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讲故事的人

关于

【魔教珉浩】Heart ,Mind and Soul 中(ABO)

09

“圭贤哥,你说为什么明明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

某天崔珉豪打着游戏打着打着,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曺圭贤被问得一愣,回头看看本该属于沈昌珉的空位,居然也弄懂了这个问题。

“有些人就是因为相爱才不能在一起。”

曺圭贤这样回答,说完自己叹了口气。

那次之后他照例和沈昌珉约酒,喝着喝着突然想起来崔珉豪的困惑,难得好奇问他和郑允浩不上不下的关系,沈昌珉本来还想装个神秘故作高深,哪知对面却不按道理出牌,十分突然的冒出了包含同情与理解三个大字。

“金在中?”

沈昌珉愕然,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人跟朴有天好端端一对还远在天边,怎么他跟郑允浩的事总能扯上那些个早就不联系了的人?

他被这一出整的哭笑不得,赶紧挥手打断曺圭贤脑内显然越发离谱了的幻想,“成天瞎想什么呢?”

“难道不是?”曺圭贤悠悠的吊起半边眉梢。

“郑允浩和金在中没什么,什么都没有,也不会有,”沈昌珉捂住脸,两个能在发情期依旧称兄道弟搂搂抱抱的AO能发展出点什么啊?

“那又是为什么?”

“在郑允浩那里,我唯一的对手永远只有我自己。”

曺圭贤定神看他,一字一句的问他,那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兜兜转转原地踏步,终日彷徨不知归处。

“因为对手太强大,”他抬手用力揉自己的脸,指缝中罕见的流露出一丝茫然与脆弱,“我战胜不了我自己,所以不,还不行。”

 

10

 

最开始沈昌珉以为自己准备好了,后来他发现他没有。

这就是困扰了那么多人那么多年的事情的答案。

09年的时候他们在日韩都站到了顶峰,风光一时无两,他也就一直跟在郑允浩屁股后面跟着,这个哥哥走到哪儿他就到哪儿,那是郑允浩的梦想也是他的梦想,所以他觉得欢喜。

郑允浩生活一如既往地迷迷糊糊,丢东忘西不拘小节,他就认命的跟着走到哪拾到哪,拿衣服收东西拎包撑伞开水喂药悉心照顾着,但凡能照看的地方都顾全了,有时候恨不得连饭都亲手喂下去。

他长大了,从什么事也不懂怯生生的那个小弟弟成长为今天的最强忙内,郑允浩也开始学着依靠他了,这很好。

他想,这样的话,我是不是终于有能力去完成与郑允浩的那个约定了。

成为那个对的人,一生一世赌上一辈子的那个约定。

演唱会上朴有天看着沈昌珉熟练的拧开矿泉水瓶盖再拧上才递到郑允浩手里,嘴里啧啧称奇。

“你这哪是弟弟,你像他妈。”

沈昌珉撇嘴爱理不理,自顾自拿着郑允浩先前搭在他肩上的毛巾擦脸,看他哥闹腾完了晃悠悠回到他身边近近的凑着,皮肤的热度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撩的他心痒。

他回头,郑允浩脖颈出的腺体发出迷人的香气,昨夜被他咬的牙印还泛着红,见他望过来就笑得眉眼弯弯,身体自动自发的靠过来贴的更近,手也不老实的缠上肩膀,硬要拽着他一起做fan service。

沈昌珉嘴上嫌弃,身体还是自动配合,搂上郑允浩腰的时候他的哥哥在暗处捏了捏他的手心,汗湿的皮肤透着勃发的热意。

那时候沈昌珉是真的觉得自己准备好了。

只可惜他还没来及等到下个发情期,变故陡生。他虽隐约感到风雨欲来,却没想到这风雨来的如此匆匆,突如其来的让人措手不及。

金在中摊牌的那天客厅里气氛凝重,他一个人惶然的站在客厅角落的阴影里不知所措,郑允浩垂着眼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沉默,到处都是令人难堪的沉默。

最后郑允浩摇摇头,说在中,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

“我可能不输,”他轻声说,“但我永远不会赢。”

“你们走吧,去找你们想要的,我祝你们好运。”

金在中咬咬牙,最后伸手拍了拍郑允浩的肩膀,郑允浩闭着眼握了握他的手背,就算是告别。

沈昌珉站在暗处静静地等待,金在中先转身进了房,朴有天看了看郑允浩看了看金俊秀又看了看他,捂着眼睛也消失在房门里。金俊秀默默坐到郑允浩身边给了他一个拥抱,这对认识了最久的兄弟紧紧的抱了很久,然后金俊秀起身,缓缓的走出了客厅。

一个一个的,都要走。

沈昌珉关了灯,整个屋子都陷入一种让他安心的黑暗中,郑允浩依旧是一言不发的沉默,垂着头的模样仿佛背上一座太沉重的山,压得他喘不过气。

昔日的兄弟从此形同陌路。

多让人难过。

他觉得他应该走过去安慰郑允浩,可他没有力气。最后他转身去厨房倒了杯水,温的,又拿了药盒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到郑允浩身边,轻悄悄的放在了茶几上。

“哥,”他低声喊了一声,“吃药。”

郑允浩伸手去够水杯,手指蹭到他的手腕,冰凉的让他微微一颤。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昌珉,他们都要走,”很久之后郑允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从来都只有输这一个结局。”

有人能与你同患难,却偏偏不能共富贵,年少时最痛不过昔日故友从此殊途,再多恩义也只能相忘于江湖。

“也许你永远不会赢……”沈昌珉抬头望阳台被风吹动的窗帘,神色空茫,“但你也不会输。”

“允浩,”他用日语叫郑允浩的名字,第一次没有叫哥,“我还在这儿,只要我还在,你就没有输。”

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注定分道扬镳,那不如就此别过。

风把帘子掀起,阳台外面是城市的万家灯火,天幕暗淡,今夜没有星星。

今夜没有星星,沈昌珉盯着天空默默地想。

也许明天也不会有。

11

【见图2】

12

“沈昌珉,你能不能偶尔也稍微管管你家那口子?”

隔壁家的女王金希澈大人一看见沈昌珉进门就开始敲桌子,嗓门大的屋里人齐刷刷回头,脸上齐齐的挂着唯恐天下不乱的看戏神情。

“希澈哥,”沈昌珉撇嘴,乖乖凑过去,“允浩哥又怎么你了?”

“他是没怎么我,”金希澈捂着眼睛一脸惨不忍睹,“就是来一趟公司指导一下后辈,把一群嫩生生的Omega迷的七晕八素找不着北。”

天知道他上次看见把一群O迷成这样的还是SM第一A的崔始源,郑允浩他一个纯血O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沈昌珉扯了扯嘴角,心想那是,你以为那是谁,他可是郑允浩。

郑允浩是谁,行走的R18,移动的荷尔蒙发射器,站在那儿气场全开一个大写的日天日地,迷倒几个少不经事的Omega有什么好惊奇的。

金希澈意味深长的打量沈昌珉波澜不惊的脸,良久才终于扣了扣指间,“说吧,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沈昌珉耸肩耸的仿佛事不关己,“他们怎么形容的来着,恩恩爱爱,如胶似漆,身有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除了死活不肯标记?”

沈昌珉默。

“听说是你死活不肯标记?”

沈昌珉决定回去跟郑允浩谈谈心。

“不是允浩说的,”金希澈一眼看穿了这小子的小心思,“别人告诉我的。”

哦,金在中。

怎么哪里都有你。

沈昌珉深深叹了一口气,感慨人生纠缠不清——而金希澈最难缠,因为他哪边都不站。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啊耍流氓,”金希澈敲黑板,“耍流氓!”

“希澈哥,”他扶额叹息,“我喜欢允浩哥现在这个样子,他这样就很好,我不想做出改变。”

这是最真的真心话,十二分的真诚,金希澈眯着眼睛高深莫测的审视他,许久才缓缓点了点他那个不仅长的极好看同时还极好使的脑袋。

“我知道了,”他说,“但你最好搞清楚,允浩他知不知道。”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门口传来熟悉的说话声,沈昌珉抿了抿嘴唇,郑允浩覆着薄汗的躯体的热度贴着他的后背传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搭上哥哥的腰,郑允浩爽朗的对着金希澈露齿一笑,丝毫不掩饰他和沈昌珉过分的亲昵。

“希澈哥,别总欺负我们家昌多拉。”

“去去去,”金希澈翻了个白眼,“你小子成天就知道护崽子,也不想想你家这个弟弟谁能欺负的起?”

沈昌珉那个怼天怼地的毒舌劲儿,也就你郑允浩成天把他当手心里的宝。

恋爱中的人啊,猪油蒙心。

 

13

 

郑允浩说要和沈昌珉谈谈,话说是说了,真正谈还是在整整两年之后。

两人的东方神起重整旗鼓再出江湖,带着曾经落满尘埃的那个名字一步一步踏着血泪重新爬回巅峰,东方的神再一次冉冉升起,在岁月与苦难的打磨中越发骄傲坚定,成熟却不见沧桑。

沈昌珉抱着花听郑允浩握着话筒念出每一个曾给予帮助的名字一声一声的道着感谢,蓦地眼眶涌起一阵酸涩。下台的时候郑允浩握他的手,他说,哥你看,我们把失去的一切都赢回来了。

郑允浩红着眼眶微笑,眼里闪着熠熠的星光。

“是啊昌多拉,我们没有输。”

他们重回日巡的盛大舞台,并肩站在台上看辉煌灿烂的红海,盛世的红海连绵起伏波浪翻滚,郑允浩第一次任由眼泪夺眶而出,而沈昌珉知道时候到了。

这一次,他们都已经站起来了。

这两年里他跟郑允浩大大小小吵了无数次架,内容却极其繁琐尽是为些鸡毛蒜皮,说是吵架也不恰当,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单方面的冲郑允浩咆哮。他哥这时候就会显得极其乖巧,认错态度良好,被训之后总发誓痛改前非,虽然通常一次只能坚持三天。

三天之后房间该乱还是乱,牙膏又从中间开始挤,洗漱时弄得满地都是水,进门时鞋一时记得脱一时又不记得,沈昌珉有时候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借此好给生活增添情趣。

后来他扪心自问,郑允浩又不跟你住一间房里了,你老惦记着他房间卫生有没有打扫干什么?

闹心,自己闹自己心。

偶尔做爱的时候他们会共享一间房,温存着在一张床上相拥入睡,但沈昌珉坚持一条绝不在发情期的时候留在郑允浩身边过夜的原则,虽然琢磨不透这小孩聪明有好看的脑袋瓜子里成天都在想些啥,不过郑允浩事事都随他,也从来不多问。

最多夜里被疼醒了认命的爬起来跑到隔壁,揪着睡梦里迷迷糊糊的沈昌珉闭着眼睛继续做,偶尔浑身酸软爬不起来就扯着嗓子喊一声昌珉,过不了几分钟那边就响起了动静,揉着眼睛推门进来继续该干嘛干嘛。

郑允浩有时候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有病,非得成天这样折腾着没完没了,当然他从来不去质疑沈昌珉,反正弟弟总是有他自己的考虑的。

沈昌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烦意乱的闭上眼睛想要入眠,满脑子却都是郑允浩的脸郑允浩的胸郑允浩的腰郑允浩的腿。翻来覆去许久之后他认命的坐起来,抱了被子推开隔壁的房门,郑允浩窝在床边睡的香甜,眉目舒展少见的完全不设防的模样。那晚最后他卷着被子坐在郑允浩床畔的地板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发现自己伸展着四肢大字型躺在郑允浩的床上。头昏脑涨,而郑允浩却不见踪影。

“允浩哥?”他迷迷糊糊的喊,郑允浩端着水杯推门进来,插上吸管喂给他喝,等他喝完又贴了贴他的额头量温度,沈昌珉这才晕乎乎的意识到自己似乎感冒了。

“昌珉,”哥哥皱着眉瞪他的模样似乎带着恼怒,“你要不就干脆过来跟我睡,要不就老老实实在自己房间睡,大半夜的坐在地上还把自己弄病了,你要我怎么说你?”

那脸上写满了担心和心疼,沈昌珉委屈的鼓着脸,我也不是故意的,哥哥你不要生气。

你皱着眉头的样子会让我更加难过。

“昌多拉,”见他低眉垂眼的小可怜样,郑允浩也没了脾气,软下声来好声好气的教训,“我不问你是因为我相信你有自己的考虑,不是为了放任你自己折腾自己,你前些日子没睡好精神恍惚,今天还只是受凉感冒,下次可能就要发烧,恍恍惚惚的工作万一受伤又该怎么办?”

“哥不想干涉你的人生,但你想好了,要不就坐在这儿跟我好好谈谈,要不就来我房里睡不准再来回折腾。”

沈昌珉抽了抽鼻子,郑允浩就递了纸过来,才擤完鼻涕连垃圾桶都拿好了,沈昌珉想,谈就谈谈吧。

是该谈了,早该谈了。

“哥,我不想标记你。”

“说点我不知道的。”郑允浩把垃圾桶放回地上,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允浩哥,”他苦恼的皱起眉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郑允浩叹气,心想我当然知道你哪个意思。

“前几年我们总是吵架,我总对你又喊又叫,你说这都是正常摩擦,是生活的一部分,让我别去在意,可是你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沈昌珉摇头,抬手捂住了脸,“如果我标记了你,我就会吆五喝六理所当然的要求你去改变,命令你去做事却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一发脾气大吼你就低头向我道歉而不论我是对是错……你知道这对我来说多可怕吗?”

“哥,我对我将会拥有的权力产生了恐惧,我害怕我自己。”

我怕我会伤害你,我怕我会毁了你的骄傲,我怕成为我自己最痛恨最不想成为的那个模样。

以前五个人生活的时候没有那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我觉得只要你爱我我爱你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可现在不一样了,我被你宠成了一个任性的孩子,所以你不能再给我更多的肆意妄为的权力了。

郑允浩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怎么说呢,这个弟弟,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我一直在为你改变,昌珉,”他温柔的牵着弟弟的手,拉到唇边亲吻,“这与AO的配对没有关系,你不喜欢的我就会改,因为我爱你,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我想让你开心,所以我很努力的在改我的那些坏毛病。我所做出的改变都是心甘情愿,而那一切的原因只有我对你的爱。”

“可是你要说出来啊,”沈昌珉咬着嘴唇,语调委屈的带上了哭腔,“你必须要告诉我才行,你不能总这样什么都不说。痛也不说,累也不说,难受也不说,委屈也不说。你总是什么事都自己忍受,从小时候开始就习惯打落门牙和血吞,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想要还是不想要,是心甘情愿还是我在逼你。”

郑允浩伸手拂去弟弟眼角的泪光,贴着他的耳畔低声说对不起。

对不起,自以为是的爱你,却忘了相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也对不起,让一直为我担忧的你伤心。

对不起,总自顾自想要对你好的我,却总忘了你也怀有同样的心情。

对不起,我的宝贝,我真的是个很没出息的哥哥。

沈昌珉用力的把脸埋进哥哥的臂弯里,“我也想和你睡在一起,可是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我总想标记你,发情期意志最薄弱的时候我差点就做了,你明明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却从来不拦着我,我又能怎么办?”

曾经许多次夜里他受了蛊惑,黑暗中咬住郑允浩背对他的脖颈,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郑允浩身体的僵硬与紧绷,随着他舔舐腺体的动作下意识的瑟缩,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默的躺着,直到沈昌珉恢复清醒,松开牙齿自己翻身背过身去,贴着床沿睡到最远离他的地方。

“昌珉……”

郑允浩把他从自己胸口拎出来,亲吻他的嘴唇,温柔地安抚他因为生病而格外敏感脆弱的情绪。

“没关系昌多拉,”他柔声唤他,“我相信你。”

“不要给我我自己都不能把握的信任,”沈昌珉咬紧了牙关,“不要再给我更多伤害你的能力。”

郑允浩想,那种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从很久以前开始,”他说,“你就是我的弱点,我唯一的弱点。”

无论我愿不愿意,我早已把我的一切都交托给你,早在十六岁的时候,你稚嫩的手心就已经握着我的爱情和我的灵魂。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会分化成什么性别,却早已做好了准备,万劫不复也想要和你在一起。

“再给我一点时间,哥,”沈昌珉闷闷的开口,“再给我一年时间,让我整理好自己。”

郑允浩抿着嘴想,只要你下定决心,多久我都可以等。

多久我都等得起。

 

14

“所以,”朋友托着腮疑惑的瞪着心情格外好的郑允浩,“你们最后是怎么又决定建立标记的?”

“没什么,昌珉他终于想通了而已。”

郑允浩轻松的耸耸肩,晃悠着酒杯抿了一小口酒。

“想通什么?”

“AO标记这东西,在有些人眼里是可以肆意妄为的权力,在另一些人那里却是可以约束言行的警醒。”郑允浩咧嘴一笑,笑得对面亲故们眼睛有点难受。

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为什么要给他秀恩爱的机会?为什么会就这么被他闪到眼睛?

看来他最近心情好成这样,估计沈昌珉也是很久没对他发过脾气了。

想想居然还有点替那孩子憋屈。

 

tbc

一个破三轮都算不上的东西一天被删八百次

无敌委屈

评论(1)
热度(96)

© 夕颜 | Powered by LOFTER