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JASON中心】我的男孩(一)

调整了一下章节

合并了一和二,和新的第三段

全程杰森对布鲁斯单箭头预警


正文:

杰森需要谁提醒自己去改名叫“杰森·他妈的·命里跟小男孩犯冲·皮特·陶德”。

比较让人难过的部分在于,这不是什么红头罩式的无聊幽默,他是认真的。

他悲哀的坐在这个安全屋硕果仅存的一张单人小沙发上看着台风过境般的房间,中央坐着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身边,死活缠着他不放的,穿着罗宾的旧制服该死的跟他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儿。现在是他遇见这个小鬼的第三个小时,在这短短的三个小时里,他的一间安全屋已经没什么剩下的可以玩的东西了。

穿着罗宾制服的男孩用了一个小时破解他的安全屋所有安保装置闯了进来,又花了两个小时把他藏在屋里的所有小道具翻出来研究了个遍,现在正堂皇的盘腿坐在茶几上抱着他的头罩东戳戳西弄弄玩的不亦乐乎,一边探索新事物还一边不停的发出小小的欢呼。
“天哪,大家伙,你有没有考虑过在这个头罩上面填个表情显示器什么的,那一定酷毙了!”

“没有。”明明是蠢毙了。

不胜其烦的大家伙杰森又往沙发深处瘫了瘫,调出库存里最冷酷的声音回答道。

好了,他要收回刚刚上面那句“欢呼”前面的那个不贴切极了形容词,这才多久,他都快耳鸣了。

“哇,所以它还有一个小型的空气过滤系统,这真是太方便了。老头子也应该学学这个的,”男孩倒下来翻了一个身,伸直了裸露的双腿,从茶几上落到冰凉的地砖上,“你知道的,他每次钻下水道的时候我都要疯了,我总是忍不住想我要是有个空气净化器该多好。”

“罗宾有空气过滤器。”

杰森听见自己拔凉拔凉的声音,啊哈,他为什么要接这个话茬来着?

“但那实在是太蠢了,而且非常的不酷。”

男孩一张小脸皱巴巴的望他,表情十分哀怨,“罗宾不应该连那点气味都不能忍受,所以,不,那没有用。”

说的就像他自己不知道似的,杰森望着头顶脱落的斑驳的天花板,有些怅然的想,说的就像他不记得了。
十四岁的男孩儿想尽一切方法证明自己,哪怕需要憋着气忍受下水道的恶臭和脏兮兮的污水沾在裸露的皮肤上的恶心感。决定带上红头罩的那天起他花了很多心思改造自己的头罩,包括装上一个空气过滤系统从此泰然的纵横哥谭阴暗的地下界。

臭气熏天的地方在哥谭了多了去了,远远不只那些下水道而已。

但那种不合时宜的哀怨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又被转移注意力的男孩愉快的嗓音毫不留情的打断。

“所以你的头罩还可以读电子书!老兄,这太酷了!”

杰森绝望的从凹陷的沙发里爬起来瞪着已经把头罩套上头的罗宾。头罩对他来说太大了,歪歪斜斜的扣在脑袋上的模样十足的滑稽。隔着头罩男孩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带着失真的电子音。现在那个小鬼正在手舞足蹈,杰森一点都不想知道他还能再发现点什么。

耶稣在上,他叹了一口气,给这个属于「他的」未来的可怜的红头罩留点秘密吧。

“谢谢你告诉我我小时候真的这么天杀的烦人,”他站起来,提溜着罗宾颈后的披风把他拎到自己面前,男孩瞪着眼睛无辜的与他对视,手里还不忘抱着那个头罩,“我愿意为这个去跟老头子道一个月的歉。”

男孩在空中摇摇晃晃的蹬了蹬腿,上上下下的打量他,没有一点正在被一个危险的男人揪在手里的自觉。杰森徒劳的凶狠的瞪着他想着更合适的台词,却在下一秒惊愕的连话都忘了说。

他僵硬的顺着罗宾细白的手臂线条低下头,看见男孩修长苍白的手指正以一种十分不适宜的姿势按在他的胸肌上,上下左右的摸索搓揉,脸上的表情介于羡慕和色眯眯之间危险的边缘,显然就差流口水了。

“小伙子,你在做什么?”

杰森一口气哽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只好强撑镇定,轻飘飘堪称温柔的问候罗宾。男孩丝毫不觉男人身上的气息已经越发的阴沉危险,脸上还是沉醉的神色。

“我长大以后也会有这么棒的胸肌诶,”他嘿嘿嘿嘿的傻笑着,依旧对着眼前的肉体上下其手,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而且还这么高大强壮,这是我今天发现的最棒的事情!”

一瞬间杰森彻底没了脾气,他用尽全力翻了一个十分不雅的白眼把罗宾丢开来,男孩一个灵巧的后空翻落在橱柜上,龇牙咧嘴的冲他比了个中指。

“你真粗暴,”男孩半真半假的抱怨,而杰森恰好知道他从小就是个装模作样的戏剧女王。

“真遗憾,小宝贝儿,”杰森嗤了一声,“要我提醒我就是未来的你吗?”

男孩眨着湿润的眼睛歪着头望他,森长的睫毛颤动如同惊飞的蝶,杰森也回望过去与他对视,两个人中间只隔了一块破旧的落了灰的老地毯,在打闹中被踢起蒙蒙的尘埃,他们一站一蹲互相打量着彼此,两双一模一样的眼睛里隔了漫长的岁月。

“你会留下来的,对么?”

杰森轻声问,男孩静悄悄的盯着他许久,露出一个杰森陶德式的,嚣张放肆的笑容来。

“当然啦,大家伙。”



杰森必须得说,其实这挺不可思议的。

从第一天他遇到那个神秘的小鬼头开始,他就感到一种奇怪的亲切与熟悉。他以一种自己都惊讶的包容态度接受了这个来路不明的小鬼就是十四岁那个还是罗宾的自己这件事,并且成功说服了自己不要去考虑为什么这个小鬼就能这么轻易的认定他就是长大后的他,还毫不怀疑的那种。

他不知道那个小鬼究竟是谁又从哪里来,隐隐约约的他有一种预感,那种亲切感链接着神秘感,而太过于深究会破坏这一切,他将永远找不到那个答案。

那感觉真的难以形容,他留下了那个小鬼,并且叫他杰森,每次他开口喊人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还在做梦,直到那个小鬼欢呼着从房间里窜出来跳到他背上,小小的身体带着蓬勃的生命力,温热的鼻息落在的耳畔撩的人发痒。

男孩咯咯的笑着缠在他身上和他打闹,灵活的躲过他粗暴的想把他揪下来丢出去的动作。当然杰森也不会真的生气,他伸手攻击男孩脆弱的腰侧,狡猾的挠着痒痒,逗得男孩重心不稳的下滑,他会伸出手去扶住他,把他抱在怀里,男孩会眨着眼睛对他露齿而笑,澄净的蓝眼睛闪闪发光。

“你真狡猾,大家伙!”男孩咕哝着,被他一只手臂有力的箍在胸前挂着,细长的双腿摇摇摆摆踢踢蹬蹬,一刻也不得安宁。

“谁让我了解你,”杰森不可一世的哼哼着,夹着男孩走向餐桌,他不用低头都知道这个小鬼肯定没穿拖鞋,“小伙子,没有人教过你脚要用来穿鞋子么?”

这是一个白痴一样的问题,成年的那个也就是随便说说,年幼的那个鼓了鼓腮帮子看起来并不怎么喜欢这句话,任性的踢蹬着双腿表达自己的抗议。

“明明你自己也不喜欢穿鞋,到底有什么资格说我?”
“凭我穿了裤子,而不是在深秋光着腿跑来跑去。”

杰森毫不留情的回答,拎小鸡仔一样把男孩丢在餐凳上,罗宾蹲在上面不满的哼哼,属于杰森的宽大t恤滑落半边肩膀,两条细白的长腿放肆的暴露在凉嗖嗖的空气中。

“那是因为我没有裤子穿!”

成年的那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插着腰宣布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好了,”他摇着头说,“现在我们要先去为你的腿买条合适的裤子。”

但很显然,逛商场这件事对于一大一小两个杰森来说都是件十分稀罕的事。

杰森给小鬼找了件外套披上,介于实在没有可以穿的裤子和鞋子,只好把他抱在怀里出门。男孩裹着宽大的皮衣甩着过长的袖子在商场里满脸稀奇的左顾右盼,杰森紧紧的皱着眉头也跟着四处张望,他需要好好想想,童装区在哪里来着?

“四楼。”

罗宾幽怨的开口,看了看电梯口的标识牌,杰森正把他扛在一边的肩头,就算他努力遮掩也没法遮住更多的腿部,他有些受不了来去人群不停打量他的目光了。

果然夜晚穿着鳞片小短裤拳打脚踢揍罪犯是一码事,白天裸着腿出门在人群里接受注目礼又是另外一码事。杰森其实有点按捺不住自己习惯性嘴炮想要嘲笑一下男孩难得表现出的紧张与羞涩,想想某种意义上中枪的还是自己又讪讪地闭上了嘴。男孩似乎看出了他复杂的心思,撇了撇嘴,最后只含糊的骂了一句。
“去他的迪克格雷森。”

杰森不想虚伪的去跟他讨论什么语言管理,抬脚跨上上楼的电梯,心平气和的接过话茬。

“去他的迪克格雷森。”



童装区是一个新世界。

一大一小的两个同时在心里骂了一句WTF,茫然的盯着偌大的商城里五花八门的衣服花了眼,完全不知所措。

“呃……”大的那个犹疑的开了口,“我们先去哪儿?”

“鞋子。”小的那个干巴巴的回答,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对服装的定义可能出了什么毛病。

现在的衣服都是这么奇形怪状而且可爱的吓人么?

他们有志一同的把目光从一件看起来毛茸茸软绵绵的小兔子连体衣上移开,默默地走向看起来正常很多的童鞋柜台。

罗宾一直被抱着,两条光溜溜的大腿被冻得冰凉,蜷缩着紧贴杰森温暖的腰腹。杰森叹着气把他放在试穿凳上,导购员热切地推荐着当季的新款,而他只觉得头疼。

虽然阿福真切的夸奖过他私服品味不错,但那又不代表他对童装能有什么深刻的见解。这些五颜六色款式可爱的鞋子实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他恶狠狠地抹了把脸,搞不太懂这种时尚。

“有喜欢的吗,小鸟儿?”

“唔。”男孩咕哝了一声,又伸着脑袋四处望了望,最后实现落在一双有着红色小翅膀的运动鞋上,杰森得承认那有点可爱过头了,但是意外的很好看。

“看不出来嘛,你喜欢这个。”

他喃喃的说,不知说给谁听。导购小姐把合适的码数拿来让罗宾试穿,杰森接了过来,单膝跪下,抬手托住男孩冰凉的小腿为他套上左脚的鞋。

“我也渴望飞翔,永远渴望飞翔。”

穿好两只脚的鞋后男孩轻快的跳到地上,似乎着迷于这种终于落地的感觉,杰森看着他欢快的跑动的样子忍不住想要微笑,红色的小小翅膀让他看起来真的要飞翔。罗宾的回答声音很低,他只捕捉到一个模糊的尾音。

有一瞬间,他恍如置身遥远的梦境,周身喧闹的人群在那一刻远离,所有的光与影都模糊看不真切。

“我想要它,大家伙。”

男孩的声音把他带回了现实,杰森茫然的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的地方,罗宾璨亮的蓝眼睛里洋溢着纯粹的欢喜,闪闪发亮神采奕奕,这让他也觉得高兴。他假装冷酷的哼了一声,敲了敲男孩的小脑袋。

“好的,它是你的了,小鬼头。”

他当然会买下它,杰森细微的翘了翘嘴角,转身找柜台付账。

回来的时候男孩还在原地蹦蹦跳跳的试着新鞋,杰森注意到他苍白晶莹的脚踝有一道细细的红痕。

“你还需要几套衣服,首先是裤子。”

罗宾抬头冲他笑,扑过来抱住他的胳膊,杰森用力把他吊起来,逗得男孩咯咯直笑,声音清脆如银铃。

他很小的时候很喜欢这么跟布鲁斯玩,他记得,有时候他会整个人扑倒布鲁斯背上,男人会带着他转圈,转的他重心不稳惊慌的生怕掉下来,然后布鲁斯会抱住他,把他稳稳的圈在怀里。他还喜欢在布鲁斯进门的时候就这样抱着男人的胳膊,接着那只有力的臂膀会把他提起来,那时的布鲁斯一点都不凶巴巴的也一点都不吓人,他会陪他玩一会,直到两个人都满头大汗,被阿福训斥后灰溜溜的结伴去洗澡。

只可惜那样的时光总是稀有而短暂,过早的被苦难打磨的失去了颜色,难看的摆放在记忆尘封的最深处。


“你看起来有点难过。”

在罗宾被店员拎去一条一条试着裤子的当口杰森有点晃神,莫名其妙的被勾起了很多他本该早已遗忘的故事。有些记忆确实被他丢弃了,但还有一些藏在不起眼的角落被他忽略,如今又被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许多年前的自己给翻了出来。

男孩凑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惊了一下,他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细白的手指带着厚茧抚上他紧皱的眉头,“你看起来很糟糕,大家伙。”

“也许吧,”杰森握住男孩纤细的手腕,打量他身穿的卡其色呢绒裤,那看起来挺不错,后面的导购员手上还拿了几条另外的,“你都试完了吗?”

“嗯,”男孩答应了一声,反过来抓住他的手,被他冰凉的皮肤刺的抖了抖,又努力握的更紧,“一共四条,你要看看吗?”

“不用。”

杰森挣了一下,没挣开,罗宾还在倔强的试图用体温温暖他。这让他觉得好笑,想说放弃吧我捂不暖,又被那种温暖所打动,最后妥协。

“结账吧,这些我都要了。”

他对店员说道,牵着男孩的手跟着走了过去,他的步子很大,男孩小跑步才能跟上,在他身边跑的气喘吁吁,小小的脸皱成一团。

“你真坏心眼,大大鸟。”

“过奖了,小小鸟。”

杰森翘起嘴角,愉快的拎着几个纸袋直奔上衣柜台。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那件小马宝莉。”

男孩恼怒的回头瞪了他一眼,像是在提醒他不管此刻有多少坏主意,用在他身上都是在坑自己。

杰森讪讪地闭上嘴,顿时觉得这场购物体验失去了很多乐趣。

上衣的选择很丰富,也可以说是丰富的过了头,男孩看的头昏眼花只想找两件最简单的穿着走人,偏偏旁边那个成年人还一直在看好戏般指指点点出尽坏点子,他不高兴的噘着嘴瞪了杰森好几眼才如愿以偿的让他闭上嘴,终于,天下太平。

如果不是那件小马宝莉的旁边好巧的挂着一件罗宾图案的t恤的话。

美丽贴心的导购员小姐一瞬间捕捉到两人同时无言的盯着那件罗宾装的模样,立刻温婉的介绍了起来。蝙蝠侠和罗宾系列永远是哥谭卖的最好的童装,而这一套刚好完美的是亲子装。

当店员拿出那件蝙蝠侠的成人装,而男孩一脸星星眼满脸期待的望着他,不断递来充满渴求的小眼神的时候,杰森的表情活像生吞了一公斤苍蝇。

“不……”他试图拒绝,咬牙切齿,而店员仍在温柔的劝说,罗宾还坚持用那种闪闪发亮的眼神盯着他看个不停。

“杰森,”罗宾第一次这样叫出他的名字,男孩的语调柔软祈求,他没有在撒娇,但是嗓音湿润,“可是它是蝙蝠侠。”

他说,可是他是蝙蝠侠。

杰森垂下眼直视男孩小小的,稚气的脸庞,目光越过鲜血火光与死亡,落在遥远过去逝去时光里的某一刻,布鲁斯对他微笑,蹲下身帮慌慌张张的他拉上精灵靴被踩住的脚跟,然后扣上了蝙蝠战衣的头罩。

许久他终于微微的点了头,微不可闻的发出一声无力的叹息。

一直到最后他都还在试图说服自己,他只是屈服在自己永远那女人和小孩没辙的本性上而已,跟别的没有一丁点儿关系。



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罗宾有了衣服穿一下恢复了活力,连话唠都跟着一起回来了。杰森被他拽着去逛了超市,男孩快活的坐在手推车里指挥杰森东跑西跑,如果杰森不干,他就会好声好气的磨到成年人答应为止。

“我就应该把你扔出去的!”杰森恼怒的说着,愤愤的把一袋薯片丢了进去,罗宾笑嘻嘻的用脚尖戳戳他的腰窝,露出一个讨好的表情。

“我想要芝士味,而且你不会真的狠心抛弃我的对吗?”

最后一整排各种口味的薯片都被自暴自弃的杰森扔进了手推车里,连同旁边货架上的一整箱牛奶。这惹得男孩又是一阵抱怨,直到杰森对他说,你得为长到我这个身高而努力。

说完杰森只想揍自己一拳,而男孩一脸若有所思的,妥协了——杰森现在更想揍自己一拳了。

除了大包小包的垃圾食品,杰森还买了不少食材回去。这毕竟是个正在长身体的青少年,哪怕他再不乐意也得让他吃点健康的东西。他买了足量的牛肉和鱼肉,又在蔬菜区挑挑捡捡。男孩无聊的摇晃着腿趴在推车的扶手上望着他,时不时还发出一声诸如“哦放开那颗邪恶的花椰菜”的惨叫声。

“你不是飞天小女警,宝贝儿。”

杰森被他吵的头疼,转过头痛苦的说道,他现在是真的在反思自己了,作为一个街头男孩他小时候是怎么做到这么挑食的?

像是读懂了他的心思,罗宾神色微妙的撇了撇嘴,支支吾吾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阿尔弗雷德。”

好的,英国人,他记得,他想起来了。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深沉的叹了口气,“我的手艺比阿福要好那么点所以,别再吵吵了宝贝儿,我光是听你正常说话都快要疯了。”

男孩被他说的不太高兴,不满的哼了一声,在他走回来的时候用手戳他的胸口,哼哼唧唧的抱怨。

“你真讨厌,大家伙,”他说,看起来十分委屈,“你和我一点儿都不像,我是怎么在长大后变得这么阴沉又无趣的?”

那是你不知道你“长大”的时候经历了什么,小男孩儿,杰森在心里嘀咕,那些关于他险些没能长大的部分他当然不会就这么对罗宾说出口。那太残忍,但他又忍不住去想,那是他的一部分,他故事的一部分。

不可割舍的,使他成为如今的他的一部分。

最后他只是坏心眼的翘了翘嘴角,在男孩的小脑袋瓜上用力敲了一记。

“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他教训道,又往篮子里丢了一包空心粉。

“谢谢你告诉我我长大以后不仅又高又壮而且是个混蛋,霸道专治的混蛋。”

罗宾小小声的咕哝,声音恰到好处的控制在杰森能听到的程度。青年哭笑不得的推着车,又忍不住揪着小鬼气鼓鼓的脸颊捏了捏,直到听他噗嗤一声破功笑了出来才松手。

后来他们推着推车在超市里漫不经心的逛了很久,从食蔬到家用,一个角落一个角落的走过。罗宾从未经历过这个,就像是哥谭最普通的家庭那样,一家人一起逛逛街,买买菜,一起推着推车走过货架,孩子吵闹着要吃爆米花,而父母总在说服他们少吃些垃圾食品。

货架上的爆米花装在条纹的圆筒里看起来十分甜蜜诱人,男孩抿着嘴唇目光闪烁。杰森瞥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丢了一桶进男孩的怀里,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

“你知道,大家伙,”男孩低声细语,脸藏在那一桶巨大的爆米花后边,看起来没精打采,“以前我总在快打烊时才来超市,捡点他们不要了的东西回去吃或用,在大宅的时候阿福总是不赞成我吃太多爆米花,他不能理解我到底对它有什么执着,布鲁斯有时候会纵容我,那让我感到像家。”

年幼时对家庭薄弱式微的认知就只是简单的建立在爆米花上,对于街边讨生活的男孩而言,看的最多的就是幸福美满的一家三口走出街口的电影院或是广场的超市,孩子们永恒不变的抱着一大桶甜蜜的爆米花,在父母的怀抱里咯咯的笑。于是爆米花成了一种希冀,一种家庭的代名词,尽管其实杰森知道,自己一点都不喜欢吃爆米花。

它又甜又腻,一点儿都不像他生活该有的样子。

即使在被布鲁斯收养之后,杰森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消沉的小男孩儿,他们都知道的,布鲁斯是个完美的导师,但是从来不怎么像个父亲。

“想要去看电影吗,小鸟儿?”

杰森问他,男孩愣了愣,十分用力的点头,这让杰森觉得沉重。

他突然希望自己能表现得更像个父亲,就算不优秀也不至于糟糕的,父亲。

那是他自己,他年幼的自己,他在心里酸楚的想,那个男孩是他旧日的影子,他知道他曾经最渴望过什么。

一个温馨的家庭,一段平凡的时光,公园里野餐的一家三口,电影院门口嬉嬉笑笑的大大小小。

可惜布鲁斯总那么忙,而且他讨厌电影院。


那天合适的场次就只剩下彼得潘,一部看起来挺适合男孩看的电影,男孩一直歪着脑袋靠着他的肩膀,双手紧紧的抱着大桶的爆米花。

“他是个超级棒的小英雄。”

走出来的时候男孩欢呼着对他说道,杰森有些无奈,扯着嘴角笑笑,手里拎着沉重的大包小包。

“是的,”他望着男孩蹦蹦跳跳的身影温柔的喃喃,红色的小小翅膀随着跳动的步伐一晃一晃,“他当然是个棒极了的小英雄。”

“杰伊,”罗宾跳上一阶楼梯,清脆的咯咯笑着,朗声呼唤着,“谢谢你。”

某一瞬间杰森从他身上看见了一个明黄色的影子,他闭了闭眼,露出一个揶揄的表情来。

“你可别跟我说什么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天,宝贝儿,”在男孩荒唐的目光中他摇摇头,“我可承受不来那个。”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我想说这个?”男孩撅起嘴巴好奇的问,然后自己也觉得没有意义。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喜欢这种感觉吗?”

“现在,不了。”

罗宾假装不高兴的说道,小跑回来想从杰森手里接过几个袋子,杰森没给他,仍旧自己提着,示意男孩走自己的。

“你别让我抱着你就够了,小鬼头。”他嗤了一声,男孩瞪了他一眼,一点儿都没有被惹恼。他像只小鸟儿一样欢快的围着杰森跑来跑去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青年就是听着,拎着生活慢慢的往前走。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杰森打开灯看小鬼脱了鞋子飞快的窜进沙发里摊着,认输的叹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买回来的东西,又走进浴室去放水。

“小少爷,”他忧愁而又诚恳的喊了一声,“您该沐浴更衣了。”

罗宾赤脚飞奔进来,扑进他怀里,两个人打打闹闹着好不容易脱了男孩的衣服,扑通一声跳下水的时候,杰森也差不多湿透了。他套着湿哒哒的外衣把小鬼恶狠狠的按在水里搓揉柔软的黑发,男孩摇晃着腿吹泡泡,眼睛里亮晶晶的映着水光。

“你可以再诚实一点的,大家伙,”小男孩笑嘻嘻的凑过来搂着他的脖子,“你喜欢抱着我。”

杰森冷哼了一声,掬起一捧水冲去男孩耳后的泡沫。


tbc

评论(17)
热度(211)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