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魔教无差】Stay Gold

01

很多年后,郑允浩已经渐渐不再做梦。

冬天的风景总是萧条,他裹紧黑色的大衣,朝着布料的温暖处缩了缩脖子。

很冷,总是很冷,而他一贯是怕冷的人。

他站在原地抬头看灰色的天空,高远而深厚,灰色的云遮掩了太阳,只在边缘露出银色的光,突如其来的狂风吹得他皱起脸,一条围巾被递过来,温暖的,还带着未褪尽的体温。

是沈昌珉。

“很冷啊。”他轻声叹了一句,将那条围巾推了回去,沈昌珉固执地举着,略长的刘海遮过眼睛看不清神色。

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连话都说不出了呢。

他苦恼地想,无奈地接过围巾,却是走近了一步,温柔细致地把它在弟弟的脖子上系好。

“别受凉了。”他说,沈昌珉垂眼看他冻得发紫的手,抬手将它握进怀里捂着,羊毛质地的围巾柔软地裹着两双同样冰冷的手,温热的体温从布料中透出一点,是这个萧瑟的冬日最后的温情。

“你已经感冒了,”平淡的,是陈述的语气,“走吧,哥。”

不远处准备好了的经纪人在挥手,沈昌珉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些,迈开腿朝着黑色的保姆车走去。

走吧,往前方去。

郑允浩被他拉着往前走,露出些许茫然的神色,他回头看,背后空无一物,而前方一片白茫茫。

我们总得向前。

抬腿跨过去,走吧,向未来去。

 

00

大好きだからずっと 何にも心配いらないわ

mydarling stay gold

无邪気に笑ってくださいな いつまでも…

 

02

当我说爱你的时候,我便是爱你。

“那当你沉默时呢?”

郑允浩搅着手中的咖啡,吸管的边缘已经被他啃得皱巴巴,沈昌珉皱眉,起身重新为他取了只来,轻轻放在木质的桌面上。

也仍是爱你,只是不再需要言语。

他没有再说更多,身体向后倒陷入柔软的沙发,郑允浩便只是笑,是他熟悉的温柔,又总是无端的寂寞,眉眼里隐约模糊了曾经张扬的痕迹。

我爱过的那个骄傲的少年,他曾经回来过。

沈昌珉看手中透明的塑料,棕色的液体荡起层层涟漪,只是太过年少轻狂的美好,总是留不住。

 

03

沈昌珉曾经吐槽过无数次的初遇,他眉眼生动说得绘声绘色,郑允浩在身边掩着脸垂死挣扎,回忆到尴尬时闭着眼肩膀微微颤抖,在周围爆发的笑声中向他的方向倒去,沈昌珉也笑,弯了一双星星般的眼,抬手扶了扶哥哥弯曲着的肩头。

什么时候的故事了,他不记得谁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总还喜欢拿出来说。

一边夸张的叹息着超凶超可怕,一边看他温柔宠溺的笑意,点头说是啊我是军纪班长嘛,还要若无其事地对着所有人夸,我的弟弟初见面时超可爱,又软又甜,瞪着婴儿一样圆圆的眼睛,像个贵气的小少爷,柔软而易碎。

所以在那个故事的最初,是曾经凶巴巴欺生的小霸王,和受了欺负的柔软可怜小男孩儿。

十几载光阴如流水,他们都再不复当年的模样。

小男孩儿已经长大了,成了孤高星球上的王子,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聪明又冷清,理智且强大。乘着霜风而来勇往直前,一日一日越发锋芒毕露的成长,眉眼里有星星的光芒。

而他的小霸王,却被岁月磨平了棱角,温润了也内敛了,破碎的盔甲里露出柔软的内里来。

我总说起他,总说起那些过去与回忆,他想,大约是因为怀念吧。

因为岁月夺走了我的少年,只有故事记着他曾经存在过。

可人总是要变的。

“改变被称为是人心最基本的一部分,”他闭上眼,轻声吟唱那温柔的歌谣,“但是,亲爱的,你的灵魂,将会继续温柔地闪耀着光辉。”

“我喜欢你,”郑允浩说,“也一直喜欢你。”

不管是过去那个柔软天真的小男孩儿,还是如今这个骄傲又强大的男人,我喜欢你呀。

过去喜欢你,现在也喜欢,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但大约也会一直喜欢下去。

所以你的灵魂在我的心上闪闪发光,那就请你别再迷茫,对着明天灿烂的微笑吧。

而如今,沈昌珉垂眼在沉睡的男人面颊上落下一个冰冷的吻,我便把这话原样还给你。

过去那个恣意张扬少年已经回不来的话,如今的这个在水与火中再生,温柔中独自强大的郑允浩,请继续照亮我吧。

我是你的影子,你的光芒却强烈,我就越强大。

你从火光中踏着雷霆万钧的步伐而来,这世界万籁俱寂,我熄灭万家灯火,仅将那残余的光辉聚成一束,带着这束光去与你相见。

黑色的车汇入车流,在川流不息的道路上浮浮沉沉,他闭上眼侧过身子,好让郑允浩在他肩头靠得舒服些,耳机里歌声停止,留下一段绵长地空白,他用心听着,空白处传来郑允浩被烟熏得沙哑的声音。

那是很多年前,同样是冬日冷清的一个夜晚。

“可是昌珉他不一样。” 

一场大吵之后的摔门而出,游荡到半夜后落寞回家,进门时听见郑允浩趴在阳台跟谁在通电话,声音很温柔。

“昌珉他是我的。”他说。

他总是有办法让我心碎,沈昌珉想,被残留的酒精烧红了眼眶。

又叫我如何不爱他。

后来漫长的时光里,他们还是停不下争吵,一年到头,为很多事情争吵,终日热闹不休。事端诸多也有大有小,大部分都是些鸡毛蒜皮柴米油盐的小事。有时候互相拌两句嘴就过了,也有时会吵到不可开交,他们不打架,所以通常以一个人摔门而出作为结尾。

现在再慢慢回忆起来,他已经不记得常常是为什么而吵了,只是伤害时有发生,恼怒时口不择言的话语像尖刀,也时时刺得彼此都疼痛非常,在平淡如流水的生活中被冲淡,留下一道道细小的疤。

终将痊愈,也终将被遗忘。跨越了漫长时光留下来的却只有那个寂静冬日温柔的一句叹息,郑允浩趴在阳台上吹着风,一字一句地说,昌珉他不一样。

因为他是我的。

电话那端不知是谁,但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他想抱抱他。

 

04

这世上治感情,最好的药是分离。

我们曾有两次告别,再见郑允浩时沈昌珉想,第一次让我意识到我爱你,第二次让我认识到,我实在是比我想象的还要爱你。

第一次让我明白我离不开你,郑允浩微笑起来,亲吻他的指尖,这一次让我明白,我其实比我想象的更依赖你。

他们也在长大,在磕磕碰碰中摸索感情,第一次他们学会分离,也学会了给彼此留一些距离。

分开的时候疏远了些,才学会了停下无休无止的争吵,对沈昌珉而言,一个人生活有说不出的好,他享受孤独,也享受一个人独自安静的时光。

而对于郑允浩来说,他需要疏远的人只有沈昌珉而已。

沈昌珉也曾经听说过他的哥哥仍是群聚生物,在人的陪伴下才能生存,怕孤独也怕冷清,一个人的时候是最脆弱不过。时常有家也不愿回,午夜与友人徘徊在街头,或是保龄球馆台球馆,甚至是通宵营业的咖啡屋,是他熟悉的那个一个人是连饭都吃不下的人。

还小的时候就落下了严重的胃病,那年严重的事故伤害多少年也未曾痊愈,组合上升期时他作为队长一个人跑很多综艺,在外面的时候经常忘记吃饭,现在想来,也不知是真的忘记了,还是纯粹的不愿意。

可他还是固执地写纸条塞进衣兜里,我的纸条在这里,彼时他幼稚的少年心性,就当做我的人也在这里吧。

可也不知是因为祈求还是心意,总之纸条的咒语发挥了魔力,大大咧咧的队长总算记得喝水吃药吃饭,在电台用含着笑的语气说起,沈昌珉淡淡听着,是我的功绩。

可分开总也不是坏事,他也会想,邀请几位好友来家里喝酒,酒至微醺谈起关乎感情的话题,曺圭贤趴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大着舌头说了很多,他静静听,也不知听了多少进去。

很快乐,总归是快乐,头脑晕晕乎乎的时候最轻松,卸下了所有的重负的轻松。听到一句喜欢,脑子里便自动勾勒出某个人的形象,颜色从鲜明到清淡,轮廓从锐利到温润,最后幻化成一束光,光芒中是振翅欲飞的蝶。

“是你想要的吗?”曺圭贤问他。

没头没脑的一句,他却不知怎么听懂了。

“是吧,”他说,“怎么不是呢。”

我和他也不再互相打扰了,也没那么多事可吵了,没那么多摩擦意味着不用再口不择言互相伤害,剩下的都是些可以控制的损害了。

“还爱吗?”

这才是曺圭贤真正想问的吧,沈昌珉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是晶莹的紫红色,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宝石般的光泽。

“爱啊,”他微笑起来,“只会更爱他。”

因而时时想起他,不见时才格外想他。

这一次阔别两年,想念早已噬心刻骨。

 

05

 “世界的规则是复杂而残酷的。”

14年时郑允浩入伍的期限不能再拖,终于不可避免地被提上议程,那时是两人久违的再爆发出争吵。一如既往的冷战,是郑允浩习惯的处理方式,互不妥协时战线便被拖了太长。

在韩国两不相见还能保持公事公办的态度,行程原因去到日本,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还依旧冷冷清清,彼此不理不睬。

郑允浩垂着眼念念叨叨的在背歌词,沈昌珉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听见这句话时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有时希望你永远不要懂。”

郑允浩没有看他,黯淡的灯光下低垂的侧脸看起来十分憔悴:“可你总要长大的。”

我已经长大了,沈昌珉想,我已经长大很久了,只有你还把我当孩子。

也只有你还会把我当孩子。

最后他只是什么都没说,仰头喝干了杯中的水,沉默着拿去厨房洗净,又去卧室拿了衣服洗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郑允浩已经睡着了,歌词本自手中滑落纸页散了一地,赤裸的双脚肆无忌惮的踩在散发着丝丝凉意的地板上。

沈昌珉默默在心里把客厅需要铺块地毯的事提上待办事项,为一地狼藉深深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位哥真是不能给人省点心。

明明感冒还没好就这么随便睡过去,背台词可以去房里却偏要在这里,不好好看着半夜还会爬起来偷吃冰淇淋,不管说了多少次都还总喜欢在这么凉的天赤脚在家里跑来跑去。

固执起来又一股子倔强劲,谁说了也不听,总是说着为你好这样的话语,其实他明明知道你的苦心孤诣。

只是视而不见,刻意忽略而已。

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他摇头,走过去把人扶正盖上毯子,悄悄关上了顶头的灯。

我能怎么办呢,郑允浩,谁让我永远是你弟弟。
谁让你是我哥哥呢。

所以我追随你,追随你的足迹。

这世上谁都可以,只有你永远,没有资格阻拦我的追寻。

可我知道我总会说服你,他想,谁让我是你弟弟。

谁让你爱我。

那么如果我们终要分别,再见面时我仍然爱你。

 

06

昔日的少年总会被岁月磨平棱角,一点一点在时间里沧桑了容颜。

时光对他从不厚待,沈昌珉想,郑允浩还是老的比我快了。

再怎么说着美人在骨不在皮,男人弯眉浅笑时愈发深刻的眼角纹总归是骗不了人。年过三十,也过了最巅峰的年岁,人总归是要老了。

可我希望你明白,真正从不曾向世界低头的,其实还是他。

这世上哪怕有再多多不得不,他都仍是那个怀着一颗赤子心的追梦少年。

 

沈昌珉一直觉得,郑允浩内心有一处永远被他留在了17岁,还是那个长着虎牙笑容灿烂的少年,在世界残酷无情的磨砺下依然倔强的天真。

这世上没什么伤害他,他柔弱稚嫩却又坚不可摧。

他从不曾将这话说出口,却似乎总被郑允浩轻易的看穿。

在各自忙碌了很久之后难得聚头,他们在一起喝着酒,郑允浩突然问他,那沈昌珉呢。

那沈昌珉呢?他长大了吗?

 

07

长大了啊。

可在你心里,也仍是个孩子。15岁时懵懵懂懂,天真无邪的那个孩子。

 

08

“可我其实改变了。”

红灯时的急停惊醒了睡梦中的人,郑允浩吸着鼻子睁开惺忪的睡眼,面容苍白且疲惫。

行程繁忙工作量巨大,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都已经很久没有安睡过了。

长久以来积累的疲劳足以把再强悍的人压垮,这又是个外强中干的人,一场感冒来得风风火火,虽然是小病,总养不好也让人糟心。

沈昌珉缓缓睁开眼睛,璨亮的双眼中荡着一层粼粼波光,郑允浩没有看他,固执地盯着窗外,浓厚的鼻音下听不出真实的感情。

“我也曾身陷泥潭,”他轻声说,摸索着与弟弟十指相扣,“后来,我其实变了。”

沈昌珉握着他冰冷的手,额头抵上冰冷的窗,睫毛扫过起雾的玻璃留下暧昧的痕迹,潮湿冰凉,寒气刺痛眼中的湿意。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想,我的哥哥。

那一对少年是我们亲手埋葬的啊。

“当你听不见世界的声音时,”很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就不要听。”

而我会握着你的手,做你和世界之间最后一道墙壁。

曾经骄傲的少年,我亲眼看见他被命运摧折,断了双翼鲜血淋漓,那是我爱的少年,只是他再也不回来。

溺亡在那一潭漆黑无波的死水里。

我便埋葬了自己的天真与疏离,让他同他一起死去,深埋在心里,幻想他们曾经一起存在的痕迹。

“我们从那条长长的,曲折离奇的路的彼端走来,伤痕累累,被沿途的荆棘磨得浑身是血,”他闭上眼,眨下一滴泪光,“可荆棘上还有盛放的花朵,前方还有动听的歌谣,我身旁还有你。”

“当在你身边的时候,我便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可我偶尔也会有所畏惧,”郑允浩抹去零星的湿意,“但都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你在这里,就会成为力量。

“所以我们一起,还要顺着这条路,一路走到未来去。”

 

00

あなたの瞳の奥に潜む少年 私のほんのうくすぐってやまない

どうか そのまま 

goodluck

悲しいことはきっと この先にもいっぱいあるわ

mydarling stay gold

伤つくことも大事だから

 

09

他们就这样一路走来,踏着雨雪和风雷走过漫长岁月,也将一直就这样,并肩走到未来去。

直到世界尽头,直到地老天荒。

 

END

是平安夜

所以祝福给他们

也给你们每个人

愿你平安喜乐,愿你百岁无忧。

谢谢你看我的故事


评论(21)
热度(95)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