的人生塞的满满当当——最强昌珉负责的队长,忙内昌珉稳重的哥哥,沈昌珉倾慕的舞台上说一不二的王者,连站位都好巧不巧的站的那么近,近到余光一扫视野里全是你。
“你让我眼睛看着别处,”他张牙舞爪像只发飙的小狮子,“从小到大十四年了,你让我看过别人吗?现在你倒是让我眼睛去看别处?”
一数十几年来我眼里除了你有过谁?还能有谁?现在倒好,你倒是理直气壮跟我说让我别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眼里看点别处了,早个十年八年前你怎么就没这觉悟自个儿收拾着离我远点别来招惹我呢?
“郑允浩我今天告诉你,”沈昌珉一摔杯子啪地站起来,揪着男人的衣领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我还真就在你这棵树上吊着了!”
你要不就自个儿寻思着把我从树上解下来然后老老实实铁了心跟我在一起一辈子,要不就给我扔树上死着死个彻底好完全断了我的惦念,别再跑来跟我一天到晚七七八八的瞎扯口口声声的为我好,我不稀罕那点好。
这世上再多人好事好,除了你我什么都不要。
郑允浩叹了一口气,抬手把沈昌珉愤怒颤抖着的手从自己衣服上扯下来,内心五味杂陈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沈昌珉这小孩死性子他最清楚,跟他一样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死心的脾气没少让他操碎心,现下这场合显然是不适合炖鸡汤的,可除了几锅没卵用的鸡汤他还真没什么能给的了。总不能就真大手一挥敞开怀表示昌珉呐哥也爱你我们在一起赴汤蹈火迎接人生的腥风血雨——这是沈昌珉不顾一切想要的,也是他赌上一切也不能给的。
别说他没本事说出这一声好,就怕他说了沈昌珉也压根不敢答应。
两个人都一把年纪老大不小了不能再像十几岁少年一样不懂事,虽说明知是死路还一条道走到黑的事他也不是干不出来,但拖着沈昌珉一起,那绝对是想都别想。
这小孩脾气上来了不好哄,最后连带着他自己也有点恼了,想揪着沈昌珉耳朵吼回去问他究竟知不知道后果如何就在这儿由着性子胡闹,心里幽暗的小角落突然就酸溜溜的冒上来一股没边的委屈劲儿。
我把你一路哄着宠着护着供着养到今天容易么,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拿你当个宝,现在就为这点破事儿你就要把我逼到绝路上,我怎么就还不能难过了。
想到最后郑允浩自己都被自己委屈到了,面对气势汹汹今天决定跟他拼个鱼死网破势必要争出个好歹来的沈昌珉,心下一横,眉头一垮嘴一撇眼眶下泛出一丝线红。
“沈昌珉,”他哽着嗓子连名带姓喊对面这个住在他心尖上长在他血肉里的宝贝儿,字字含血带泪吐地真切,“你这是要把我逼到哪里去?”
你与这世间其他一切都不能两全,我又该拿你怎么办。
一起风风雨雨拼搏了那么多年的功名地位就算不论,你我有家人有师长有朋友,你是准备全部不要还是怎么,就这么狠得下心让我去为你割断一切陪你去走这刀山火海的不归路?
一声哽咽如惊雷入野,生生砸在沈昌珉心口也砸灭了他好不容易借酒装疯凑出来的嚣张气焰,面对郑允浩罕见的脆弱眉眼乱了阵脚,顿时软了下来慌慌张张地想要去抱住哥哥,他知道郑允浩不哭,却又最怕他这愁断肠的委屈模样,一时间手足无措的模样又偏生是让人心软的我见犹怜。
郑允浩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沈昌珉微弯的后背。
这个弟弟,他可该怎么办才是好。
我想带你去最远最美好的未来,我想送你自由翱翔的翅膀,我想为你撑起一片广阔的蓝天,我想和你去看世上最美的风景,我想把所有的美好都捧给你只为看一眼你眉间的笑意,我那么爱你,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就这样任性妄为不计后果不计代价的和你在一起,那是害你。
“哥哥,”沈昌珉慌里慌张地望他,嘴唇几度开合磕磕巴巴地吐了两个生疏又柔软的单字来,幼鹿般温驯的眼里闪着醉酒后生理性的泪光,语调沙哑笑容讨好,“哥,哥哥,允浩哥……”
“我错了,请你不要难过。”
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求你别难过。
“昌多拉,”郑允浩喃喃地念,把自己埋进弟弟肩头,紧紧地抱着他的腰鼻头一阵酸涩,“昌多拉,我的昌多拉。”
请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慢慢来,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两全的办法,让你和我,和整个世界都能够圆满的那个办法。
我想要带你去未来,所以我一定会和你去到那个遥远的美好的未来去,就请你相信我,再等一等我。
等一等我这个不中用的,却不输任何人的爱着你,愿意为我们的未来付出一切的哥哥。
“就再稍微等一等好不好,”他说,咬着嘴唇咬得很用力,“让我们再努力一点,再多努力一点,然后总会有一天——”
那一天我们等待的一切都会如约而至,从此你我相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再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沈昌珉不再言语,沉默着紧紧拥抱他,用力到手臂上青筋毕露,想要索性把这么个人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我从小到大信了你的每一句话,而你从不曾辜负,所以这一次我依然信你。

05
总有一天我们站在巅峰,从此前方一片坦途山长水阔地远天高,这世上再没什么能撼动我们的根基。到那时我们的爱情将被双手捧起去见这大好河山绚烂阳光,它会独立于众生之上,骄傲又坚强的燃烧发着光。
我们竭尽全力将自己活成了对方身边那个独一无二的人,郑允浩身边的沈昌珉,沈昌珉身边的郑允浩。
你我二人是不可割裂的整体,你和我加起来就是东方神起。
那一天无需我们赘言,人们说起郑允浩便是沈昌珉,说起沈昌珉便是郑允浩,人们会说他们在一起,比亲情更坚固,比友情更长久,比爱情更难能可贵更甘甜如蜜。
我们不再需要去抗争去改变,不需要面对狂澜大声呼喊着爱情,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每一个人都承认我们的感情。
眼里带着赞赏和羡慕,有一朝说起,曾有那样两个男人爱彼此如生命。
天造地设,人间绝配。

06
深夜十二点,沈昌珉迷瞪瞪的醒过来感觉床边少个人,开了灯发现那人正窝在阳台角落偷偷摸摸的讲电话,见他醒了赶紧讨好地笑笑,又低声嘀咕了几句才匆匆挂了机。
“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呢?”
“给孩子们打个电话问问这阵子的活动,”低气压的沈昌珉半夜转醒脾气很不好,郑允浩爬上床舒舒服服地在他怀里找了个位置窝好,老老实实回答,“这个点没人打骚扰电话,比较适合工作。”
他们两个人在前几年制作了一个男团,热热闹闹的五个大男孩,实力颜值都不差,出道几年反响还不错,没到红透半边天的地步也算炙手可热,郑允浩对他们和对自己要求都严格,工作时从来认真一丝不苟。这次结婚出逃他把所有能撂的挑子都撂了,唯独这个团虽然暂时交给了经纪人大哥帮忙看着,却还是放不下,天天晚上都得打个电话问问。
沈昌珉还记得制作新团时策划有好几份,他一眼就相中了一个五人组的企划,照片上五个大男孩勾肩搭背笑得明快,气质和相貌都十分和谐搭调,都是刚好能够打动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的那款。
公司的人一看到他的表情顿时一阵头疼,几番欲言又止最后转脸去看还在沉思的郑允浩。沈昌珉也回头盯着郑允浩,在大事上他从来就听这个队长的,这次也一样。
郑允浩倒是没看他,兀自托着下巴仔细翻看每一份文件资料,显然有自己的考量。他们等了很久,一直到郑允浩把每一份能看的东西都看了个遍,最后大手一挥,十分豪迈的就指向了沈昌珉一眼相中的那个唯一一个五人组。
“五人组合嘛,我最熟悉,”他轻描淡写地说,“而且昌珉也喜欢的吧。”
被点名的沈昌珉唔了一声表示赞成,低头时努力想要憋住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
很可以,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的风格,非常的郑允浩。
工作人员在原地跟他大眼瞪小眼,两人互相望了好一会,郑允浩瘪瘪嘴,“什么时候公司准备出一个二人团,我肯定冲在最前头。”
沈昌珉在后面偷笑,心想人家Boss一直觉得要二人团都咱们这个德行,还不如趁早扼杀在摇篮里得了。
所以最后就选定了这么个团,从安排出道到幕后制作,一带就是几年。郑允浩本就是喜欢培养后辈的热心性子,他们又都是对自己的选择负十二分责任的人,操心孩子们的事甚至远超过自己。沈昌珉知他对事业从来上心,这团也有自己的责任,自然不好生气,皱了皱眉头叹气,也就是心疼这人连度假都不能好好休息。
“睡吧,哥,”他无奈,长臂一伸把郑允浩结结实实搂进怀里,在人嘴角细细亲了亲。郑允浩抱着他的腰撒娇,脸埋在他的颈窝放肆的蹭啊蹭啊蹭的欢实。
“昌多拉,孩子们祝我们新婚快乐,被经纪人说了。”
沈昌珉哦了一声。
“哥说我们两个不要脸,老夫老妻的装人家新婚夫夫腻味儿的度蜜月还偷跑。”
“……”一片祥和的沉默。
“他还说他掐指一算全世界没几处蜜月圣地我们两没去过,所以我们要是再不老实露面就带着队伍杀过来。”
“杀过来干嘛?”眉梢动动。
“给我们拍写真。”
东方神起二十五周年新婚蜜月特别写真集,听起来会是个能卖得很好的大制作。
沈昌珉磨了磨牙,问:“那你怎么回答他的?”
“哦,我说,”郑允浩咯咯地笑起来,甜得腻人的表情里流露出浓浓的不怀好意,“要是能让我们穿婚纱拍我就答应。”
沈昌珉压下心头躁动的不安:“我们?”
“嗯,我,和你,我们。”怀里人笑得不为所动,“你看这二十多年咱们俩什么没拍过呀,裸照也拍了新郎礼服也拍了教堂都进过好几回,既然说新婚特别篇索性就弄点不一样的,反正事已经搞这么大了也不差这一件。”
“……哥怎么说的?”
郑允浩撇了一下嘴,满脸虚假的失望。
“他说,想都别想,就把电话挂了。”
沈昌珉搁心里暗搓搓的反思自己到底是怎么就栽在这么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身上,还一栽二十多年,拽都拽不回来。
“因为你爱我呀。”
郑允浩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凑过去亲他,两个人在豪华的大床上滚来滚去打打闹闹地接吻,一个漫长的吻结束都是气喘吁吁,生理上也十分应景地起了点反应。
“睡觉睡觉!”沈昌珉暴躁地一掀被子把人裹了个严实,再这么陪他闹下去得擦枪走火,两个人老大不小一把年纪了经不起折腾,熬一夜就得蔫吧三天,有什么事大不了留着明天再慢慢算账。
被强制固定住老实下来的郑允浩翘了翘嘴角,在沈昌珉怀里寻了个舒适的姿势,悠然阖上自己的眼睛。
“晚安,我的昌多拉,做个好梦。”
“我也爱你。”
沈昌珉闭着眼闷闷地回答。

07
他们都不年轻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落在眼角,被遥远的鸟鸣唤醒的沈昌珉揉了揉酸涩的睡眼,吻过怀里郑允浩裸露的肩背时心底有一丝唏嘘。
郑允浩唇角的法令纹越来越深,他的眼角也刻下数条细细的褶皱,年少时的伤伤病病后遗症渐渐显山露水,郑允浩跳舞时时常疼得皱起眉头,每逢天阴他的膝盖便痛得坐立难安。
年过四十,饶是岁月再厚待也难免要留下痕迹。
人生过了近一半,他们不知不觉也相互扶持着走过了整整二十五个春秋冬夏。
在打包行囊开始这场奔逃之前郑允浩问他后不后悔,沈昌珉看一眼无名指上的戒指,知道他不是在问这场婚礼。
花了大半生去爱一个也许永远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人,你后悔吗?
沈昌珉想,我花了人生的一大半去爱你,又怎么会后悔。
爱你从不是值得后悔的事情,只有放弃你才是。
我曾经很努力的去爱一个人,陪他走过漫长岁月,感受过阳光灿烂也经历过凄风苦雨,可我自始至终都是幸福的。
人人都说沈昌珉活的冷清,理智先行对什么都看得清醒,所以行为节制彬彬有礼,一言一行都恰到好处,唯独除了郑允浩。
因为爱你,所以所有的小脾气小性子都留给你。爱情使人盲目还使人软弱,在你面前我就总长不大。情感战胜了理智所以我不高兴的时候会委屈,会大喊大叫发脾气,所以你要过来抱抱我。
就像行事果断大杀四方如郑允浩,那点小迷糊小犯浑也都只给沈昌珉。他偶尔像个顽劣的混蛋把你的感情玩弄于掌心,有时又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要让你处处操心,可那也是爱情,总是让人困扰的甜蜜。
如果你花了二十多年的时光这样爱过,又怎么会有不满意。
“我的爱情,”他对郑允浩说得一本正经,“它是这世上最珍贵最美好,也最可爱的感情,我喜爱它,所以你也要爱它,要和我一样爱它,要比我更爱它。”
还要和我一起守护它才行。
郑允浩翘起嘴角对他笑得灿烂,沈昌珉回以微笑,眉眼弯弯含着星辰灿烂,煞是好看。
阳光和亲吻把沉睡的王子唤醒,郑允浩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会阳台外的风景,翻过身有些恍惚地瞪着浅笑安然的沈昌珉。
“早安,My Love 。”
“早安,昌多里。”
郑允浩迷迷糊糊地回答,闭上眼让弟弟在脸颊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一个清晨,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躺在你身边,醒来时把你抱在怀里,对你说My Love,再用一个早安吻把你吻醒。”
“现在你的梦想成真,”郑允浩打着哈欠趴到沈昌珉身上,淘气地在肌理分明形状优美的脖颈处啃咬,“我的也是。”
在我最渴望的梦境深处,你会在清晨给我一个吻,然后我会笑着对你说早安,咬一口刚从睡梦里醒来新鲜可口的你。
一定是松软香甜的,美梦和棉花糖的味道。
“好吃吗?”沈昌珉笑着问。
“比你二十岁的时候味道差点,”郑允浩回答,“不过还可以。”

Tbc

活在美梦里的蜜月文
七夕快乐呀

评论(12)
热度(157)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