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魔教无差】世界线 04 (上)

第四个故事 怪物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郑允浩在寒风中打了个喷嚏。

沈昌珉默默抽了张纸递过去,他拉下口罩,表情苦兮兮。

近来不知怎么得了感冒,拖拖拉拉一个多星期也没好,鼻头红红看起来我见犹怜。沈昌珉看不过他窝家里晕晕乎乎的样子,拉着他出门逛逛吹吹风,总闷在屋子里对身体也没什么好处,郑允浩没说什么答应了,却没想到他们两的运气实在是背到了可圈可点的地步。

事先看好的几处地点无一例外没有开门,在走到第三处最近颇火的线上体验馆却发现高大的建筑关门落锁时,郑允浩抽了抽嘴角一声讪笑。
“所以,约会?”
沈昌珉翻了个白眼,拒绝接他这个茬。
也不是逢年过节什么的,好端端的休息日,不开门营业努力工作努力挣钱,集体关门个什么劲儿呀。
郑允浩噗嗤一声笑出来,脑子里传来一声金希澈幽幽的叹息。
“今日,不宜出行。”
“希澈哥呢,”他拉着沈昌珉的手摇摇晃晃,因为感冒和退不下的低烧很是怕冷,“告诉我今日不宜出行,所以我们最好还是信了这个邪。”
“他连着一星期都告诉你不宜出行,”沈昌珉嗤之以鼻,“你就因为天天不出门感冒才不见好,出来逛逛鼻子是不是舒服了些?”
吹吹自然风堵了很久的鼻子可算是通了气,郑允浩揉揉鼻子点点头,这倒是真的,总闷在家里吹着空调浑身都不自在,生个小病还拖拖拉拉这么久不见好他自己都觉得丢人。
天气虽然冷,太阳却很好,眼下也没什么可去的地方,他四下张望着,索性拉了沈昌珉往商店街走。
“既然没想去的地方就随便逛逛晒晒太阳吧。”他笑眯眯地对着搭档提议,沈昌珉皱皱眉头大约是怕他冷,最终还是点了头,阳光正是灿烂的点,出门时两人都是一身黑衣晒晒也暖和,郑允浩这身体也最好是少吹空调。
“总坐着关节都要生锈了,沿路商店还挺多,正好看看有没有什么缺的东西一并买了。”
“那就再买一套杯子吧,”沈昌珉想了想,“原来那对杯子被哥打了一个,总用我的也不是事,你还病成这样,别顺道传染给我。”
“我又不是故意的,”郑允浩撇嘴,看起来十分委屈,“你把它放在洗手台边缘不小心碰到了,再说要传染早传染了,你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
狼心狗肺,沈昌珉无语,说的可不就是这个人。
“我要是也病倒了谁来照顾哥?”
他捏捏郑允浩手心说得很不客气,内容却温情,郑允浩也就只是笑,嬉皮笑脸没正形的样子,讨好地勾他的指尖。
“好嘛,我们昌多拉对哥最好了,谢谢我们昌乖乖。”
他发着低烧,体温略高,一向柔润的手心出了一层薄汗,沈昌珉皱着眉头握紧他的手,隐隐约约还是放不下心。
他们这些以意念为能力的人,第六感总是格外的强,从出门起有什么阴影悬在心上挥散不去,想起金希澈的预言没由来地一阵恶寒,虽然说和金希澈不对盘的那股子别扭劲还在作梗,他是认真的开始考虑就这么打道回府了。
没准今天就真的不宜出行。
“昌珉?”见他垂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郑允浩出声叫他,表情有些疑惑,“怎么了?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不,”他叹口气,还是老实交代,“就是一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有点放不下心。”
郑允浩眨眨眼睛,看到边上一家颇大的百货商城,来来往往已经有不少小姑娘在往这儿瞟了,他拉着沈昌珉走进门,表情倒是轻松得很。
“既然已经出来了就别管那么多了,”他一向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个性,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没那么多前前后后的顾虑,“除了杯子还得买几个抱枕,Kangta哥的沙发太规整了,靠着不太舒服。”
也是,沈昌珉看他若无其事的侧脸微笑起来,算了,跟着这位哥没什么不能解决的事:“再买张毯子吧,哥喜欢在沙发上打盹,总要给你抱被子我很累的。”

两个人商场上下逛了一圈,最后零零碎碎东西买了很多,结账的时候沈昌珉抽出塞在郑允浩口袋里和他交握的手掏钱包付钱,郑允浩抄着手跟在他身后帮着收拾购物篮,商城里人来人往嘈杂的声音渐渐涌进他的大脑。
“是情侣吧?”
“牵着手呢。”
“很般配啊……”
“果然是一对吧?真甜蜜呀!”
“好帅啊两个人。”
“一起逛街购物,羡慕……”
“我喜欢更高一点那位,也太帅了吧!”
“都很好看啊……”
“哥?”看他一个人突然笑出声的样子沈昌珉有些疑惑,“怎么了吗?”
“没什么,”郑允浩摸了摸鼻子,压下嘴角过于灿烂的笑意,“有小姑娘看上你了,在脑子里疯狂夸你好看呢。”
把最后一件睡衣装进购物袋里,沈昌珉瞥了他一眼,脸上写满了理所当然,“是,小沈我这么帅,小姑娘看上是应该的,哥在笑什么?”
“当然是也觉得你很帅了。”郑允浩答得毫不犹豫,沈昌珉似笑非笑哼哼两声,弯成明月似的眼睛却出卖了他真实的情绪。
他的眼睛真好看,笑起来像山谷里的一汪清泉,淙淙流水途经山石,波光粼粼下是碧绿的苔藓。
而阳光落在上面,是他眸中闪烁的火光。
“你的眼睛真好看,像山谷里的清泉,”郑允浩微笑起来,“是很动情的情话,我得说给你听才行。”
沈昌珉静静看光芒中郑允浩温柔的笑眼,把那轮廓一点一点刻进心底。那笑容便在时光中得以保存,历经风雨也不曾褪去颜色。
而未来还有漫长岁月。

黄昏时天阴沉沉。
寒风吹起一两片最后苟延残喘的枯叶,走过商店街时人群拥挤,郑允浩挨着沈昌珉一路走着,怀里各自拎着两大包今日的收获,抱枕大且碍事,虽轻却足够占位置,郑允浩苦恼地把它们在怀里掂了掂,好避免被遮住视线。沈昌珉看他皱着眉头,下意识鼓着脸的模样觉得好玩,歪着脑袋提些不轻的物品,姿态颇有余裕。
“今天倒是过得比我想象中平静,”他弯着眼睛声音带笑,郑允浩瞥了他一眼,眼神中带有警告,“已经是傍晚了。”
“您可少说两句,”郑允浩摇头,“你成天说希澈哥的,言语皆有灵。”
人群熙熙攘攘送他们身边潮水般涌过,郑允浩垂眼漫不经心听着,遥远的,传来一道不同寻常的声音。
【不要——】
前进的脚步猛然停止,沈昌珉疑惑地跟着止了步子,看上挑的凤眼叠着层层水波缓缓阖上,再睁开时眉眼凌厉,转眼间仿佛变了个人。
“哥。” 他绷着嗓子,语调平直,郑允浩已经把枕头丢进他怀里。
沈昌珉站在原地看郑允浩飞奔消失的背影,微微皱起眉头,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负累,认命地叹了一口气。
虽说犹豫了一瞬要不要跟过去,那个男人若是不想出事,也就不会有事,为他也是白操这个心。想到这里他摇摇头,迈开步子继续往家走。
他走的很慢,回到家里仍是门厅冷清,灯灭着,沈昌珉脱鞋进屋,把怀里大包小包放在餐桌上,再一样一样分门别类收拾好,抱枕拍拍灰丢进沙发,杯子和食物放进厨房整理整齐,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放进橱柜,随手拉上早晨郑允浩忘了关的抽屉,转进客厅打开了电视。
新闻在报道一起失踪案,十六岁的孩子突然消失,疑是离家出走,他大概看了一眼,宽大的液晶屏幕上是父母亲哭红的泪眼,这几个月失踪案频发,超查部的犯罪报告显示类似案件进入了一个非同寻常的高峰期,神童还在试图从资料中寻找类似案子之间可能有的联系,连曺圭贤都被借去信息组帮忙,而郑允浩面对成堆的案情调查报告只粗略地扫了一两眼,合上的动作称得上是粗暴。
他知道点什么,沈昌珉坐在金属座椅上漫不经心地想,信手在纸上划了一笔。
十四到十八岁,是青少年叛逆的高峰期。
也是超能力者能力觉醒的高峰期。
有点意思。

郑允浩在天黑之后才匆匆回家。
沈昌珉听见急促的踹门声,擦着还滴水的头发去开门,门外站着裹着一身寒霜的哥哥,脸颊因为生病泛着潮红,额头上布着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沈昌珉退开一步把他让进门,注意到身后还背着另一个人。
青年模样,身形却单薄,面容很是清秀,苍白的皮肤上覆着一层青色的鳞。
“兽化?”他抬手把青年从郑允浩背上抱下来安置在沙发上,郑允浩喘了口气点点头,靠在门边脱外套,看起来累得不轻。沈昌珉心疼他,去摸他额头,触手间一片滑腻,感冒大约是加重了,略高的体温使他警觉起来,若不全是运动后的体温升高,就是发了烧。
“去洗个澡,冷静一下一会量个体温,”沈昌珉把他拉进来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浴室推,郑允浩也就老老实实任他摆弄,神情恹恹的样子看起来很不舒服,“洗澡别再用凉水了。”
“嗯。”
浓重的鼻音,有气无力的答应,沈昌珉眉头拧得更紧。
压根就没有听进去。
“算了,哥自己脱衣服,我帮你调水。”
他叹气,放弃跟郑允浩继续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郑允浩垂着脑袋解着腰带,他把水温调到适宜的温度,比他一向洗澡时略高,浴室里蒸腾起乳白的雾气,在昏黄的灯光下暧昧迷离。郑允浩褪下长裤,白色的衬衫挂在手腕正解着袖口,身上仅剩一件内裤,沈昌珉将目光从笔直的双腿上移开,扫过干裂起皮的下唇,落在低垂的眉睫上。
大约是真的难受极了,才这么一副对外界无知无觉的模样。
“去洗澡吧,哥,小心别滑倒。”
哄娃娃似的把人送进水里,细心地带上玻璃门防止他再受凉,沈昌珉低头捡起散落一地的衣物丢进脏衣篮备洗,心里还盘算着熬点粥给他垫垫胃。
等他出来得好好量量体温,药也还是得再吃点,实在不行可能要送去医院,想到这里他就一阵头疼,基地万能的医疗组治枪伤刀伤火烧伤,偏偏在感冒发烧这种病上无能为力。
“这是自然,”Tiffany摇着头爱莫能助,“感冒发烧,人生病是自然规律,我们能够医治外来伤害,却无法改变生老病死。”
“这是自然规律,昌珉,”郑允浩见他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直笑,“是万物法则。”
可我们在规律之外,在常规与道理之外。明明行走在一个边缘的,人类与自然交界的灰色地带,却还要仍然受这恼人的法则约束……不觉得太无理了吗?
他抿了抿嘴唇没有说出口,郑允浩却像看透了他的心思,温柔地勾了勾他的手。
“我们也在这世界当中,就要遵守世界的规则,”看年幼两岁的搭档还像个不高兴的孩子似的欲言又止,郑允浩拍了拍胸脯,“再说了只是感冒而已,我还能被这种东西打倒不成?”
……你还真就被这种东西打倒了。
沈昌珉只觉得这一周叹完了一年份的气,认命地煮了粥,找出医药箱拿温度计,郑允浩带回来的青年在沙发上睡得正酣,他确认了一下短时间不会醒过来,应该是郑允浩的精神影响。
又或者打个响指就能醒,这是郑允浩最常用的暗示,跟催眠的性质差不多,但他此刻照顾郑允浩就够累了,暂时不想再多一门事,摇摇头从房里抱了床毯子把人盖好了,又调高了空调的温度。
“昌珉?”浴室里传来男人瓮声瓮气的呼唤,软软糯糯的听得他没脾气,“我的睡衣在哪里?”
“给你拿。”
沈昌珉应了一声,拿了珊瑚绒的睡袍推门进去,郑允浩正拿浴巾擦着身上的水,眼神湿漉漉的柔软又无辜,病中纯粹的依赖模样看得他一阵闹心。
秀色可餐近在咫尺还得装柳下惠,看得到摸得着却不能动分毫,沈昌珉想,郑允浩你是真的不知道我喜欢你。
“在这儿,擦干了再穿,我帮哥吹头发。”
郑允浩乖乖站定,任他拿着吹风机上下左右折腾,暖风吹的晕晕乎乎,眯着眼看起来很困了:“东海呢?”
“还睡着,”沈昌珉眼都没眨,叫东海的也只能是沙发上躺着的人,“没醒。”
“嗯,”郑允浩哼了一声,“昌珉,一会得叫他起来。”
“你先休息。”都病成这样了还想干嘛?
“这次事可能有点麻烦了,”深知弟弟的担心郑允浩也无可奈何,快三十年了一向还算结实的身体这次全是全面崩盘,病来如山倒一副势必要让他把以前欠下的感冒发烧全部补回来的气魄,可事件不等人,眼下没多少给他慢慢康复的时间了,“东海的朋友,赫宰被绑架了。”
“我读了他的记忆,是老朋友了。”

沈昌珉瘪瘪嘴。

“我这个人很认生的。”不乱交朋友。

郑允浩失笑,推开他架在肩上吹头发的手,随手披上浴袍,沈昌珉皱了一下眉头,发现自己没拿内裤。

“还记得一年前那场黑帮绑架案吗?”

“如果你说的是那场,”沈昌珉叹口气,低头为他整理浴袍散乱的衣襟和松散的腰带,“命差点折在那里,怎么可能忘记。”

郑允浩顶着他头顶的发旋晃了一阵神,才隐约意识到这距离实在是有些进了,温热的呼吸落在锁骨,细小的瘙痒在雾气蒸腾的浴室里被无限放大,刚洗完澡和低烧脱水给他带来同样的干渴,而混沌的大脑困倦的想要沉溺,他暗暗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留下一排鲜红的指甲印。

“最近的人口失踪案,昌珉也注意到共通点了吧?”

“青少年,异能者,突然失踪,案件频发,不会是简单的离家出走,没有赎金要求所以也不是单纯的绑架,”沈昌珉退开一点,注意到郑允浩像是松了一口气,急匆匆去推浴室的门,“人口贩卖?”

回应是一阵敷衍地点头,郑允浩钻到餐桌边喝了一大口水,发出满足的哼声,厨房里传来食物的香气,他抽了抽鼻子,转过脸来望着沈昌珉,眼睛因为期待亮晶晶的。

“这也未必做得太张狂了吧?”虽然早有猜测,沈昌珉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跟着进了厨房,为郑允浩盛了清粥,配了几样清淡爽口的小菜,空腹吃药不好,郑允浩那个玻璃都不如,也就是肥皂泡等级的胃可经不起任何折腾。

“很显然,有些人有能力,是可以为所欲为的,”郑允浩耸耸肩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沈昌珉微微蹙眉,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违和感,“这两年来我们搅黄了他们不少好事,会做的这么明目张胆一方面是被逼急了,另一方面,大概也是想向我们下战书吧。”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沈昌珉翻了个白眼,想起上次的困兽笼就没好气。

“你确定是一帮人做的?”

“是熟悉的风格啊。”郑允浩喃喃,扶着额头脸色在暗淡的室内灯光下晦涩不清,在案发现场感觉到了似曾相识的信息,大约是那个人故意留下给他的。

“这几年普通人和超能力者的关系一直算不上融洽,因为……几年前的事又被大规模激化了一次,超查部受到了重挫至今还在试图重振,官方对此算是睁只眼闭只眼,基本约等于坐视不理,对于超能力者犯案警方又受限于能力,想管也无处下手,类似的人口贩卖只能当失踪案处理,权贵内部甚至流行起了圈养‘异兽’的风气,这几年外勤部几乎跑断腿,可能做到的也实在是有限。”

“异兽?”沈昌珉敏锐地捕捉到关键词。

“兽化类的超能力者,长着鸟类的翅膀走兽的尾巴之类的,和我们这些人不同,异能表现在外表上的那部分人,”郑允浩撑着脸,漫不经心搅着手里的粥,“大概是人类猎奇的本性吧。”

沈昌珉胃里一阵恶心。

“东海的朋友,那个叫赫宰的男孩,是只小刺猬,那群人大约原本想抓的是他,他很漂亮,淡青色皮肤的小龙人,是合适的‘收藏品’,卖给有变态癖好的有钱人能卖个好价钱,”郑允浩叹了口气,也觉得恶心,“那孩子拼命救下了他,让他先逃,自己却被带走了,我找到东海的时候他基本已经崩溃了,到处抓着人问有没有见到赫宰,哭得很伤心,外表也吓到不少人。”

“我只好弄晕他带回来,担心明天上社会版一路上还删除了不少记忆,所以回来得晚了,也有点透支。”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沈昌珉看起来有些茫然,目光湿润却也不完全是迷惑。

这是个善良的孩子,不全然天真,却总过分纯粹,郑允浩垂眸避开那道让他心碎的目光,慢慢往嘴里送了一勺粥。

很清淡的味道,蔬菜切得很碎,有杂米的香气,配菜是今天新买的,是他喜欢的口味,清清爽爽,在晚上也能吃得很舒心。

“趋利避害而已,”很久他才这么开口,“有利益的事就会有人去做,更何况是暴利。”

且能避过法律逃脱惩罚,何乐而不为。

“人性是可悲的,自始至终。”郑允浩轻声说,缓缓摇了摇头,沈昌珉没有说话,沙发上李东海翻了个身,毯子散落在地上。他走过去重新掖好毯子,郑允浩坐在原地托着腮看他因为疲惫有些佝偻的背影,微不可闻地叹了声气。

如果可以,我必是不想把你牵扯进这些事里,可如今我也是个穷途末路的人,能够交托后背的只有你。

“早些睡吧,明天还有一场恶仗要打。”

而我有预感,我们都不会喜欢它的结局。

“哥知道他被绑去哪里了吗?”沈昌珉挑了挑眉,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一副等他吃完好收碗的架势。

“这类外表兽化又没什么特异能力的成年男性,通常只有两个去处,一是被卖往显贵的手里,”郑允浩面色不善,“二是地下拳馆。”

“拳馆?”

“你可以想象古罗马的斗兽场,角斗士们以命相博,到头来不过是有钱人的消遣游戏。”

沈昌珉握紧了沙发的扶手,脸上毫不掩饰厌恶之情。

“他在打架中脸上受了伤,也不是适合饲养收藏的类型,”年长的那个终于喝完了最后一口粥,放下手中的勺子起身准备洗碗,沈昌珉走过来拦住了他,夺了碗筷意示他去吃药。

“洗个碗我还是可以自己来的。”郑允浩哽了一口气,沈昌珉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发个烧还能烧成废人了还不成。

“怕你头晕手滑,”沈昌珉深知他不服输的脾性,最讨厌被当易碎品对待,哄他的话张口就来,“可碗是易碎品,我心疼它们。”

“好吧,”郑允浩被说服了,“虽然两个哪个我都不喜欢,但第二个总是更讨厌。”

沈昌珉没吭声,已经猜到了结局。

“所以恐怕,我们得拜访一下拳馆了。”

……就知道。

“墨菲定律听过吧,”郑允浩语重心长,“事情总是朝着最坏的那一面发展。”


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

该死的真理。

沈昌珉对着装饰华丽的天花板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硕大的白眼。

郑允浩含蓄地咳了一声,意示他可以稍微收敛一点。

李东海正死死揪着郑允浩的袖子面色铁青,一副随时要冲上去打一架的气势,沈昌珉用意念制住了他,只觉得实在是很闹心。

“我是说,我们真的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了吗?”他转头问,面色和善。

“协议签也签了,不仅有签字还有指纹文件齐全,刻意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进行我们还拿不出强迫执行的证据,”郑允浩瘫着一张脸双手抱胸,“人是他花钱买来的,除非你付钱呗。”

沈昌珉也黑了脸:“基地资源紧缺到这份上了?”

“超查部倒是拿得出钱,”郑允浩冷哼一声,“只是我们通常不这样办事。”

也是,沈昌珉继续翻白眼,一肚子窝囊气。

“星期四的拳赛,时间还真赶得紧。”

【赫宰那个身板都不够对手热身,他会死的】

没准人家就只是想让他上去热个身,郑允浩扫了一眼动弹不得的李东海,内心更加疲惫,脸上还得维持不动声色。

油腻的中年男人正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戏谑地打量他们,眼神阴沉诡谲,透露出浓浓的不怀好意。郑允浩无言地和他对视,眼神来回之间眯起眼睛,危险地扬起了下巴。

“超查部大名鼎鼎的执行官Uknow最反对超能力者滥用能力,”男人倒是丝毫不受威胁,“您的界限可比在下分明多了,坚持了快十年的道德准则,倒不必为我们这种小人物破戒吧。”

沈昌珉微妙地手痒,有想冲上去揍他一顿的冲动。

可他还得拉着李东海。

郑允浩咧嘴一笑,一拳捶上实木办公桌表面。

“那你想必也听说过,我从来不白跑一趟,”他笑容阴沉,眼底有嗜血的光,近来郑允浩情绪一直算不上稳定,但沈昌珉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他大概也告诉过你,当我给你台阶的时候就下。”

那男人僵硬了一下,像是没想到他突然变脸的反应,脸上渐渐褪去了原先游刃有余的笑容。

“我是个商人,不做无利的生意,”他皱起眉头嗓音低沉,“比赛的日期都定了,改期的损失就算我负担得起,而那些大人物若是扫了他们的兴,代价也不是我能承受的。”

郑允浩沉默下来,他知道自己可以威胁他放了李赫宰换个人上,人口贩卖的受害人绝对不止一个,可也正因此,这话他才绝对不能说。这地方只要还存在一日,现状只要有一日保持下去,就会有更多的牺牲者,永不止息。

可谁的命不是命呢。

若是从这里开了这个口,原有的平衡被打破,只会引来更大的动乱,而现在超查部不同往昔,还没能从重创中恢复,以目前的力量他们都付不起即将随之而来的,更沉重的代价。

战争的代价。

而归根结底,一切都是他的错。

是他埋下的祸根,也是他点燃的导火索。

是他亲手打开的潘多拉的盒子。

是啊,谁的命不是命呢。

“那我替他去。”他轻声说,颤动的睫羽像风中破碎的蝶。

“你疯了?”沈昌珉怒吼,声线凌厉。

“很遗憾,”男人坐正了身子,“我听说您体术惊人,虽然我个人非常期待您在赛场上一展身姿,但我们的拳赛卖点是异形人类,威名远扬如Uknow能参战是在下无上的荣幸,可遂不了那些大人物们的命。”

那些肤浅的,目的是消遣的人们,需要的只不过是一场由怪物参与的,残酷的生死而已。

死亡是这世上最粗暴也最无趣的游戏,也正适合那些灵魂空虚的人们,尤其是非我族类的死亡,总是更能激起人的本性。

【而您这样高贵的灵魂不该被它玷污,这是那位先生留给您的信息】

郑允浩冷眼看男人推过来的黑色名片,面无表情地将它撕成碎片。

“那我替他去。”李东海轻声说。

沈昌珉一愣,松开手,李东海一步一步走上前,扯了扯郑允浩衣袖,脸色过分平静,目光平和且坚定,全然没了前一刻冲动又稚嫩的影子。

他没有看对面的男人,只是拉着郑允浩,小声的,温和的,微笑着像是在征得同意。

【我比那赫宰家伙强很多,而且有我的鳞在保护我,它们总是很坚硬】

他已经下定决心,郑允浩一瞬间的动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为了那个人,他若是下定了一往无前的决心,这世上便再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前进。

这是他们一路扶持着闯荡至今天的唯一原因。

【活着回来】

郑允浩扫了老板一眼,男人在他阴沉的眼神下点了点头,忙不迭招呼人改协议,郑允浩坐在办公桌桌面上跷着二郎腿一条一条的看,都确认无误之后轻飘飘一丢,准确无误落进沈昌珉手里。

“四天后比赛,”他跳下桌子,理理西装的下摆,沈昌珉哼了一声表示听到,“走了,我累了。”

在这里多留一刻,他的好脾气也就要到此为止了。


tbc

写到最后字数有点失控了

只能上下分开来发

谢谢你看这么胡闹的故事

评论(8)
热度(55)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