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陶德先生的深夜食堂 最终日 【罗伊篇】

馥郁爱火——红丝绒蛋糕


罗伊在第七天的晚上攀进他和杰森的窗子,风尘仆仆,疲惫而憔悴。

家里一片漆黑,夜晚的静风拥抱着他,他站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茫然四顾。

杰森不在家,他失落地想着。

他顾不上卸下沉重累赘的装备,疲惫地顺着墙边倒在地上垂头丧气的坐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不该这么消沉的,罗伊努力试图安慰自己,他的小鸟儿也许只是出去夜巡了。一片寂静中传来他孤独的喃语,红发湮灭在夜里像是燃尽的火苗,看起来黯淡无光。

 

不知过了多久,罗伊感觉到冷,十一月夜晚阴森的寒气包围着他,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霎时间屋里骤亮,跃动的灯光撩动敏感的神经,他睁开眼,茫然的聚焦在餐厅突然出现的人影上。

“我有没有提醒过你,再让我看见你穿鞋子在家里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他定睛望去,杰森正平静的坐在餐桌上望着他,而罗伊是个优秀的弓箭手,过分优秀的那种。他一瞬间绷紧了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好到不可思议的视力让他看清整个屋子里每一个细小的角落。

杰森正赤脚踩在餐凳上,暗红色的绒布簇拥他苍白的脚背,淡青色的血管浮动,略长的裤脚被他踩在脚底,他少见的穿着修身的牛仔裤,线条优美的腿屈伸着,在紧绷的布料之下展现迷人的弧度。

罗伊哽住了一声低呼,杰森只是平静的坐在那儿,歪着头,呼吸平稳,胸膛有节律的起伏着,望着他。

他能看见杰森微微抿起的淡色嘴唇上的细纹,秋天干燥的风让他的宝贝唇上干裂起皮,这让他感到心疼,想要去吻一吻那冰凉柔软的嘴唇。但杰森一动也不动的样子叫他心慌,他的小杰鸟正平静的睁着那双翠绿的眸子看着他,他能看见碧波中跃动的碎金色虹彩,他还看见日光灯下杰森苍白的脸颊上淡淡的色斑和栖于眉梢细小的疤痕。

他的小鸟儿总是这样让他心碎的美丽,他想,惶然地坐着,穿着完整厚重的全套装备,染着灰尘和泥土跪坐在家里的墙边,看起来狼狈不堪乱七八糟,而他的宝贝儿正沉默地打量他,他最爱的绿眼睛里空洞死寂,宛若黑洞将他无情吞噬。

“杰鸟?”罗伊茫然的,小心翼翼地问道,歪着红色的脑袋紧盯着坐在餐桌上的伴侣,杰森沉郁的像是远方的群山,轮廓模糊琢磨不清。

“你失去我了,罗伊。”他的耳边突然回响起杰森让他着迷的沙哑嗓音,从电话那头跨越千里传来略微失真的声线,空旷冷寂,平静地宣告着一个悲伤的事实,“你失去我了。”

而杰森只是坐在桌上,赤脚踩着凳子,屈伸着双腿看起来松散闲适,有些过分的平和。罗伊能看见他苍白柔软的干燥嘴唇,正自然的闭合着,随着呼吸起伏微微抿起,细小的起皮遮掩了淡淡的唇纹。

他突然意识到,杰森自始至终都不曾开过口,而所有的声音都来自于他的脑子。

这让弓箭手感到惊恐,他能感觉到空气在离开他的肺部变得稀薄,还有不知来源的疼痛和窒息,他难过的张嘴抽气,想要奋力说些什么,开口的那瞬间声音沙哑干枯。

他醒了过来。

 

杰森捏着罗伊的鼻子好笑的瞪着睡得苦兮兮的恋人,满脸都是无奈。翠绿的眼睛里溢满纯粹的欣喜与爱意,那热烈的情感让惊醒的罗伊感到惊异,而他的心肝宝贝只是抿着好看的嘴角松开手指,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戳了戳。

“所以,做噩梦了?”

红发的弓箭手用脏兮兮的手揉揉脸,在试图去揉眼睛的时候被对面的男人阻止了。杰森冰凉干净的,带着淡淡奶油甜香的手指抚上他的眼角,力道柔和地按了按,最后落下一个吻来。

罗伊茫然的环顾四周,他正在家里的沙发上躺着,装备被卸了大半整齐的码在墙角。屋子里是他熟悉的红色基调,热烈而温暖,在昏黄的灯光下熠熠如火,带着热度拥抱他。杰森单手撑着沙发背俯身打量他,柔软的黑发垂在眼前,簇拥着轮廓英朗的脸庞,发根处露出一点红色的痕迹,藏在黑色深处带着艳丽的诱惑。

“杰鸟?”他疑惑地歪着脑袋,杰森微笑起来,蹲下身与他视线平齐,伸手整理他凌乱的红毛,神色中的宠爱对于罗伊来说有些太过了。

“我只是出门找人借了点食材,一回来就看见你可怜兮兮的睡在窗户边上,你在家里居然看起来就像是没人要的流浪狗。”杰森叹气,“我只好花些功夫把你搬过来让你不那么凄惨些,你睡得可真够沉,来说说你的梦有多么糟糕?”

“你怎么知道?”

罗伊莫名的眼眶一热,鼓着脸颊有些委屈地问,看起来乖巧可怜。这让杰森摇了摇头,在这个巨型娃娃头顶用力呼噜了两把,最后松开手,站直了身子,目光直直望进他最爱的,罗伊干净漂亮的绿眼睛深处。

“你在梦里叫了我的名字。”他说,语调平静温和,“用一种我非常不喜欢的方式。”

 “我伤害你了吗?”杰森顿了顿,轻声问,罗伊皱着脸很用力的摇了摇头,很久才犹犹豫豫的开口。

“不……”他紧紧的握住杰森的手腕,难过的垂着眼睛,“我失去你了。”

“噢。”

杰森想,那一定不是任何人的错。

他叹气,从罗伊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用不容拒绝的力道拎起莫名消沉的红发弓箭手扔进浴室,然后欺身压上去给了他一个足够火辣的吻。罗伊被吻的晕晕乎乎半挂在他身上,火热的体温透过紧贴的身体传递到他身上,杰森垂头吻着恋人通红的耳廓,最后在耳垂上重重咬了一口。

“去把你自己洗干净,我们最后再来谈这个。”

说的就像他能拒绝这个,罗伊想,抱住他宝贝小鸟儿的脑袋用力的在柔软的一点都不干裂唇上亲了一大口,有着清脆的”啵”声带着很多口水的那种。

去他的噩梦,我的宝贝的嘴唇就是这么棒,他用力的想着,看起来像是被成功安抚了,总算是又恢复了正常状态。

杰森嫌弃的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罗伊对他露齿而笑,笑容灿烂沾染着浴室潮湿的水汽。他总是对这个心软,杰森扼腕的想,把罗伊推进水中,也不顾他还穿着衣服,平静地转身出去,哗的一声用力拉上浴室门。

 

暂时处理完这个终于回家的麻烦精,杰森站在浴室水汽氤氲的玻璃门外沉默片刻,指尖划过门上模糊的人影,摇了摇头走回了厨房。流理台上晾着烤好的蛋糕胚,看起来蓬松柔软,杰森喜欢红丝绒蛋糕艳丽娇贵的颜色,纯粹的红,就像他和罗伊。

只是罗伊更张扬艳丽,他更沉重浓郁。

 

最早他只是在路过一家蛋糕店时看见展柜里插着小小箭头标志的红色蛋糕,它那么可爱让他忍不住驻足,长久的隔着光洁的玻璃凝视这个漂亮的小点心,久到店里忙碌着的黑发姑娘忍不住抬头看了他好几眼,走过来对他微笑,“先生,您想要买这款蛋糕吗?”

他毫不犹豫地点头,然后又愣了愣,黑发姑娘对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一边透明的蛋糕房里有红发女孩在垂头制作糕点,她手中正切着一个艳丽的红色蛋糕胚。

“这么喜欢的话,米兰达应该不会介意和你分享一下她的配方。”她朝着他笑的眉眼弯弯,“做烘焙的姑娘总是无法拒绝一个会深情温柔的注视一块蛋糕的英俊年轻男人。”

杰森在那样的笑容中受到了鼓励,走近隔着玻璃专注的看着米兰达娴熟的动作,女孩抬头望了望他,又回头看了看笑的灿烂的黑发女孩手脚并用地比划模样,歪着头像是思考了片刻,用口型对他报了个电话号码,用手比了一个call me的姿势。

“约我的话,我很乐意教你做蛋糕哦。”

杰森当天就挑了姑娘下班时间约了她出来,他们直接去了这个杰森当做家的屋子,不同于安全屋,这里干净舒适并且足够普通,除了对于一个年轻的单身男性来说过于整洁漂亮了之外,看上去就只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居处。

“你很迫切。”名叫米兰达的女孩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看起来是急着想要送给什么人?”

杰森在一边忙碌地整理着好不容易买回来的食材,闻言愣了愣,微微点了点头,又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我是不是有些鲁莽了,第一次邀请就把姑娘请到家里做蛋糕什么的?”

女孩噗嗤一声忍俊不禁,像是被他笨拙的表达逗乐了,她愉快地摇着头,给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一定没怎么约过女孩,所以才会这么可爱。”

她看起来很喜欢杰森有些窘迫的样子,杰森脸颊上泛起一点红晕,酝酿着解释起来。

“今晚我的恋人会回来,我想要为他做点什么,之前一直没太考虑好什么合适,直到中午看见了你的蛋糕。”

“他一定很喜欢红色。”米兰达微笑着说,像是毫不惊讶杰森用了“他”这个人称,“我猜他会喜欢这个的。”

杰森唔了一声,回头望了一眼红色基调的房间,嘴角向上翘起,“是的。”他喃喃,“他非常喜欢红色。”

“我是说……”米兰达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表情看起来有点宠爱,“他一定会很喜欢你为他做的一切。”

她直白的话语让杰森再次脸上发热,女孩总是喜欢这类专情又认真的男孩,当这样一个有着漂亮绿眼睛和英俊脸庞的年轻人用饱含深情的目光凝视一个蛋糕,真诚地请求你是否可以教教他好让他作为给他亲爱的男友的礼物,哪个对爱情还心怀憧憬的女孩子能够拒绝这样的拜托呢。

她看着杰森把材料一一准备好,跃跃欲试地拍了拍手,笑盈盈地扬起脸庞,“好啦,开工了!”

 

“先把低筋面粉,可可粉,泡打粉和红曲粉过筛混合。”米兰达递过分离好的鸡蛋黄和黄油小幅度地比划示意,“稍微搅拌一下,再分三次把buttermilk加进去。”

杰森在这位温柔耐心的老师一步步的指导下有条有理地操作着,用电动打蛋器将搅拌好的面糊打发,米兰达在一旁将同样打发好的蛋清递给他,分三次加入打好的面糊中,仔细搅拌均匀。

她特意为他准备了一个漂亮的心形模具,这让他有些害羞地接了过来,将面糊倒入模具放入烤箱,调整到上下火180度,时间定在二十分钟。

“蛋糕胚先烤着,接下来是奶酪霜。”

女孩将糖粉和柠檬汁递过去,杰森将它们加入奶油奶酪里搅打,直到液体变得足够顺滑再将淡奶油打发,分三次加入奶油奶酪霜里搅拌均匀。新鲜制作的奶酪霜有些柠檬勾人胃口的酸甜清香,米兰达用食指挖了一点递进口中,露出满意地微笑来,意示杰森来尝尝,杰森沾了一点在指尖舔进嘴里,愣了一下,露出一个惊叹的笑容。

“这很神奇。”他喃喃,“我还从未试过将柠檬汁和奶油奶酪霜混合过,味道真是难以想象的棒。”

“一个糕点师的基本修养就是要勇于尝试。”女孩骄傲地说道,查看了一下烤箱的剩余时间,回过头颇有兴趣地对杰森露出一个微妙地鼓励的表情来,“你为什么不试试和你的恋人一起做一次蛋糕呢,想想看,多么甜蜜啊!”

杰森扬起了一边眉毛望着她,她双手交握浪漫地解释,“你看这种两人合作的感觉多么棒,他会给你递来你需要的一切,你接过来,两人的指尖相触,然后自然地分开。两个人一起被这么多甜蜜的食材包围着,他会偷尝一口你悉心调制的奶酪,露出幸福的笑容然后塞进你的嘴里,你会咬着他的手指对他微笑,然后你们会发现感情中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你们总会克服一切,一直在一起。”

“他大概会炸了我的宝贝厨房。”杰森想象了一下她所描述的场景,无奈地摇头,“但是也许某天我会试试,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他。”

“我所憧憬的爱情里最值得期待的部分都在这里。”女孩笑了起来,说道:“所以我祝你们幸福。”

烤箱适时的响起,杰森带上手套取出蛋糕胚,窗外天色已晚,夕阳已渐渐在城市的尽头模糊了轮廓,米兰达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差不多到了她该回家的时间了。

“把蛋糕胚静置晾凉,我相信后面你都没有问题了。”她思考了一会剩余的步骤,突然灵光一闪,“对了,箭头!”

杰森再一次不由自主地挑了挑眉毛。

“丘比特的爱之箭嘛。”女孩满脸严肃认真地说着,“一个心形蛋糕上的灵魂摆件,我记得店里还有做好的红色巧克力箭头,快来跟我去拿!”

杰森被她一路小跑着拉出门,关门前看了一眼敞开的窗,眨了眨眼愉快地翘起了嘴角。

窗边带来奇迹的小精灵啊,希望你们快些把我那迷路的弓箭手带回我的窗前。

 

厨房里蛋糕胚已经晾了足够久了,他将晾好的心形蛋糕脱模,用刀把蛋糕上面鼓起的部分削掉,再用锯齿刀将蛋糕分成三层,一层一层填进柠檬奶酪霜,最后在最外面封层整边。

接着杰森将削掉的蛋糕放入料理机打碎,按照米兰达告诉他的筛法铺满整个蛋糕作为装饰。火红的心形蛋糕热烈的让人心动,他能感觉到胸腔里鼓动的心跳,这让他血液躁动沸腾。

第一次,他心情复杂地想,他被自己做出的食物打动了。

红发女孩送他的小箭头十分可爱,他小心地将它们插好,长久地注视这个艳丽的蛋糕,聆听自己血液流淌的声音,直到一双属于弓箭手的强健手臂从背后拥住他,一个毛茸茸湿哒哒的脑袋蹭在他肩头,湿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窝撩得他耳尖通红,他瑟缩了一下,回过头收到一个软绵绵撒娇般的亲吻。

“它太美了,杰鸟。”

罗伊在他的嘴唇上咬了咬,用鼻尖拱着他的脖颈,“它那么好看,就像是我们的心,还有我的小箭头。”

“你喜欢它。”杰森轻声说,伸手抚摸罗伊潮湿的头顶,罗伊不停地亲吻他的皮肤,他嘴唇能够到的每一处,从眉心到鼻尖,从耳廓到锁骨,留下潮湿的唇印和浅红的痕迹。

“它那么美丽。”罗伊喃喃,“但是我喜欢你。”

“我爱你,我的心肝大宝贝。”

“嗯。”杰森哼了一声,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甜蜜,“我知道。”

 

“所以。”杰森咬着叉子歪着头坐在餐桌上对着一脸哭唧唧的罗伊翻了个白眼,“你和绿箭怎么了?”

“奥利弗还是个顽固的老混蛋。”罗伊闷闷不乐地回答,继续委屈地抱着那个漂亮的心形红丝绒蛋糕死活不撒手,“它这么好看,你怎么舍得吃掉它!”

杰森觉得自己此刻真的是在看一个智障了。

“食物只有被吃掉才有存在的意义。”他用一种自己都惊讶的好声好气的语调继续试图说服面前这个红发蠢蛋放弃誓死护这个蛋糕周全这种愚蠢的想法,尽管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两个红头罩在吵成一团。

“他回来的第一天,你那么用心的为他做了这样一个蛋糕,你也知道他那么爱你,就放任他这一回嘛。”没有脸的那个温柔地说。

“这红发蠢货就是妈的智障,蛋糕不吃还能用来供着啊,哭唧唧的烦死了赶紧揍一顿了事!”有脸的那个已经开始尖叫了。

杰森绝望地觉得自己已经离精神分裂不远了,罗伊可怜兮兮的小表情让他再一次不合时宜的心软了,他认输地松开叉子叹了一口气想说不吃就不吃吧,下一秒又看见罗伊更加可怜委屈的脸。

“罗伊·哈珀。”他心平气和语调温柔缠绵地叫出恋人的全名,“你到底是什么毛病?”

“我好像又饿了。”红发的弓箭手鼓起脸颊满脸心塞塞,“我今天一天为了赶回来都没怎么吃东西。”

杰森的回答是一叉子戳进蛋糕,干脆利落地直接塞进了罗伊嘴里。

“会好起来的。”看着罗伊大口大口吞着蛋糕的样子杰森摇摇头,俯身舔去他嘴角沾着的红色碎屑,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奶油香气的亲吻,“你和我,都会好起来的。”

罗伊餍足地舔舔嘴角,瞪着无辜的绿眼睛望着杰森,他的小鸟儿坐在他面前的桌上冲他微笑,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拨弄着他过长的红发,赤裸的双足踩着他的大腿,他能看见上面淡青色浮动的血管。

“这一周你有了多少新的感悟?”罗伊抚摸着杰森冰凉的脚背,温柔地问。

“家庭。”杰森回答,伴随着一个温暖的亲吻。

 

罗伊,我们通常把什么叫做家庭?

那些所谓的家族成员们,当我们面对面时我们处心积虑想要谋杀彼此,如果肢体上不行那就语言上。而当我们不用面对彼此的时候每个人都觉得对方是个傻逼,就连迪基鸟的小迷弟鸟宝宝都还会反抗他对他人生的指手画脚,你看,其实谁也没真正承认过谁。我们每个人都互相不认可着,用各自的方式,打架,拌嘴,战斗,扯淡,热热闹闹,争吵不休。

但是,当他们真的在午夜时分徘徊街头,在凌晨三点敲响我的家门,也没什么会阻止我去给他们做顿饭。就像我曾经沉没,我也终将沦陷,而他们不管在心里或者嘴上骂过多少次我是个傻逼蠢货总是害死自己,他们绝对不会放任我掉下去。

不管拽不拽的上来,他们不会松开我的手。而我对此不必心存感谢,因为我也不会看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在我面前死去。

这就是我称之为家族的一切,那些人,和曾经发生在我们之间的那些事。

所以我愿意去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会,你也会。

 

“而我愿为你留一盏灯,从此万家灯火便有你归处。”


END

评论(10)
热度(349)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