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法外者V2】当我们谈论生活

三巨头亲情向
阿尔忒弥斯/杰森 cp暗示有
虽然老法外很好,但是新法外也一样好
对阿尔忒弥斯姐姐的故事了解不是很全,但我真的超级超级超级喜欢她,如果有ooc都是我迷妹脑的责任

以上预警,下面正文



1
“你看见了什么,戴安娜?”
“希望……还有生活。”

2
红头罩,阿尔忒弥斯和比扎罗组成了新的法外者——这是一个值得被提上联盟会议的重磅新闻。七元老围座在长桌两边,庄重的发表自己的意见。
“他们,反派们内部甚至称他们为黑暗三巨头。”闪电侠皱着眉头的轻扣桌面,温和且关怀的注视着座首面容凝峻各怀心思的三巨头——阴沉的蝙蝠侠,忧虑的超人,和威严的神奇女侠。
“他们拥有足以对世界构成威胁的力量,”超人绷紧了自己的声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而我们都担心真正糟糕的是,他们可能没办法控制那力量。”
一个没有理智随时会暴走的克隆超人,一个傲慢好斗的神奇女侠,和一个踏在灰色地带会杀人的蝙蝠侠,似乎听起来是个合适的联盟噩梦。

3
“正义联盟大概要把我们列入什么危险人物管控名单了。”
阿尔忒弥斯哼笑着倒进她最爱的那张沙发里,看着自己刚刚涂好的指甲翘起嘴角,对抓着指甲油皱着脸的杰森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
“而我在组队之前就提醒过你了。”
“你没有,阿尔忒弥斯,”杰森撇嘴,摇着头扭上指甲油的瓶盖,把鲜红的瓶子放进他前一天刚刚购买的收纳包,放在玻璃茶几下层的抽屉里,“我们都知道我们不能就那么放着比扎罗不管。”
“你真可爱,”阿尔忒弥斯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第一次尝试涂指甲让她的心情格外好,“去掉那个们我们再继续谈,你知道正义联盟那群家伙会有多烦人。”
“一个蝙蝠侠就足够麻烦了,现在还多了为地球操碎心的超人和立场不明的神奇女侠,我每一刻都在质疑我的人生,谢谢你提醒我。”
杰森翻了个白眼不阴不阳地说道,歪着头打量换了一套日常装束的阿尔忒弥斯,来自失落亚马逊的女武神在听见蝙蝠侠的那一瞬间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一缕刺目的锋芒在那双历经沧桑的绿眼睛里转瞬即逝。
“不用谢,小猫咪。”
阿尔忒弥斯笑眯眯的回答,手指遥遥指了指餐桌上红色的马克杯,看着杰森认命的爬起身去为她拿来,并往里面倒了满满一杯热巧克力递到她的面前。浓郁的饮料在阳光里散发着热腾腾的香气,红发的女人端在脸前慢慢吹着气,凌厉的面容在蒸腾的雾气中被冲淡了几分肃杀。
杰森眯起眼睛直直的望进玻璃外的阳光里,刺目的白光照亮他泛着可怖淤青的脸庞。比扎罗躺在离他两米在的地毯上,巨大的身躯努力的蜷成一团,怀里抱着他的宝贝超人娃娃睡得香甜,灰白的脸上停留着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哥谭也会有这么好的天气。”
阿尔忒弥斯含糊的说着,将穿着居家温暖的棉拖鞋的腿舒展的更开了些。
杰森笑了一下,一声短促的气音消逝在静谧的空气中。

4
“我认为我们需要在评估后再做决定,”神奇女侠皱着眉头提出意见,向后疲惫的倒在自己的椅子上,“这项搁置再议如何?”
“附议。”超人率先举起了手。
“附议。”蝙蝠侠点了点头。

5
“所以这就是你的主意了,克拉克。”
穿着格子衬衫套着不合身的卡其色西装的克拉克肯特微笑了一下,为戴安娜戴上一副黑框眼镜,在嘴唇前方小小的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嘘,戴安娜,”他温柔的说,不动声色的指了指被他高大身躯遮挡起来的角落,“你看。”
他们两人,伪装后的超人与神奇女侠,并肩站在那儿,用尽了自己最好的隐藏技巧,藏在超市货架的阴影里,静静地观察新的法外者小队。
红头罩,杰森陶德,穿着一件洗的泛白的红色旧t恤,带着牛仔鸭舌帽,正抄着口袋认真的研究着货架上的商品,他手里推着一个满满当当的购物车,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生活用品。克拉克甚至看见了一个宝宝专用的塑料碗,被染成了超人的颜色,碗底印着一个圆润的S盾标志,看起来可爱的过了头。而比扎罗穿的像个堪萨斯乡下男孩,用一个宽大的帽子遮住了灰白的满是伤痕的面容,小心翼翼又好奇的东张西望——像个初入世界的幼童那样,对一切充满了懵懵懂懂的欢喜。阿尔忒弥斯则冷漠的跟在后面,双手抱胸满脸不屑的表现出了足够多的嗤之以鼻。但她偶尔打量杰森和商品的目光,和时刻注意着比扎罗的视线暴露了她,即使她努力假装不在乎,她确实在试着融入这一切,并且令人意外的适应的很好。
“哦,”戴安娜张了张嘴,轻轻叹了一声,“哦。”
“你看见了什么,戴安娜?”
克拉克平静的问,声音宽厚温暖,戴安娜翘起鲜红的唇角露出一个仁慈的笑容来,慢慢拉下自己伪装用的帽子。
“希望,克拉克,”她骄傲的说,蓝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光彩,“希望,还有生活。”
克拉克肯特温顺的点头,定定的瞧着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对防着他造成破坏的阿尔忒弥斯露出傻呵呵的笑容的比扎罗,目光一点一点变得柔和起来,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突然就放弃了联盟的提案。
“他们努力在让自己变得好起来”,他温和的对蝙蝠侠说,“我们没有资格再去毁掉他们。”
蝙蝠侠在通讯器那头沉重的呼吸,随后,很久之后才低声的嗯了一句,那声音更像是布鲁斯。
“你是对的,超人,”他轻声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你是对的。”

6
“从来没有人去问比扎罗是否愿意被创造,去问阿尔忒弥斯是否愿意接受她的命运,去问红头罩他是否愿意从死亡里归来——人们不关心他们所经历的,他们所挣扎着抗争的,那些人,所有人,只会站在原地,摇着头,说你看他们,他们是不合格的,永远不被承认。”

7
布鲁斯不确定还有什么会比这个更加让他动容。
在那一刻他真的看见了光,从漫天的肆虐的绝望与悲伤的缝隙中,艰难的透露出的一丁点儿希望的光芒。

8
比扎罗失去了控制。
这是一件严肃到需要超人甚至是整个联盟去处理的危机,那早应该在他们意料之内——本应该。
三巨头伫立在断壁残垣之间,谁也没有贸然闯进战场,只是沉默的看着,沉默的守望。
阿尔忒弥斯正用尽全力控制着暴走比扎罗,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在怒吼着,死死的将发狂的大家伙按在地上。而红头罩,制服破碎沾着血迹,正戴着碎了一半的红头罩坐在满是废墟的土地上,举着一个残破的超人娃娃,翘起的嘴角看起来不合时宜的温柔平和。
“嘿,大家伙,”他大声呼唤,试图和比扎罗沟通,“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来和粑粑说说话吧,别生气了怎么样?”
被扭住脖子的比扎罗收敛了发红的目光,疑惑的盯着那个摇晃着的超人娃娃,狰狞的脸上露出了一点茫然的神色。阿尔忒弥斯趁着比扎罗迷茫的一瞬间松开手,飞快捡起地上杰森丢给他的大种姓之刃抵在比扎罗肩头。来自大种姓的神秘法术打破了精神控制的屏障,暴走的比扎罗终于安静了下来。
她深深地出了一口气,杵着战斧站直了身子,看起来十分疲惫。
而杰森还坐在那儿,温和的注视着比扎罗茫然的站在高楼间望着废墟露出的惶然无助的表情,依然固执的伸出手,举着那个超人娃娃,诱哄般说着,来吧,大家伙。
“来和粑粑说说话,不要难过了。”
蝙蝠侠注意到超人在身边,沉默的捂住了嘴巴。

9
“没事了,大家伙。”
红头罩颤巍巍的吐出一口血水,艰难的扯出了一个难看至极的微笑安抚此刻恢复意识露出茫然神色的比扎罗,然后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他感觉到阿尔忒弥斯抱住他的有力双手,和比扎罗慌张又迷茫的,丢了糖果的孩子一般无辜的神情。
这让他感到安心。

10
杰森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蝙蝠洞的医疗床上,被一大堆仪器包围着,绷带裹得像个木乃伊,浑身酸痛像被坦克碾过几个来回。
“呃……”他友好的弄出点动静并成功的引起正在主控台前忙碌的蝙蝠侠的注意,男人阴沉的目光让他瑟缩了一下,扯着嘴角干巴巴的笑了一声。
“老家伙,你看起来还是那么不好。”
“大面积组织挫伤,两处骨折七处骨裂,内脏没有遭受严重的损伤,但因头部受到重击昏迷。”
蝙蝠侠冷哼着叙述他的伤势,看出了他想要问什么,“你已经昏迷一个星期了。”
“他们呢?”
“阿尔忒弥斯带着比扎罗离开了,去了你在哥谭的安全屋。”
杰森吓得一个激灵就要爬起来,在蝙蝠侠的有如实质的目光威压下依然不为所动。
“我的玛格丽特,凯西利亚和克里斯汀!”
他痛苦的哀嚎,像个小姑娘一样尖叫,而蝙蝠侠一脸冷漠,阴沉地瞪着他。
“你该好好躺着,”黑骑士冷哼,“阿尔忒弥斯能够照顾好比扎罗。”
回想一下发狂的比扎罗,和他大打出手的阿尔忒弥斯,和只是被无辜波及到就在这里浑身是伤的躺了一星期的自己,杰森嘴角抽了抽,试图从蝙蝠侠冷峻的嘴角找到一点感同身受的同情来。
“所以说,”他被蝙蝠侠有力的手臂强行按回资料床上的时候还在垂死挣扎,“我是真的在担心我的安全屋,我的财产,我的玛格丽特,凯西利亚和克里斯丁。”
在蝙蝠侠威严的目光里他又撇了撇嘴。
“哦,那是我养的新品种蓝鸢尾。”
布鲁斯高深莫测的盯了他一会,看着杰森在他的注视下发毛的移开视线眼观鼻鼻观心,在蝙蝠侠的伪装下露出了一个很浅的微笑。
“拿回来让阿尔弗雷德帮你养。”
轻飘飘的丢下这一句话后,他就径直走回了蝙蝠洞的主控台,任凭杰森满脸惊讶的瞪着他的背影恨不得瞪穿他,丝毫不为所动的忙着自己的案件。

11
“您应该谅解布鲁斯老爷,毕竟他被你吓坏了。”
阿尔弗雷德在来送餐时这么对他说,摇高了医疗床,递过一碗温热的浓汤。
“要知道当您被老爷抱回来的时候,一身是血奄奄一息,他几乎崩溃了,”年迈的老人家抚着自己的胸口似乎仍然惊魂未定,“那一刻我们都以为,我们再次失去您了。”
杰森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此刻空无一人的主控台,抿了抿嘴唇喝下一口热汤,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你知道……”他犹疑的开口,在老管家鼓励的目光中轻松了一点,“我从未想过要以此来折磨你们任何人,哪怕在最糟糕的时候也没有。”
在您最糟糕的时候,您根本就不相信这对我们会是折磨。
阿尔弗雷德深沉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只是慈爱的对年轻的少爷点点头,又取来一个枕头垫在他腰后。
“您一直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关于这一点我从不怀疑。”
杰森闷头喝着自己的汤,假装并没有为这句话感到一丁点儿的害羞。阿尔弗雷德才不在意他欲盖弥彰的慌张模样,对他而言至少杰森小少爷终于清醒了过来,老爷也停止了无休止的自我折磨,这让他这个为这群年轻人操碎了心的老人家松了一大口气,现在正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
“您要上去自己的房间休息吗?”
看着杰森喝完最后一口汤,阿尔弗雷德接过盘子,关切的问道。杰森摇了摇头,活动了一下身体,确定自己没什么大碍了。
“我得走了,阿福。”
他低沉的说,从病床上爬起来,动作还稍微有些不利索,也只是因为他躺太久了。
不顾阿尔弗雷德不赞同的目光,杰森去拿自己的装备,他的身体因为拉萨路池水痊愈的十分快速,剩下的部分也只需要通过两天的冥想就可以全部恢复,并没有什么需要额外担心的。
“杰森少爷,”老管家深沉的叹息,也没有真的试图阻拦,“您知道您可以等老爷回来,道个别再走的。”
“老头子回来我就走不了啦,你又不不是真的不知道,”杰森嘀咕,龇牙咧嘴的穿上紧身的制服,弯腰在腿上绑上枪袋,“我可不想为这种事跟他干上一架什么的。”
最后年迈的老管家选择了妥协,沉默的端着盘子目送他离开,在他快消失在门口的时候终于开了口,嗓音里都是满满的无奈。
“希望您下次回来的时候愿意尝一口我为您烤的点心再走。”
“我会的,”他咧嘴笑了一下,“如果老家伙不会太介意的话。”

12
“小猫咪,你该去做饭了。”
杰森深沉的叹了一口气,拧上头罩上的最后一个螺丝,摇了摇头。
“这是你给我起的第十八个昵称了,阿尔忒弥斯,”他转过脸直视亚马逊人的凝绿的双眼,“你真的已经闲到那个地步了吗?”

13
“比扎罗想知道什么叫游乐场,而我觉得我们最好带他去,”杰森坦荡荡地望着阿尔忒弥斯,“你可不能怪我。”
“别自以为是了,小甜心,”红发的女武神傲慢地冷哼一声,伸手环抱住自己的胸,“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保镖兼打手。”
杰森笑了起来。
“从你叫我比扎罗的保姆开始,”他一脸无所畏惧的摊手,“我可以负责照顾他,而你得保证我不被他玩死。”
阿尔忒弥斯发出一声响亮的嗤笑,饶有兴致的打量杰森坦率的神情,“这是你能想到的最好的反击了吗,蜜糖男孩?”
“我没有在反击,阿尔忒弥斯,”杰森好脾气的回答,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我说不过你,所以我认输,没有反击,没有。”
他的嘴角还留有一块惨烈的淤青,在他咧嘴试图笑起来的时候让他痛的抽了一口冷气。阿尔忒弥斯靠在墙上眯起眼打量他,突然伸出手去碰他发紫的嘴角。杰森敏锐的躲闪,向后倒下身子,两人目光直直的相撞在空中,这让青年愣了愣,猛的停下了躲避的动作。
阿尔忒弥斯的手指落在他的嘴角,抚摸伤口的动作让他感到一阵刺痛,女人眨着锐利的绿眼睛望着他一瞬间的瑟缩,翘了翘鲜红的嘴唇。
“人类都是这么脆弱吗?”
“我以为我算是强大的那些了。”
杰森嘟哝着,后退了一步远离阿尔忒弥斯火热的手掌,自己讪讪的摸了摸嘴角。这处伤口不算严重,托万能的拉萨路池水的福大约明早起床就会好,不过说真的他讨厌这种感觉。
他不羡慕超人类,但在此刻某种残酷的对比面前他不可避免的感觉到一阵意味不明的刺痛。
那是一条鸿沟,将他和亚马逊人与克隆体残忍的区分了开来的鸿沟,他在人类的这头遥遥望着那个强大的彼方,多少觉得有些无奈。
“也许吧。”
阿尔忒弥斯像是看穿了他的心事,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收回了手臂环抱在胸前,杰森羡慕的看了一眼她耸起的美丽肌肉,在心里默默地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线条。

14
如果再给杰森陶德一次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的人生里会有这么一天。
冬天的游乐场在凛冽的寒风呼啸下多少有些冷清,他正戴着一个阿尔忒弥斯强行扣上的傻透了的大红蝴蝶结发卡,左手抱着爆米花桶。右边夹着两个巨大的娃娃,一脸疲惫的等待摊贩老板递给他两个颜色甜蜜的冰淇淋。
“喏,你的,大家伙。”
他眨着眼睛把那个甜筒递给比扎罗,熟练的接过超人娃娃塞进自己连帽衫的帽子里,一边把另一个草莓味的甜筒递给正在努力压抑自己好奇心的阿尔忒弥斯面前。
“尝尝吧,”他抿着嘴唇打量阿尔忒弥斯少见的流露出一丝无措的脸,“我听说神奇女侠,那位戴安娜公主,刚来到美国的时候称赞冰淇淋是她品尝过最美味的东西,偶尔不那么紧绷也不是什么坏事。”
阿尔忒弥斯眯起眼睛望他良久,接过冰淇淋拿在手上沉默了一会,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脸,卸下了冰冷的伪装,艳丽的面容上尽是憔悴与疲惫。
她舔了一口冰淇淋球,脸上的表情难以琢磨,杰森一直看着她,眼底闪烁着明灭的光芒。
“谢谢,”过了很久她突然说道,嘴角掀起杰森熟悉的那个骄傲张扬的笑容,手中的甜筒递到杰森唇边,“如此美味的食物,你不尝一口吗?”
我明明不喜欢吃甜食的,杰森在心里叹气,凑过去舔了小小的一口,在寒风里被冻的一个激灵,脸皱成一团。而阿尔忒弥斯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坦然的把冰淇淋拿了回去继续慢慢吃起来,眉目低垂的模样让她看起来比先前年长了许多,身上渐渐显现出岁月沧桑的痕迹来。
这提醒了杰森,他面前站的是一个年龄长他几十倍的亚马逊人。
“你知道,”他咕哝着,“我从前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和一个克隆超人和一个亚马逊人一起在游乐场吃甜筒,可是生活它就是这样,永远出乎意料,甚至意外精彩。”
比扎罗吃完了他的甜筒,正兴高采烈的想要去玩旋转木马,阿尔忒弥斯走过去拉住脸色灰白的克隆体,另一只手腾出来从杰森怀里分了一点东西抱在怀里,挑起的眉毛让她看起来神采飞扬。
“我以为你会抱怨,”她低沉的说,“毕竟我们的人生就是那么一团垃圾。”
“你曾经对我说,你的人生曾被注销过不止一次,而我确实也是。我们曾不被承认的死去,死而复生之后艰难的在这个世界寻找自己的位置,我不想承认,但是我确实曾经惶然不知所措,甚至一直至今都仍在迷茫。很高兴发现你也一样。”
杰森眨了眨眼睛,跟着一起迈步走向旋转木马。
“我曾经对戴安娜说我接受了我的命运,但其实我没有,没有人能真的该死的接受这种命运,我知道你也没有。”
“我以为你会抱怨,”她叹了一口气,“但是你没有。”
比扎罗在阿尔忒弥斯有力的手臂约束下放慢了步伐,露出了一个有点委屈的表情盯着两个正絮絮叨叨的人,杰森走上前把帽子里的娃娃塞给他,轻柔的拍着他的手臂算作安抚。
“如果我会抱怨,你就不会在这里了。”
杰森扯了扯嘴角,抬头望了望不算晴朗的天空,“没人能接受这种屎一样命运,你不能,我也不能。你是对的,我确实迷茫,过去迷茫如今仍在迷茫。就连想要帮帮比扎罗也是出于那种迷茫中过分的多愁善感,但是抱怨没有用。”
“但我此刻没有在谈命运或是人生,”他温和的说,“我在说生活,这是生活。”
“生活是不一样的东西,它可以变得好一点只要你认真去经营它,它由早晨的天气和一杯热牛奶构成,里面还有几个美味的辣热狗和游乐场的冰淇淋,它是阳台上盛开的花,是书架上翻开的书,是每一杆我在窗边亲手擦拭的枪。生活它也是你恼怒时砸碎的盘子,是比扎罗失手弄坏的遥控器,是我好不容易打扫完的地毯,是很多很多你可以设想又无法预料的东西。”
“我们的命运是一团烂透了的垃圾,我有我的蝙蝠障碍症和小丑问题,你有你的神奇女侠和拉神之弓,比扎罗还没学会去做自己,也没学会去面对超人,那些都是我们挣扎着抗争的泥潭,但那都不是生活。”
“生活它,其实是会好起来的东西。”
杰森真诚的笑起来,那让他年轻的脸庞流露出一种飞扬的少年心气,富有生命力并且十分可爱。阿尔忒弥斯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抬手用力捏了捏男孩的后颈。
“去陪我们的大个子坐旋转木马吧,宝贝男孩,”她哼笑着说道,把杰森怀里抱的东西全部拿到自己手上,然后无情的把比扎罗交付给他。杰森抱怨的皱着脸不满的瞪她,最后还是乖乖屈服拉着比扎罗去排队。
旋转木马伴着欢快的音乐摇晃起来,杰森看着比扎罗快活的大笑,手舞足蹈的嚷嚷,余光里出现站在人堆里阿尔忒弥斯高大的身影。美丽的失落亚马逊人穿着一身休闲的红色针织衫,黑色的牛仔裤包裹着强健有力的双腿,怀里抱着两个巨大的傻娃娃拿着一桶爆米花,目光含笑的盯着他们俩,红色的长发在若隐若现的阳光里发出燃烧的灼热光芒来。
杰森突然觉得自己脑袋上那个大蝴蝶结变得没那么可笑了。

15
“今天来杯咖啡怎么样?”
杰森拿着两个马克杯从厨房里走出来,把装着牛奶那个三原色杯子递给比扎罗,另一杯放在阿尔忒弥斯面前。
还窝在沙发里研究拉神之弓去向的亚马逊人抬起头来,吸了吸鼻子露出一个不满的表情,“我不喜欢苦味的饮料,小男孩。”
“加上牛奶,”杰森微笑起来,“和足够的方糖,你会发现它其实可以香甜到忘记苦涩。”
“就像生活?”
她扬起眉毛问,杰森淘气的弯起眼角。
“就像生活。”


END

评论(23)
热度(350)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