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花店老板AU系列】Good Day 「RJR」

预警:打RJR标签打的很心虚,因为最后成的是23
一个双向大写加粗的单箭头的故事


罗伊觉得他其实一点也不了解杰森,但这一点都不影响自己喜欢他。

他每天翘着腿坐在自己街角小书店吧台里捣鼓着自己的小发明,杰森和他一起盘下这个店面,装饰的温馨漂亮。他拥有一整面敞亮的落地玻璃,每一张桌子都铺着卡其色的格子桌布。木质玻璃门旁永远插着最新鲜的花束,杰森每天早晨做的第一件事总是为他整理门口的花篮,他喜欢看青年揉着眼睛抱着花走到他门前,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看他一眼,然后弯腰取出枯枝好换上新的娇艳花朵,饱满的花瓣上还沾着清晨的露水。
流动的空气把清香带到他的鼻尖,他时常过分沉浸于这种舒适的氛围,一埋头倒腾就是许久。偶尔忙累了他也会放下手里的小活计,花很长时间歪着头,透过干净明亮的玻璃,看着对面花店里杰森垂着眼低头在花朵的簇拥中忙忙碌碌。
吧台上手工咖啡香气四溢,风从大敞的门口吹进来带动风铃发出细碎的声响,罗伊闭上眼,灵巧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他身上,他觉得平静又温暖。
他有时候会想,五年前活那个的像团会行走的垃圾的罗伊·哈珀一定永远想不到,某一天自己会在一个一年到头有着美好阳光的城市里安居,在一条古朴整洁的街道尽头拥有一家窗明几净的小书店,店里有个漂亮的红发姑娘帮忙,有着能做出美味咖啡和甜点的好手艺。而他这辈子最喜欢的人在对面开了一家花店,在他随时能看得见的地方浇花养花,整理花篮,包扎花束,再把这些饱含他心血的美丽精灵交到一个又一个带着笑容的人手里。心情好的时候还会眯着眼睛对他露出一个微笑,然后在闲来无事的下午拎来一桶清水,为他清洗沾了灰尘的落地窗,骨节分明的手指敲着他头倚着的那一方玻璃,沾着泡沫和水汽的写下大大的“LAZY!!!”。他会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作为回应,而杰森只是摇摇头,一副任劳任怨姿态的继续擦他的窗。
罗伊对自己微笑,你看他那么好,我也要好起来才行。

五年前的罗伊·哈珀是个刚闯入社会的追风少年,他很聪明,也许过于聪明了。在那个年纪,年轻的罗伊遇上了亿万富翁奥利弗·奎因,男人欣赏他的才华,给了他大展身手的机会,让他的追梦之路走的顺风顺水。
他们在实验室里激动的拥抱,在傍晚的大厦顶端畅谈,他们谈论过去谈论将来,说很多很多的故事和想法,那是罗伊一生中最为激情澎湃的美好时光,而他们都如此真切的期望这日子一直持续下去,永不结束。
只是那时候的罗伊和奥利弗都忽略了一件事,人太聪明总容易走弯路,逆境才是真正合格的人生导师,而一路顺风往往才是航行中最大的危机。
后来,他因为压力和误解开始酗酒,与奥利弗的分歧越来越大,他们争执不休,相见两厌,每一次见面都闹得不欢而散。
他被奥利弗抓到吸毒,这位也还年轻气盛的富翁愤怒的停止对他的资助希望能借此逼迫他走回正道,而少年心气的罗伊却只是被他推得越来越远。
罗伊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这真是个屎一样的故事,当年的他对奥利弗充满了愤怒和不甘,现在想想也觉得虽说两人都有过错,只是他才是更愚蠢冲动不可救药的那一个。
他对杰森说这个故事,杰森冷笑着嗤之以鼻,Kori歪着脑袋思考很久,说,杰伊的意思是,没有人真的不可救药。
罗伊想,是的,我当然知道。

他和杰森的故事是在那坨屎之后开始的,准确来说,是从杰森在街头捡到了烂醉如泥抱着垃圾桶吐的稀里哗啦的他开始。
那时候杰森还只是个大学新生,放学后会在出租公寓附近的小酒馆里做帮工赚生活费,他在一个初春带着凉意的夜晚被扔出隔街的酒吧,昏昏沉沉的栽倒在小巷的垃圾桶边上,在意识迷离之际,遇上了下班出门扔垃圾的杰森。
据杰森口述,那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出门丢垃圾准备回家,却被一个瘫倒在地的醉鬼死死的抱住了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无比凄惨,他只好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把这团臭气熏天的人形垃圾拖回了家,洗刷洗刷捯饬干净看着还是个人样,就把他养下了。
罗伊一直觉得这段话里只有拖回家的部分是确凿无疑的,毕竟第二天他醒来时除了宿醉的头痛欲裂之外发现身上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淤青和破皮,除此之外,他其实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杰森会选择带上他这么个麻烦回家。
一个喝的烂醉,臭气熏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瘾君子,什么样的人会想要帮助这么一个活的垃圾。
不过对于罗伊来说,最重要的部分只是那天他在杰森小公寓干净柔软的沙发上闻着食物的香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正俯身望着他,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就只是有种模糊的预感,这是个很好看的男人,而且一定皱着眉。
我觉得我在那一瞬间看见了天使,他后来这么对杰森说,会皱眉头的那种,但也是天使。
杰森嫌弃的打量他很认真很认真的表情,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把手里颇沉的花盆塞进他怀里,指了指门外阳光灿烂的空地。
“那也不是你逃避干活的理由,罗伊·哈珀。”
他说的冷淡干脆,这让罗伊委屈的瘪了瘪嘴,闷闷不乐的抱着花盆跑远了。
Kori在一旁端着盘子咯咯的笑起来,说你没必要总对他这么这么严厉的。杰森有些无奈的摇头,嘴角终于挂上一点笑意。
“我都快要把他宠坏了。”他叹气。

如果有什么能够拯救一个堕落的灵魂,也许是一双眼睛也说不定。
罗伊常常会这么想,然后继续翘着脚歪歪斜斜的靠在吧台上改进他的小玩意,他前些日子倒腾出来一个会自动浇花的小机器人管家,杰森还挺喜欢,可惜在他再接再厉的加上了自动除草功能后不小心除掉了杰森好不容易养活的蝴蝶兰,从此被扫地出门。尽管他并不为此感到遗憾,因为这样他又可以看见杰森清早在公寓里亲手浇花了,但是对于罗伊哈珀而言,有缺陷的机械总要不断进步才行。
五年前的他在杰森的廉价出租公寓里醒来,被洗的干干净净,身上套着有些磨损的柔软旧T恤,还泛着洗衣液的清新香味。他迷茫的坐起来,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表情微妙的打量他,为他端来香喷喷还热乎的松饼。
其实他一点也不饿,毒瘾和酗酒让他食欲寡淡,但他抵御不了来自一个陌生青年的皱着眉头的关切,接过盘子的时候两个人的手指相碰,对面的人沉默的看着他咬了一口,转身走开。
食不知味的罗伊干巴巴的嚼着看起来似乎很好吃的早餐,天马行空的想,他果然很好看。
“我去上课了,”那时候还嫩生生的大一新生杰森背起背包,嘴里叼着一块松饼说话含糊不清,他一边套着鞋子一边回头,“你要走的话可以从我的衣柜里拿衣服,留下了等我回来也可以,柜子上有五十块,出门记得关门。”
罗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似乎对来路不明的陌生人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年轻人走出家门的干脆背影,愣了许久之后最终哪也没去,沉默的在沙发上坐了一整天。
他前方无人等待,背后也无归处,同时身无分文,最后的尊严让他无论如何不愿去拿柜上那簇新的纸币。
他说我可以等他回来,他想,然后放任自己放空思想,盯着窗台上鲜嫩欲滴的花瓣呆坐着,从清晨七点一直到夕阳西斜。
杰森回家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副光景,罗伊垂着头一动不动如同夕阳下的剪影,让他平生出一点愧疚来。男人还留在这儿让他有些惊讶,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就这么干脆的跑走,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不闻不问确实不太恰当。
“你还好么?”他凑过去小心的问,罗伊从放空中惊醒,体内蠢蠢欲动的毒瘾让他头脑昏昏沉沉,他茫然的睁大有些涣散的瞳孔,看着青年担忧的脸庞机械的摇了摇头。
他看起来一定很糟,糟透了的那种。罗伊留存不多的意识薄凉的想着,但他早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所以不光是酗酒,还有毒瘾,”青年叹气,轻轻摇了摇头,手揉着短碎的黑发一副很苦恼的样子,“我到底是捡了个多大的麻烦回家啊。”
很大很大一个,大到你无法想象,罗伊听见自己内心有一个笑嘻嘻的声音说,他悲哀的觉得自己可能离疯不远了,也或许只是缺乏毒品引起的幻觉。
他做好了下一秒被扔出屋子的准备,但青年只是打开了灯,在他面前的地上坐了下来,十分冷静的盯着他。
“你有想去的地方么?”青年问他。
他摇头。
“那你有想见的人么?”青年沉思一下,补充。
他再次摇头。
“好吧,”青年鼓了鼓脸颊,“你可以住下来,只要你愿意戒毒戒酒。”
他其实没必要理这个陌生人的,罗伊想,他可以走,走出这间屋子,回到之前那些成天喝的烂醉被人扔出屋子,到处找毒品混日子随时等着得艾滋的破烂生活里,没必要理睬这种莫名其妙让他戒毒戒酒的屁话。但是他看着青年的眼睛,一双很漂亮很干净的绿眼睛,跟他一样的明亮绿色,这双眼睛里有一种很认真的神色,他突然就想要留下来。
在奥利弗愤怒的砸了他的桌子,指着门让他滚之后,第一次有人对他敞开门,说你可以住下来。这个人年轻英俊充满活力,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会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阳台上种满了绿茵茵的生机勃勃的花草,还会坐在他面前的地上,很认真的看着他,仿佛觉得他还有救的样子,充满期待和希冀的对他说,只要你戒烟戒酒。
那年24岁的罗伊·哈珀找到了自己这一生最无法辜负的东西——一双满载信任与期待的绿眼睛。
然后他听见自己说,好。
这个字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

“说真的,罗伊,你觉不觉得那个男孩来的有些太勤快了?”
罗伊茫然的抬起头,看见Kori正抱托盘趴在吧台上若有所思的盯着落地窗旁的第二张桌子,一个大男孩正坐在那儿敲着面前的电脑,罗伊能看见他柔软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桌上摊着好几本大部头的书籍,罗伊记得那几本,是杰森看了好几遍的文学类和哲学类,他也看过,尽管一直不太懂。
Kori说这叫文科生的世界你们理科生不会懂,她对这些学术问题一直不大感兴趣,但是罗伊明明记得那个男孩是附近大学的理工科学生。
“我还觉得隔壁警局里那个小警察买花买的太勤快呢,”罗伊瞪着那个穿着红黑色T恤埋头学习的男孩看了一会,摇头说道。
Kori挑眉哦了一声,罗伊回头,看见自己口中的小警察走进了视野,笑眯眯的和杰森聊了几句,从杰森怀里抱过一大束玫瑰。
“他很英俊。”Kori像是怀春少女般激动的抱紧了怀里的托盘,罗伊发誓他认识她这么久就从来没见她这么激动过,这让他再次转过头瞪着还在友好交谈的两个人看了好一会,默默的转回了头。
“他确实很英俊。”他闷闷的说,Kori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觉得罗伊说的和她说的应该不是一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她过于敏感了,对面花店门口交谈甚欢的两个男人似乎向这里看了好几眼,她不确定是在看她和罗伊,还是桌前敲着电脑的大男孩。

罗伊的戒毒戒酒史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值得拿出来一说的好故事,酒其实好说,因为酒精在毒瘾面前只能说不值一提。
这中间夹杂着无数歇斯底里的嘶吼咆哮,配合着支离破碎的花瓶和七零八落的家具,主角两人狼狈不堪,一个憔悴一个疲惫。每一次毒瘾过后都是一室凌乱,两个人满头大汗的倒在地上喘着气,精疲力竭。
罗伊倒是在这堆惨案现场中意外的发现杰森的拳脚功夫相当了得,能把发疯的自己按的死死的还能趁机揍两拳不吃一点亏,想想自己还曾经被奥利弗以科研人员也要注意身体健康为由扔进健身房练习过格斗,决定以后轻易不要惹杰森生气。
他其实惊讶于自己这次戒毒的决心,他以前不是没有尝试过戒毒。当初他尝试过许多次,想要抛下这一切,努力去挽回奥利弗,去和这位导师和解,但最后都只是不了了之。他一次次失败复吸,第二天在自己的唾液和呕吐物中醒来,像个破皮球一样自暴自弃,每天醒来都觉得自己是个更烂的人。
要说这次他没有想过放弃那一定是骗人的,他也试过在夜晚杰森入睡时溜出家门,却在门口冰凉的地板上看见抱着腿埋头睡着的杰森。已经升上大二的青年为了养活两个成年男人不得不一个人打两份工,回来还要疲惫的做饭,然后和一个犯毒瘾发狂的疯子缠斗不休,夜深时分精疲力竭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帮他清理呕吐物,擦洗身体。
罗伊蹲下来看着杰森憔悴的面容,这些日子他瘦了很多,下巴透着青色的胡茬,眼眶下方浓厚的黑眼圈重的让人心疼,哪怕是睡熟了也依然紧紧的皱着眉头,看起来很不安稳。他就这么睡在地上,堵在门口,生怕罗伊在他休息时从屋子里溜出去,重新回去那条不归路。
罗伊突然就想起了很多东西,无数次他歇斯底里的发完毒瘾,杰森垂着头一言不发的收拾屋子,破碎的玻璃割破了他的手,他轻轻抽一口气,含在嘴里吮了吮,又继续打扫凌乱的房间。他还记得无论他摔破几个花盆,第二天杰森总能弄来新的,插着漂亮的花,重新放在他余光可见的窗台上。有时候他迷迷糊糊的睡着,做着噩梦,杰森会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不停的帮他擦去头上的汗水。他醒来常常看见杰森坐在地上倚着床,脸贴着他的手睡的深沉。
这么久以来,杰森从来没有因为戒断症状骂过他一句,他从不责怪他,只是沉默的收拾好一切,然后回到他身边,一言不发的陪着他,等着他也许有一天,能够彻底摆脱过去的泥潭。
他突然就很想哭,眼泪憋在眼眶里涨的生疼,杰森偏了偏脖子像是要醒来,他咬着嘴唇颤抖,然后落进一个带着睡眠气息的温暖怀抱。
杰森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拥抱他,把他紧紧的搂在怀里,罗伊再也没忍住,死死的揪住杰森的领子嚎啕大哭,杰森轻轻拍着他的背,呼吸平稳而绵长。
过了很久,他哭的喘不过气,打着嗝抽抽噎噎,才听见杰森终于开口,嗓音因为疲惫而沙哑,透着他不曾见的温柔。
“我曾经也是个很烂的人,生活夺走了我狠多,让我又悲伤又绝望,但曾有人相信我会是个更好的人,他没有放弃我,我也想给你这个机会。”
他顿了顿,转过身和罗伊额头相抵,“每个人都值得被期待,你也一样。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罗伊。”
“我相信你。”
罗伊直直的望进那双真诚的眼睛,他能在那双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明亮的翠绿里掺着细碎的金色光晕,他觉得自己被什么照亮了,破碎的灵魂在这一刻被重新拾起拼贴,在杰森时常侍弄花朵收拾屋子的灵巧手指之下重新变得完整起来。
那之后,他情愿揍晕自己也不要再中途放弃。

接着随着戒毒进入恢复期,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状态越来越好,他开始试着做一些设计,在网上接一点活计来赚钱养家。他受够了那些看杰森一个人打几份工,每天疲惫的回家劳累不堪还要强打精神的样子。他能感觉到杰森的消瘦,他正是年轻风华正茂的时候,却为自己这个瘾君子操碎了心。罗伊觉得心疼,无论如何不能这样下去。
他拒绝做家里吃软饭的拖油瓶,而这时候他的好脑袋出奇的给面子。客户喜欢他的活计,渐渐投给他一些更大的单,他把杰森的房间改成了工作室,每天在里面忙活,杰森也纵容他,反正也习惯了睡沙发的日子,看着罗伊重振精神的样子很是欣慰,随他搞出什么大动静来也不在意。
这样罗伊短时间内靠不眠不休奋力干活赚了挺大一笔钱,小心翼翼像献宝那样讨好的捧到杰森跟前,杰森确实吃了一惊,原本以为罗伊只是自己玩玩,也没指望他真能折腾出什么名堂来。看着罗伊一脸求夸奖求表扬最好再摸摸头就差摇尾巴了的小狗表情无奈,伸手揉了揉这个比自己年长五岁的男人一头杂乱的红毛,露出一个赞叹的笑容。
“你比我期待的更棒,罗伊。”他轻声说,张开怀抱接住欢呼雀跃的蹦进他怀里的男人,觉得自己像是养了一只巨型犬。
有了罗伊的工作杰森一下轻松了起来,可以安心上自己的学,连原来小酒馆的帮工也索性不做了,回家收拾收拾顺便看看能不能帮上罗伊什么忙。有事干的罗伊一下发挥了技术宅的精神,忙起来不仅忘了吃忘了喝连毒瘾也能忘了发,一时间精神百倍风光无两,每天跑到杰森跟前摇尾巴,惹得青年笑的开怀。
罗伊看着杰森在小公寓昏黄的灯光下蜷在沙发上乐的眉眼弯弯,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来,看起来干净平和,他想要去亲他一下。
那种冲动就像你在心里养了猫,总爱用爪子撩拨你的心房,酥麻撩人又带着疼痛,一下一下抓的人心痒。
最后他只是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在杰森疑惑的目光中没心没肺的摇摇头,用力的扑进他的怀里,把自己的脸埋进胸口,罗伊能听见胸腔里回响的擂鼓般的心跳声,却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杰森的。
杰森揉着他的脑袋,拨弄他披肩的火红长发轻柔的梳理,罗伊听见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希望时间能永远停止在这一刻,杰森宠溺包容的拥抱他,他紧紧抱着对方紧窄的腰,脸埋在胸口呼吸只属于杰森的干净气息,笑的心满意足像只偷到腥的狡猾猫咪。

在确定自己彻底康复了的那天,罗伊收拾好自己,刮了胡子扎起头发,穿的精神饱满的跑去找了奥利弗。面对这位曾经他敬爱的导师惊讶的目光,他雄赳赳气昂昂的撂下一摞再生宣言,奥利欣喜的想要拥抱他,却被他毫不犹豫的躲开了。
“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了,”他笑的傻乎乎的说,看起来柔软而平和,“我回来是想告诉你,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他不仅相信我会变好,他还愿意陪着我,等待我,亲手让我变得好起来。”
奥利弗站在他对面伤感的看着他,他一点都感觉不到曾经的愤怒了。他摇头,然后微笑,说,“我还想谢谢你。”
“无论如何,谢谢你曾经给我机会。”
最后他不顾奥利弗的挽留狂奔出了奎因企业,望着大厦巨大的牌子微笑起来,他像个精神病一样奋力对着大厦挥手,他回来说再见,对过去说再见,现在,他要彻底告别过去,去迎接新生了。
奥利弗站在顶楼的办公室俯视他,他最后跳起来摇了摇手,他知道奥利一定看见了。
罗伊知道自己要回家了。
打开家门的时候他看见一个脸色苍白神情慌张的杰森,他颤抖着瞪着他,虚脱的在地上坐了下来,看起来疲惫又无力。这把罗伊吓坏了,赶紧冲过去紧紧抱住他,良久听见一声叹息。
“我以为你走了。”杰森靠在他怀里闷闷的说着,“我有点太过紧张了。”
“我去跟过去告别了,”罗伊靠在杰森耳边温柔的说,“以后我就赖在你这儿了,哪里也不去。”
“哦?”杰森轻轻哼了一声,闭上眼睛放松的躺在罗伊怀里,罗伊意识到杰森这是真的吓坏了,心疼的抱住他,下巴蹭着他的额头。
“我想好了,你不是一直想要赚钱开个书店么,”罗伊微笑起来,“你大学还有两年,我来负责赚钱,我们在街角盘个书店,你不是喜欢养花嘛,我们还可以在对面开个花店,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除了你这里,我哪都不要。”
“你真好,罗伊。”杰森抿着嘴角微笑,“我就知道你是个这么棒的人。”
“你为什么能坚持一直不放弃我呢,”罗伊喃喃,“我知道我是一个多么糟糕的人,是什么让你这么坚定?”
杰森看起来已经睡着了,靠在他胸口,呼吸平稳绵长。罗伊放弃了纠结,叹了一口气思考要不要把杰森抱起来,最后还是索性就坐在了地板上,盯着杰森平静的脸庞发呆。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罗伊自己都快睡着了,他突然听见杰森沙哑却清醒的声音。
“因为每天你都在为我变得更好,也许你自己感觉不到,但我看的见你的努力。”
“如果你真的决心为了我振作起来,我有什么理由放弃呢,罗伊。”
罗伊闭上眼睛,觉得这次自己可以安心睡了。

成功改装完机器人管家让罗伊终于抬起来喘匀了一口气,太阳已经偏西了,金色的光芒温柔的笼罩着整条街道,他看见杰森有些无奈的盯着自己,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他张牙舞爪的比划了一下表明自己没事,下一秒因为动作过大扯到僵硬的脖子疼的龇牙咧嘴,杰森在对面笑了起来,看起来非常柔软的摇了摇头。
这让他感到疼痛。
第二桌的那个男孩已经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跑来付账,借了两本桌上的书。他目送男孩走出门,径直去了对面,和前面许多傍晚一样,走到杰森跟前,抱着书和杰森愉快的聊上好半天,一直到六点的钟声响起来才恋恋不舍的准备离开。
杰森也像之前那么多个傍晚一样,从手边最近的地方抽出一支花来送给他,这次是一朵百合,罗伊看不出品种,纯白的花瓣丰满漂亮,衬着男孩精致的脸庞和乖巧的微笑,在夕阳下让人说不出的心动。
然后男孩抱着书拿着花一路小跑着离开,罗伊看了一会男孩的背影,又转回头看杰森,他还站在花店的台阶上凝视着男孩跑远的方向,目光温柔沉静,看的叫人心碎。
我的小杰鸟真的是很喜欢那个小家伙,他喃喃,然后在不知何时出现在旁边的Kori微妙的目光中难过的叹了一口气。
也许很快就要变成别人的了。

“走了,罗伊。”杰森伸着懒腰站在店门口等他关门关灯,然后对他微笑,“我们回家。”
他回以一个傻乎乎的没心没肺的灿烂笑容。
“嗯,回家。”

END

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件事,在这里补充一下。

为了防止你们误会杰森是个渣,我要认真说一句,这是一个系列,这篇是罗伊视角,只能看到罗伊看到的东西。

在沙发上和在地板上的拥抱杰森都在等罗伊去吻他,只是他们两谁也没有迈出第一步的勇气,也不能就在彼此身上空耗一辈子。

所以其实两个人都放弃了,没有谁对不起谁。

最后,迪克也是主线人物。


评论(16)
热度(95)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