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关于二少杀人的一点想法

看完怨屋心情复杂,感觉结合二少有很多没头绪的想法从脑子里闪过,就是揪不出来。
都怪书读的少,周末找几本哲学读读说不定有点灵感。
有点反感莫名其妙来一句二少放弃杀人跟老爷和解的一切设定,首先二少放弃杀人就很莫名其妙。
如果潜意识里就觉得杀人是错的,否定这个价值观,我不明白到底是怎么看待拥有这个价值观的那个人的,就算是为了和解,也绝对不是这个方法。
看怨屋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怨屋姐姐的态度,她很坚定,收钱为需要复仇的弱者复仇,她毫不动摇,丝毫不会质疑自己。
替别人复仇,下手去杀人这条路很危险,但是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最重要的一定是坚定。当她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应当的,是被那些痛苦的受害者需要的,她去做了,就没问题。
可怕的是自己产生动摇。
一但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质疑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和价值,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那么这条路会变成真正的不归路,没有什么放下屠刀立定成佛,自毁倒有很大的可能。
所以那些动不动就让二少自我怀疑开始犹豫的设定很可怕。
况且,这世界需要那些甘愿弄脏自己双手去背负罪恶的人。
这些故事有很多前提摆在那里。对于怨屋来说,委托人深受其害,而法律和社会却都站在罪犯那边,保护加害者。她不动手,那些人就可以在所谓的公道和秩序里一直逍遥下去,再去伤害更多的人。而之于二少,事实是哥谭那一大群精神病,法律赦他们永远无罪,而他们每一次越狱都代表着无数伤害和死亡。
当人民手无寸铁毫无抵抗之力,而法律和秩序无所作为的时候,他拿起枪,用他自己的方式寻找一个平衡,你不能简单粗暴的说他不对,杀人有罪,你就不认可他。
杀人有罪不错,但他选择去背负这个罪孽。他杀人,杀那些罪不可赦又总是逃避法律制裁的人渣,因果报应,犯罪终有偿。
复仇没有意义,但是没有我们就不复仇了么?
杀了那个人死者也不会复生,但是,没有人会再因那个人而死,这就是价值。
这个做法当然不会让世界变得更好,不会好上哪怕一点点,但是,谁的做法能让这个世界好上哪怕一点点呢?
蝙蝠侠?显然他也不能。
我只知道,当他的枪声响起,会有至少一个人,或者一个灵魂,露出宽慰的,大仇得报的笑容来,并且再也不用担心任何可能的潜在的报复。
那就是意义。
我从来就没觉得他杀人这个做法正确,但我也不能容忍谁就这么否定他的做法。
他的牺牲,他的痛苦,他的挣扎,他的努力,他所做的一切也许不正确,但也绝对不是什么错误。
这世界从来不是除了白就是黑,在对与错之间还有好大一片灰,我只求你们不要那么轻易否定他,否定他牺牲的一切。他现在就很好,走着一条不对也不是错的路,只要他坚定,坚持保护弱小,坚持救助平民,只要他让自己善良,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他自己的选择,任何人没资格指手画脚。
别否定他,别把他放弃杀人说的那么容易,别忘了这是他人格建立的重要基础,他的人生经历导致他的选择,他的选择造就了如今的他,给他一点机会,让他自己走。

当他好不容易作出决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希望你们不要否定他,就只是看着他就好。


他不是什么英雄,他就是,想帮点什么人,为他们做点什么。

只要他善良,我就觉得他很好。


反英雄有反英雄存在的意义,至少,总有人得手上沾满鲜血,不然那些英雄的故事哪有建立的基础。
乱七八糟,发泄,就是想说点啥,有意见欢迎理性讨论,哪天我觉得自己是个傻逼了就会删掉
我就他妈是个智障


净化内心一堆垃圾,看看明天能不能充满爱的把深夜食堂写出来。

他很好,我就想写一个很好的他的故事,没什么对错,不辩什么是非,他就只是,很好。

就这样就很好了,只要他是他就很好。

我喜欢他啊。


又看了红头罩与军火库的最后一章,总觉得又想起些什么东西。

杰森和罗伊最大的不同点大概就是,他见过人性最恶劣最黑暗的部分,他对人性的弱点完完全全的失望了,不抱一点期待的那种,只是他仍然选择去守护那些弱小的善良,去保护那些闪光的灵魂不受伤害。

而罗伊,和那些真正的大英雄一样,他们对人性还怀有期望,他们坚信任何人都应该得到救赎,没有什么是不可救药的。

所以他们道不同终究不相为谋,但他们都是英雄,无论是灰暗地带反英雄还是光明里的超级英雄。

评论(17)
热度(80)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