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陶德先生的深夜食堂 DAY3 【达米安篇】

入乡随俗——美式牛肉汉堡
当达米安带着一身混乱跌进窗户的时候,杰森已经对每天都有蝙蝠的小鸟儿迷路迷到他的窗口的悲伤事实麻木了。
他平静的揉着手中的面团直到变成自己想要的妥帖的圆形,才把它放下,慢悠悠的走过去俯视小恶魔脸朝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体。
达米安就那么平静的趴在地上,带着一种奇妙的安详紧紧的贴着地板,既没有要解释为什么来这里的样子也没有要接下去做点什么的趋势。就只是,平静的,趴着。
杰森毫不犹豫的踢了踢装死的小鬼,在没收到任何反应的前提下没忍住又踢了一脚。
“你要是再踢一下我就砍断你的腿,陶德。”
倒在地上的尸体终于出了声,就像他一贯的傲慢态度,这让杰森扯着嘴角挑着眉毛歪头打量他起来。
还能威胁人说明这家伙不仅活着而且精神状态不错,看起来不需要任何急救措施,或者更糟糕的,联系大蝙蝠。
“好吧,”杰森决定收回脚站正身子,双手抱胸继续盯着似乎没有动弹的打算的小鬼头,“但这里可是我家。”
“你很吵,陶德。”达米安声音闷闷的从和地板的贴合处传出来,杰森几乎要为这个声音和语气笑出了声。
“可是你闻起来像个垃圾堆而且弄脏了我的地板。”他罕见的好声好气的说,毕竟达米安这样子可不多见,他最好一会去检查一下监控有没有录下这个珍贵的场景。
“嘁。”
达米安发出一声不悦的哼哼,无比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罕见的带着一脸混合着虚弱和兴奋的红潮,站在原地摇摇晃晃看起来晕晕乎乎。杰森猛的收敛了调笑的表情皱起了眉头,他熟悉熟悉这种状态,这让他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握紧了身侧的拳头。
“你喝醉了,小鸟儿。”他平静的陈述。
达米安从青年平静的语气中听出暗藏其中莫名其妙的愤怒,没忍住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然后开始努力让自己不要再吐出来,这一路的折腾他的胃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往外倒了,他现在又晕又难过,一点都不想对付一个愚蠢的红头罩。
要不是他实在是太虚弱而这间屋子离他足够近,他才不会让自己现在沦落到这儿来。
“你在想什么,陶德。”他不满的皱起了小小的不开心的脸,“这是毒藤的花粉,让我该死的晕的要命。”
杰森愣了一下,明白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了,达米安身上都是垃圾桶混乱的气息,然而这其中确实没有酒的味道。
他注意到现状是十多岁的小男孩小脸可怜兮兮的皱成一团,摇摇晃晃的站在他对面试图让自己不原地倒下去,这让他突然良心发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先去洗个澡,我去给你拿件衣服。”
“唔。”
“…………”
地板,不对,厨房,呃不,达米安,还有衣服,解药,汉堡,不……嗯,蝙蝠,不,啊。
达米安蹒跚着走了两步,不出意料的摔倒在地之后索性自暴自弃的爬向了浴室,杰森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手脚并用一路蹭过去,松开环抱的还沾着没洗掉的面粉的手内心五味杂陈。
怎么说呢,混合着一点点好笑一点点心疼以及更多的WTF。
今天的杰森陶德也依旧在怀疑着自己的人生路到底哪一步出了错。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让他从震惊和自我怀疑中惊醒,无奈的进屋找了件新t恤出来给达米安换洗。现在他有一整块地板要拖,在那之前厨房里还有一盘等他去烤的汉堡胚。
他回到厨房,在已经揉好发酵好的面团表面喷水,撒上白芝麻,烤箱已经开了有一会了,调到180度,设定15分钟,他看了一眼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原来是不是真的幻想过罗伊滚回星城一段时间他终于能过上一段安心的没有蠢队友需要他跟着操心的日子好让他该吃吃该喝喝揍揍精神病回来吃顿夜宵睡一觉?
他早该想到的,他可是杰森陶德,一个活的悲剧。
在浴室里第四次传来肉体撞击瓷砖的和短促的闷哼之后,杰森皱着脸摇摇头走了进去。
达米安有些茫然的坐在地上,没有制服的防护摔在地上非常疼,他需要缓缓等那阵钝痛过去一点,而他的大脑即使在冷水的冲刷下也没清醒到告诉他应该怎么办,然后他突然就被一双强壮的手臂捞了起来提到空中,撞进一个火热坚实的胸膛。
“别挣扎,别动手,摔下去疼。”
杰森这么警告他,左手抱着他右手取下花洒帮男孩冲洗头发,达米安出乎他意料的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晕头转向的抱着他的脖子,垂着头半闭着眼看起来累坏了。
在某个奇妙的瞬间小恶魔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十岁小屁孩,在外面玩泥巴玩到累了回家,洗澡洗的哈欠连天,靠在哥哥怀里昏昏欲睡。这当然是最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杰森觉得自己其实也没那么讨厌这个总是颐指气使的傲慢小恶魔。
他抬手关掉水,用浴巾裹住达米安然后直接抱了出去,男孩小小的身体缩在他的怀里因为不舒服和寒冷微微颤抖,他给他套上衣服,用毯子卷着他放在餐桌旁边。
“谢谢。”
达米安低声嘟哝,杰森有些惊讶的回头,要不是看见小魔鬼微红的耳尖他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看着平时嚣张傲慢的小鬼头如今红着脸陷在柔软的毯子里坐在椅子上团成一团,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不用谢,小魔鬼。”他愉快的勾起嘴角,按了按男孩的脑袋。
“不要得寸进尺,陶德。”达米安龇牙咧嘴的威胁,只换来杰森毫不放在心上的哼哼。
烤箱的定时音叮咚响了起来,打断了达米安接下来要说的话。杰森重新回到厨房里打开烤箱,取出烤好的汉堡胚。热乎乎的面包带着香甜的气味,这让他满足的吸了一口气,把视线转移到冰箱。
保鲜盒里装着他白天煨好的牛肉馅,他带上手套,把肉团成饼,平底锅烧热,肉饼放进去用中火煎着,发出热闹的滋滋声,伴着肉香弥漫在不大的公寓里。
达米安抱着膝盖看着杰森在厨房里忙忙碌碌,他始终不明白回什么会有人能把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使得这么自如。他也不是不会做饭,但技能更多集中在野外求生,用碳火和罐头他就能做出味道相当不错的食物,但他应付不了现代化的厨房,那些千奇百怪的工具,和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调味品。
母亲说他为战场而生,应当是最强大的战士,他接受最好的也是最严苛的教育,他博览群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是蝙蝠侠的儿子,他是现任罗宾,也会是最优秀的罗宾。
他一直坚信如此,事实也确实应该如此。
但此刻他看着他一直觉得蠢毙了的害死自己还哭哭啼啼的第二代罗宾杰森陶德穿着居家服踩着拖鞋眯着眼睛流着泪切洋葱片,嘴里还叼着一片新鲜番茄,锅里小火煎着牛肉饼,黑胡椒粉,沙拉酱,番茄酱和黄芥末瓶瓶罐罐放了一排,不大的厨房里热热闹闹却又井井有条,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优秀,而陶德也不像他一直认为的那么愚蠢疯狂。
如果一个人住在一间又小又破的旧公寓里,还能把一切收拾的有条有理,白天干活晚上出门揍罪犯,回家还能在干净的厨房热火朝天的做一顿香气扑鼻的夜宵的话,那么,这个人应该值得他正视。
他想起了家里阿尔弗雷德优雅利落的收拾大宅的样子,动作干脆利索,所过之处一切都恢复如初。并且那位可敬的老管家就连做饭也保持着一种奇异的优雅,过去他一直认为君子远离庖厨,现在他突然发现这只是一件他不会做并且一直不曾尝试的事而已。
因为不去尝试从来就不应该是不会的理由,而他才不会像德雷克一样没用。
完全不知道达米安心里的大计划的杰森切完洋葱后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达米安,一个十二岁的小鬼,现任罗宾,蝙蝠侠的亲儿子,在凌晨三点,正坐在他的屋子里,而他就这么平静的接受了,甚至没有跟大宅里的任何一个人联系。
“小鬼头,阿尔弗雷德知道你在这儿么?”
达米安的脸上写着陶德你这个白痴。
他的手机响的正是时候,十分应景。提醒他一下,蝙蝠侠无所不知。
杰森压抑住嘴角抽搐的冲动瞪着这个状态稍微好了点就立马变回恶魔的小混蛋,默默接通了来自大宅的电话。
“杰森少爷,很高兴被告知达米安少爷在您那里接受照顾。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将他送回来,或者,直接在那里留宿?”
“我……”他和达米安无言对视,然后猛的闭上眼,“我会送他回去。”
“万分感谢,杰森少爷。”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宽慰,“您让我感到骄傲。”
杰森猛的哽了一下,酸甜苦辣一股劲盘旋着冲上他心头,他挂了电话,神色莫名的咬了咬嘴唇。
“你看起来要哭了,陶德。”
达米安直接粗暴的指出了这个他拒绝承认的事实,他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就看见达米安伸出手指了指他背后的平底锅。
“糊了。”
他立马丢下所有话头火速抢救牛肉饼,在确定没糊之后松了一口气,把肉饼盛出来放在汉堡胚上,放上切好的洋葱生菜酸黄瓜和番茄片,最后加上芝士片盖上汉堡胚,大功告成。
他把做好的两个汉堡装盘拿到餐桌,达米安看起来已经过了反应最大的时期,气色好了许多,眼睛也亮了起来,不再一副随时会晕过去的模样,这让他多少放心了一点。
“待会我再跟你讨论送你回家的问题,”他递了一个到达米安面前,“现在,先吃东西。”
“如果你面前有一个身体不舒服的人,你应该给他吃点健康的东西,陶德,而不是这种油腻腻的垃圾食品。”达米安鼓了鼓脸颊,但还是伸手接了过来,“而且,这个点吃这个难怪你会胖成这样。”
“首先,我这不叫胖,你一个中子星密度的小鬼最没资格说我,”杰森努力不要让自己的白眼翻上天,摆出一副能做到的最冷漠的嘲讽脸,“其次,这里是美国,入乡随俗吧宝贝,这里只有垃圾食品。”
“嘁。”达米安哼了一声,“随便你怎么说。”
“我就当做你在说谢谢了。”杰森摇摇头摆足了姿态,而对面的达米安神奇的没有反驳,只是咬了一口新鲜出炉的汉堡包,慢慢悠悠的咀嚼着。
杰森亲自腌制的牛肉馅十分入味,煎的鲜嫩肉汁十足,新烤的手作汉堡胚尝起来松软香甜,搭配着新鲜的蔬菜美味却不油腻,非常适合饥肠辘辘的夜晚用来填补空虚的胃,安抚疲惫的灵魂。
达米安意识到他来美国这些日子其实从来没有吃过汉堡这种国民食物,阿尔弗雷德是个不折不扣的英国人,绝对不会容忍汉堡出现在餐桌上。但是这个牛肉汉堡让人惊叹的好吃,这让他大口的吞咽起来,嘴巴塞的鼓鼓的像个花栗鼠。
“陶德深夜特供。”看着他吃的一脸满足的样子杰森翘了翘嘴角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新鲜直达。”

“达米安?”
布鲁斯有些疑惑的打开房门,看见刚刚到家的小儿子穿着明显不属于他的宽松t恤,手里举着一个看起来还是热的汉堡纸包。
“陶德的汉堡。”男孩仰着脸说的十分认真,布鲁斯垂着眼睛看着汉堡陷入沉默,达米安倔强的举着一动不动,一副不送出去不罢休的架势。
布鲁斯叹了一口气,接过了男孩送来的汉堡包,达米安满意的勾了勾嘴角,道了晚安准备回房睡觉。
“谢谢。”
在转身之前他听见父亲突然说道,他疑惑的歪了歪头,然后男人俯身抱了抱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
“谢谢你,达米安,也谢谢他。”
达米安想陶德那个蠢货要是听到了说不定又要哭。

“小杰鸟?”罗伊又喊了一声,电话那头还是毫无动静。
杰森坐在窗台上抽着烟,把电话夹在耳边,罗伊一直在努力用各种方式喊他的名字期待他能有些反应,而他就只是不为所动。
罗伊挫败的闭了嘴,索性安静下来也不说话,静静听着那头传来平静的呼吸声,是他熟悉的他的小鸟儿的呼吸,这让他觉得安心。
过了很久,久到罗伊差点快要睡着了,突然听见杰森沙哑的声音喊了他的名字,让他一个激灵差点弄掉了电话。
“我做的汉堡好吃么?”
罗伊咧开嘴笑了起来,“我的小杰鸟做的汉堡世界第一好吃。”
“唔,”杰森轻轻哼了一声,掐灭手中的烟,“下次做给你吃。”
“我爱你,宝贝。”罗伊说,微笑着听见那头嘟嘟的传来挂断的忙音。

END

最近很痛苦,失去了讲故事的能力。
如果讲故事都讲不好还写什么文呢,难过,但又想把这个故事坚持写下去。
谢谢你们还在看这个乱透了的故事。

评论(15)
热度(272)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